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圈的说说18
用脑袋行走的人2021-02-20 14:232,439

  二月十九日上午十点:零点的夜色撩人,拨动了未眠人的心弦,我愿半天为人,半天为妖,寻求和你同在屋檐下的超能力,或许得不偿失。也或许很多东西都可以松一松,包括执着于感觉。天亮了大家都去上班了,我下班了……漫漫长夜又过去了,过去的还有我们和昨天的面对面。过去的随遇而安,太阳出来藐视全息!溜走的故事里忘记了有没有你?我们有过同一个故事,年轻过,或者正在年轻。我经常叹息谁娶了你该有多幸福,如果我能换成某个身份该多好!可惜没有如果,娶了你的人有没有多幸福我不知道,我相信如果我得到了想要的那个身份也会陷入另一个叹息,根源在于生活不可复制,想法太多资源不够用,包括时间资源。传说很早之前有俩棵树,智慧树和长生树,第一个人吃了智慧树上的果实,所以后来的人也就有了智慧的基因,人们可以通过不断的学习来提升智慧。那长生呢?第一个人只是远远的看了一眼长生树,还没来得及动作就被其他事情打扰了,以至于后来再厉害再牛逼的人去寻找,长生树却再也没有出现过。人一辈子短短数十载,又何必去追回当初的烦恼?有的人生在平常家却一心想入帝王家,男人如陈世美抛妻弃子当驸马,女人如万千芳华少女都为了一个男人进宫,在她们眼里那个男人就是大荣华,挨上了会富贵,可惜大部分女孩从黑头发熬到白头发,终其一生连这个男人的背影都没有见上(有的人说宫女进宫是强迫的,少部分人和有时候确实是强迫的,大部分人和一般情况下还不是自己为了有个好前程主动选秀进宫的,二般情况的大昏君毕竟不是年年都有)陈世美和宫女这样的人并不少,价值观和这样的人相似的更多,现在和古代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只不过是换了种方式方法而已!有的人生在帝王家又一心想入百姓家,帝王家似乎什么都好,只有一点不好:最是无情帝王家。有的人生在将门,心思又一直在黄袍加身的皇帝梦里醒不来,有的人生为皇帝,却一心想做个大将军!想做木匠,想做乞丐,想做戏子的皇帝也大有人在,他们负了皇帝这个人人望眼欲穿的职业。连历史都这么奇怪,所以每当生活中我遇到什么超出理解的奇怪事情也就不觉得奇怪了。奇怪是因为你听的少,不可思议是因为你想的少……我和你,我们见的少!

  二月二十日上午十点三十二:昨天把陈世美和潘仁美说岔了也没有人提醒,总之这二美都不是啥好东西。我们从小听说的民间故事是个好东西,可以给人解忧排闲,也可以教人为人道理,听个乐特别好,我在听乐的过程中听的后背发凉,细思极恐,不知道世界还有没有真的?人心难测,人云亦云的三人为虎比跌倒黑白更可怕,最可爱的是我们都相信的事情其实是一个没有依据,第一个传播的人幻想出来的段子。就拿陈世美来说:据考证陈世美其实是清朝人,他竟穿越回宋朝被包青天给铡了,这实在是太荒唐了!陈世美的原型是清朝顺治时期的进士,原名陈熟美,为官清廉,他妻子叫秦馨莲,陈熟美和秦馨莲恩爱有加。有一天,陈熟美的两位同学,从老家均州到京都找他求官,陈熟美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劝说两位同学脚踏实地考取功名。只是两位同学并没有明白他的心意,反而埋恨在心,怨恨陈熟美当年多亏了他俩接济才有今天,没想到他反而忘恩负义。俩位同学离开后走进一家戏馆,台上正准备唱《琵琶记》,而《琵琶记》讲的就是忘恩负义的故事,于是他俩计上心来,花了银子请戏班子把戏里忘恩负义的主角换成了陈熟美,把女主角换成了秦馨莲,因为不敢用真名,所以就改为了陈世美和秦香莲。这戏改编得非常成功,越唱越火,陈世美的名声也就越来越臭了,再后来陈世美又让“包青天”给铡了,在清代古典名著《三侠五义》的续书《续七侠五义》中陈世美故事得以完善定版,并影响传统戏曲《秦香莲》即《铡美案》。宋代的故事清代说,隔了几百年本身就值得怀疑,又出自从事商业活动的民间艺人之口,小说家之手。再说说潘仁美:原型潘美(925~991)中国宋朝名将。字仲询,大名(今属河北)人。行伍出身,参与陈桥兵变,拥立赵匡胤称帝。宋朝建立后,平岭表、定江南、征太原、镇北门,屡立战功。官至检校太师、同平章事。杨继业的死,民间传说是潘仁美借刀杀人,从历史上看这种可能性不大。《宋史》记载,杨业的死,缺乏作战经验又大权在握的监军王侁要负主要责任。当时西路军的任务是掩护各州人民撤退内地,为此王侁强迫杨业出击,杨业主张用声东击西的打法,遭到王侁的耻笑。杨业自知敌众我寡,此战难以取胜,遂要求王侁,潘美在陈家谷口(即演义中两狼山)预设强弩步兵接应。杨业的作战经验丰富,北宋军以步兵为主,对抗契丹骑兵在野战中难有胜算,但用劲弩装备的军阵确实是抵抗骑兵的最佳选择。实战中王侁和另一个监军刘文娱率领的接应人马先是为了争功私离防地,发现战况不妙又狂奔而逃。杨业突破辽军重围,浴血转战到陈家谷口,已经矢尽弓折,却发现接应人马早已逃走,“抚膺大恸,再率帐下士兵力战”,以疲兵反身迎战。杨部下有老将王贵箭法如神,连射契丹勇士十余人落马,无奈箭尽,只得步战,持空弩犹打杀辽军数人,最后战死,杨业之子延玉,部将贺怀浦等皆死于乱军之中。杨业负数十创被俘,绝食而死。按照宋史说法,潘美当时与杨业的立场相近,只是没有力争,王侁军离开防地时还曾予以制止,似乎潘美并不是无耻昏庸之人。中国历史上皇帝都是“正确的”“圣明的”,关于皇帝做的事都是必胜的,这是中央集权的一种最普遍的现象。如果皇帝不圣明、不正确、作战失利就要找个替罪羊,潘仁美便是最好的羊羔,“一帅无谋累死千军”之罪就刚刚好。而后人百姓不知原委,加上有人杜撰《杨家将》一书,《杨家将》的评书形式出现于市井,潘仁美就从红脸变成白脸了,这种事情历史上有很多,曹孟德便是宋朝时期染成的白脸。宋朝人不好好强身健体,一天的心思都放在了花花世界,处处被少数民族欺负,过分了!即使经济再发达,文化再繁荣,一个靖康之耻否定了多少本该辉煌的大好河山,本该安居乐业的万千国民?流离失所,山河破碎,和南陈秦淮河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般的的繁荣一样又有什么意义?传说和改编即使不是真实的也都是合理的,不合理的是我们,相反很多我们认为很荒谬的事情,正在变为现实。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记忆日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记忆日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