第十一章
君子与江山2020-09-29 19:083,826

  林秋水挨个回复了之后又陷入了迷茫。这些人都是他朋友,但却都不是他要等的信息,这些人也不是他能絮絮叨叨的报备自己今晚年夜饭吃了什么,吃了多少碗饭又收了多少红包的人。

  可那个可以说的人现在也不能说了……他连那人微信都删了。

  林秋水突然有点想哭。

  但他不是爱哭的人,他虽娇气且任性,但他不喜欢掉眼泪,觉得那样很没用,于是这种情绪维持了不到两秒就被他挥散了。

  【可盐可甜】:[水水水水,新年快乐,新的一年祝你心想事成事业进步每天都开开心心~]

  林秋水刚想扔下手机睡觉时,可盐可甜刚好就在这时候发了新年祝福过来。

  林秋水来了点精神,身边认识的人不能吐露心情,但可盐不一样,有什么都可以通过网线和可盐说的,可盐也不会多问别的。

  【你水哥还是你水哥】:“新年快乐。”

  【可盐可甜】:[怎么了?声音有点奇怪。]

  可盐总是能通过简单的一段文字或者一句话就判断出他的情绪,这让林秋水觉得神奇又觉得很舒心。

  【你水哥还是你水哥】:“没什么,就是刚刚和我爸妈在院子外面玩会仙女棒,风很大,太冷了,流鼻涕……”

  【可盐可甜】:[嗯嗯,今年冬天挺冷的,平时多穿点衣服,别只要温度不要风度,你今年收了多少压岁钱了?]

  林秋水觉得这话有点熟悉,忍不住笑了笑,笑完之后又有点惆怅了,以前齐飞也老是这样说他,说他要风度不要温度,爱装酷活受罪。

  数落完他之后就会拉开外套将他裹到怀里紧紧抱住,低头就啃他脖子锁骨,在白皙的皮肤上留下一个个深红的痕迹。

  【你水哥还是你水哥】:[不多,就收了两千块,老妈给一千老爸给一千。]

  【可盐可甜】:[这还不多啊?我才收了一千两百多,还给我妹包了个888,没剩多少了。]

  【你水哥还是你水哥】:[你妹妹真幸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羡慕。]

  【可盐可盐】发来红包:恭喜发财,新年快乐,水水水又长大了一岁~

  林秋水领了红包。当看到上面的金额是520时他愣了愣。

  【你水哥还是你水哥】:[这个数字好像……不太好?]

  【可盐可甜】:[哎呀抱歉啦,刚刚给男朋友发也是这个数字,下意识就摁了,但没关系,朋友之间也可以发这个哈哈!小问题无伤大雅。]

  林秋水笑了笑,然后就给对方发了个666的红包过去。

  【可盐可甜】领取红包之后:[叩见土豪!参见土豪!]

  【你水哥还是你水哥】:[爱卿平身吧!]

  【可盐可甜】:[水水水,你有自拍照吗,可以把你脸打马赛克的那种,发一张给我……]

  【你水哥还是你水哥】:“怎么了?”

  【可盐可甜】:[等下你就知道了,发过来呗。]

  林秋水找了张自己的自拍照,脸部打了马赛克,然后給对方发了过去。

  大概过了五分钟左右,可盐可甜才回信息。

  【可盐可甜】:[。]

  “可盐可甜”发过来的是林秋水刚刚发过去的那张照片,他在上面P了个大元宝,配上“财神爷到”四个大字,刚好林秋水发过去的照片是靠坐在沙发上的上半身照,这样看着就像他怀里抱着个大元宝似的,要是脸没挡住那就好玩了。

  林秋水憋不住笑了。

  收藏此表情包。

  【你水哥还是你水哥】:“想要我照片就直说嘛,搞的这么拐弯抹角干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和可盐聊了之后林秋水低落的心情总算晴朗了不少。两人又组队玩了几把JCQS之后才躺下入睡。

  …

  年初一林秋水跟父母去外面玩了一天,年初二回外公外婆家拜年,年初三待在家陪林母打JCQS,年初四家里来了亲戚,年初五林母的小姐妹来了一群,被七八个阿姨拉着要给介绍女朋友的林秋水吃过晚饭之后就逃之夭夭了。

  那些阿姨一个比一个能夸,个个都夸自己自己女儿倾国倾城,貌如天仙。

  但再貌美如花倾国倾城也没什么用啊,她们性别生错了。

  他林秋水只喜欢带把的老畜生。

  回到公寓,林秋水晚上没啥可做,就打游戏,奥斯汀和展昭邀请了他组队。

  过了个新年,奥斯汀还是一样活力无限:“林哥,展昭,新年快乐!你们过年一共收到了多少红包啊?”

  展昭:“哪有人一来就问人家收了多少红包的。”

  奥斯汀有些不好意思:“因为我收的挺多的,就想跟你们分享呗哈哈……”

  展昭:“啧。”

  “收了大概有一万多吧。”林秋水落地,“和去年差不多。”

  展昭:“………”

  “这,这让我情何以堪啊……”奥斯汀脸都红了,“我才收了四千多……”

  展昭怀疑人生中:“那我这个才收了一千多的是不是连人都不好意思做了?”

  奥斯汀:“哈哈哈那你比我少很多,我不是最少的那个!膜拜林哥!”

  林秋水一边和两个人刚枪,一边漫不经心的回话:“主要是我老妈的姐妹比较多,加上她们都很有钱,过来拜年一个给一千,加起来就这么多了。”

  展昭:“我妈姐妹也多,但平时联系很多,过年从不上门拜访,平时也没怎么见过,但就是借钱的时候联系我妈联系的特别勤快。”

  奥斯汀:“我妈是家庭主妇啦,就三两个闺蜜,都给了我五百……”

  “我发现你们在炫。”展昭叹气,“不准提钱了,提钱伤感情。”

  林秋水捏着小手枪藏在某个房间角落里,埋伏拿了两个人头,收了点物资,迅速又扫完楼上之后下楼,奥斯汀找了辆摩托车,跳上车,奥斯汀以他“高超”的车技九死一生的开到了下一个目的地。

  这把,他们顺利推塔拿了积分,积了经验。

  玩到十一点,林秋水困了:“睡了,明早要早起。”

  奥斯汀:“好。”

  第二天七点多,林秋水的闹钟阔别多日又重新准时响起。天更冷了,广市没有暖气,林秋水在棉被里缩了好一会才不情不愿的起床洗漱,冷风一吹,瞬间精神抖擞。

  在衣柜前挑衣服时没忍住拿了条不破洞的、里面加绒的裤子,上面是鹅黄色羽绒服,又穿了双加毛的靴子才出门。

  果然暖和多了。

  林秋水到训练室时青训生都已经到,并且已经规规矩矩的坐在自己机位前开始训练了。

  “林哥。”林秋水一坐下,奥斯汀就将准备好的早餐给他,“这是Justin哥让我每天給你带的红豆粥。”

  林秋水:“谢谢。”

  林秋水脱了羽绒服,吃着暖和的红豆粥,视线扫了一圈:“放假几天回来,大家好像对训练更积极了。”

  “你不知道么?”奥斯汀惊讶的看着林秋水,“林哥你又没看群消息吧?”

  林秋水说:“没看,又有什么大消息了?”

  奥斯汀解释:“这次还真是大消息,新赛季不是要来临了么,预热赛马上就要到了,据说这次俱乐部让二队和青训生都参加,然后在预热赛上取到优秀成绩的选手就能被选进二队和一队,二队和一队分别选三个人,按照名次获得相应的位置,有正式选手和替补选手……”

  “大家训练了这么久为的就是这么一次机会,还有半个月就是预热赛了,大家肯定拼命了。”展昭咬着个肉包子说。

  每年的JCQS世赛过后,在新赛季来临之前,总会都会给电竞圈两个月的时间作为调整期,旧年的十二月到新年一月的这两个月之中,每个俱乐部、甚至每个战队都会经历一场重大的“大改革”。

  网友称每年新赛季来临之前的那两个月是一场盛大且漫长的“换血节日”。

  这其中包括转会、签新人、培训青训生、以及一些著名战队内部人员调整。

  而每年的预热赛就是奠定战队地位和热度的年度第一场比赛。每年预热赛上夺冠的战队都会是那年国内热度、话题度以及资源排名第一的战队。因此,俱乐部除了会让青训生上之外还会派出俱乐部的王牌战队出战,为的就是拿到预热赛的冠军,为俱乐部争取热度和资源。

  但Frisr这一操作明显就是今年不想让NIDS出战的意思。

  国内那么多明星战队对预热赛都虎视眈眈,每天积极训练就等着在新赛季来临之前巩固自己的地位,此前世赛结果出来之后WM的宇宙战队的地位明显已经追赶了NIDS的热度,而Frist现在却不让NIDS出赛,实在令人很费解。

  奥斯汀觉得纳闷想不通,但林秋水却心知肚明俱乐部这番操作是为何意。

  Sunten退出NIDS这件事一直都是电竞圈内热度最高的话题,至今为止也是。

  时隔两年,Sunset复出,还是以Frist青训生的名义参加今年的预热赛,这本身就已经是自带热度的一个话题,不用想也知道,比赛那天“Sunset”这个ID和“Sunset回归”这样的的词条一定会出现在围脖热搜上。

  并且,如果NIDS参赛了,那和Sunset组成“黄金拍档”的Duck就会和他成为对手,就连老队员King以及Queen都要和Sunset成为对手,这一定不是DS粉以及战队粉想看到的。

  粉丝想看的是……Sunset回归之后与Duck的首次合体。

  那样的场面……还不是应该出现在这次的预热赛上。

  先让大众知道Sunset回归,制造了热度之后再带动舆论,让粉丝热衷于讨论Sunset和Duck时隔两年的合体会是什么时候,这期间的热度可以由这个话题粘合到下一次正式比赛,这就是维持热度的手法,网友所称的“营销”。

  因此,Frist打的主意就是,与其让NIDS出战,倒不如让所有的关注点都集中在林秋水身上,有了“复出”加持的林秋水,哪怕没夺冠,这场比赛最高热度的“获得者”也还会是Frist,加之,俱乐部是相信林秋水的实力的,他只要出战,就一定不会拿到烂成绩。

  先不说那些青训生实力都不错。然而林秋水本身就很强,就算带着几个坑货他也照样嚣张,扛着枪上去就和人刚,靠技术也靠技巧智取,他一人打几个排,逆盘定局,成为所有人为之尖叫,为之疯狂的局也不是没有过。

  Sunset本身就是这样一个人,人们都知知他任性嚣张,却不知他骨子里的骄傲和坚韧,任何事不到最后一刻他都能拼尽全力去逆袭翻盘。

  不管结果怎么样,NIDS不参赛的这个决定都只会让Frist只赚不赔。

  …

  “消息我已经放出去了。”贾亮有些担忧,“那群小可爱都蛮积极训练的,但我见Sunset看着和平时也没两样,你说他是认真的吗?”

  林秋水现在还只是个青训生,没和Frist签约,他如果想走那就随时都能走。

  贾亮就怕林秋水心里其实没多想回来,看他那样子就跟玩似的,要是预热赛上没拿到名额,那就代表着他不会签Frist。

  齐飞淡定说:“他性子就那样,你还不知道?”

  要说这个世界谁最了解林秋水,那就是齐飞这个老畜生。

  林父林母都不敢说有齐飞这样了解林秋水。

  林秋水这人性子就是这样,你惹他的时候他就立马跳起来咬你一口,坏毛病和公主病满身都是,但越是面对大事时他越临危不乱,表面看着满不在乎,其实心里他势在必得,暗地里的努力不会比别人少,只会比别人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头归你你归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头归你你归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