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大结局)
石铭华2021-07-11 15:493,435

  吕崖抱住李雪乔,哭喊道:“雪乔,雪乔……何姑娘,快救她!”

  李卿惊醒,整个人呆住,连弩从手中滑落,自语道:“乔儿,乔儿……我在干什么……”

  何三姑把所有药粉倒在李雪乔的伤口,鲜血仍然流淌不止,何三姑急得直掉眼泪。李雪乔轻轻握住她的手,摇摇头,何三姑失声痛哭。

  “雪乔,坚持住,不会有事的。我还有好多心事没跟你说呢。”吕崖泪流满面。

  李雪乔从怀里取出“白头相守”,交到吕崖手里,“吕崖,我知道,你心里最爱的人还是佟姐姐,以后还会有别的女孩喜欢你,我不求你时时刻刻记着我,你看见它的时候,能想起我,就够了。”

  吕崖泪流不止。

  “答应我,好好活着。人说,海通四方,把我葬在海里,这样,不管你去哪里,我都能陪着你。”

  吕崖哭着点头。

  李雪乔抬手替吕崖拭泪,“别哭,要笑,我想带着你的笑离开。”

  吕崖强忍悲痛,努力挤出一丝笑容,随即却流出更多泪水。

  李雪乔的脸上露出微笑,她又抬手替吕崖拭泪,手抬到一半,无力垂下,阖目死去。

  吕崖抱紧李雪乔,失声恸哭。

  徐娘娘伏在拐子李肩头柔声哭泣,钟总兵、国舅哥、拐子李和读书人眼里都含着泪。一旁的张疯子抱着驴偶,很是悲伤。

  李卿大吼一声,“吕崖,把乔儿还给我!”

  吕崖平静道:“雪乔让我把她葬在海里,我不能把她给你。”

  李卿急了,“你把她给我,我放你们走!”

  吕崖无动于衷,抱起李雪乔,亲吻她的额头,把她轻轻放进海里。

  “不要!你把乔儿还给我!”眼看李雪乔的尸体沉入大海,李卿又变得癫狂,“放箭!射死他们!”

  众狱卒放箭。

  吕崖等人躲进船篷,不多时,船篷被射成了刺猬。

  “射火箭!烧死他们!”李卿歇斯底里地喊道。

  一支支火箭凌空飞过,木船很快起火。

  吕崖急忙喊道:“拿好漂浮物!跳船!”

  钟总兵挥舞船桨抵挡火箭,掩护众人跳船。

  “你们先走,钟总兵跟我拆船!”吕崖大喊。

  何三姑不放心地嘱咐道:“你们小心!”

  吕崖和钟总兵快速拆船,本就是碎木料拼接而成的木船很快被拆成碎块。

  碎木头漂浮在海面,纷纷起火,在吕崖等人身后连成一片火海。吕崖和钟总兵落入海中,拼力游走。

  刀鱼船一时无法通过,李卿气得直跳脚,“一群废物!扣你们一年饷银!”

  吕崖见钟总兵艰难渡水,拼力从火海里抢出一把船桨,扔给钟总兵,“钟总兵,接着!”

  吕崖趴在木板上,钟总兵趴在船桨上,拐子李抱着大葫芦,国舅哥趴在门板上,读书人搂着竹筒,徐娘娘挎着篮子,张疯子骑着驴偶,何三姑趴在荷花蒲团上,向着无边的大海游去。

  旭日重新笼罩杀门岛,海面上几条小船返航。李卿站在岸边翘首以盼,一夜之间,他似乎苍老了许多。

  一名狱卒下船禀报道:“大人,属下无能,找寻一夜,没有找到大小姐。”

  李卿怒喝,“没找到就接着找!找不到,你们也别回来了!”

  狱卒灰溜溜离开。

  另一名狱卒上前道:“大人,当务之急,是把吕崖等人抓回来!”

  “你带人去,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少一个人,你也别回来了!”

  “是。”狱卒转身离开。

  驿卒突然慌慌张张跑来,“大人!知州大人叫我通知您,赶紧走,能走多远走多远,最好离开大宋!”

  “出什么事了?”李卿讶然。

  “巡察官微服私访,意外发现大量写有您在岛上罪行的漂流信,听说都是吕崖所写,刑部下令将您撤职查办,文书由新任指挥使带来,不日即到杀门岛!”

  李卿呆若木鸡,慢慢起身,驿卒扶他,被他一把推开。

  “女儿替人而死,妻子弃我而去,乌纱帽如今不保……苦心经营十数载,一把火烧个干干净净,到头来一无所有……天下间,有谁比我惨!”李卿说着仰天惨笑,吓得驿卒一动也不敢动。

  杀门岛广场,李卿散乱着头发,握着一把钢刀登上擂台,用刀指着台下囚犯。

  “你们!依次上来与我比武,谁杀了我,谁就可以离开杀门岛!”

  囚犯们面面相觑,疑虑重重,没人敢上台。

  “你们不跟我比,我就抽签决定人选!抽中不比者,一律按越狱论处!我最后问一遍,谁敢上来与我比武!”

  话音未落,一个犯人道:“我!”

  又一个犯人道:“我!”

  “我……我……”囚犯们纷纷呼喝。

  “一起上,打死他!”

  囚犯们呼喊着一拥而上,四周的狱卒默默看着。

  李卿砍倒几名囚犯便被打倒,数不清的拳头如雨点般打在他浑身上下。

  一个穿着崭新官服的官员在一队官兵的簇拥下走来,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宋英俊,也是新任的杀门岛牢城营指挥使。

  “住手!”宋英俊大喝一声。

  众囚犯停手,望向宋英俊。一旁围观的狱卒们也都看着宋英俊。

  宋英俊快步走上擂台,囚犯们自觉让开一条路。他走到李卿身边,见李卿满脸鲜血,面目全非,一动不动,急忙蹲下伸手试探鼻息。

  一名囚犯解释道:“大人,是李卿让我们打的,我们不打,他就杀了我们,不信,您问狱卒。”

  狱卒点点头,“是这样,李大人事先还交代,不让我们插手。”

  宋英俊明白过来,从袖子里掏出一纸文书,朗声道:“大家看好,这是刑部的文书。杀门岛指挥使李卿克扣囚犯口粮及狱卒饷银,贪污朝廷拨发专款,滥施刑罚,草菅人命,阴谋杀害巡察官段安明,暴虐无德,罪大恶极,判斩立决,并抄没全部家产!由新任指挥使宋英俊监斩!”

  “参见指挥使大人!”众狱卒和囚犯纷纷跪拜。

  “诸位不必多礼,众囚打死李卿乃李卿咎由自取,况朝廷判他死罪,此事不予追究!”众囚犯低声欢呼。

  一名狱卒站出来道:“还有两件事需要大人定夺。一是吕崖,国舅哥等人越狱,是否继续追捕?二是李卿之女不幸身亡,尸沉大海,是否继续打捞遗体?”

  宋英俊微微一怔,“据本官所知,吕崖已被特赦,并非囚犯,故不构成越狱,不用追捕。其他人……”

  “医官何三姑也不是囚犯。”又一名狱卒插言道。

  “他二人不必追捕,倘若遇到,就说本官诚心请他们回来,继续担任造船官与医官,若不愿回来,也不勉强。其他人继续追捕,但要先礼后兵,讲明回来后如有冤情,本官一定替他申冤。李姑娘遗体继续打捞,三日内若打捞不到,即告终止,赴登州请高僧来岛超度。”

  “是!”狱卒应声答道。

  宋英俊扫视囚犯们,高声道:“本官宣布,即日起,李卿所立岛规一律取消!大家有冤即刻申冤,无冤安心改造!待刑罚期满,定如期释放!”

  众囚犯欢呼。

  登州,蓬莱海边。天刚放亮,几个渔民准备出海打渔。

  一个渔民抬头忽然看到什么,指着前方道:“你们看那边!”

  不远处,吕崖等人骑抱着各自的漂浮物向海岸漂来,乍现的晨光将八人打成金色。

  几个渔民愣了半晌,纷纷惊呼,“仙人!八个仙人!仙人过海了!”

  渔民们跑回渔村,奔走相告。

  八人上岸,吕崖痴痴地看着远方,只见天高地阔,海鸟结伴飞舞,远处人家吃烟袅袅。处处弥漫着自由的空气,八人闭着眼,忘情地深深呼吸。

  国舅哥开口道:“读书人,你要不要跟我回汴梁?”

  读书人转而看向徐娘娘,“娘娘,你去哪?”

  “我跟着拐子哥,他去哪我就去哪。”徐娘娘不假思索。

  拐子李一听苦恼摇头,“腿瘸了一条,又背个大包袱。”

  读书人急了,“拐子李,你照顾好娘娘,你要再欺负他,我……我跟你拼命!”

  “哼!我等着你来跟我拼命。”

  读书人气得直跺脚,徐娘娘忍俊不禁。

  国舅哥拱一圈手,“那我们就先走一步,诸位保重,咱们后会有期。”

  “先别急着走,我告诉你件事。”吕崖叫住国舅哥。

  “什么事?”

  “你家里其实没有停止给你送酒,酒都被李卿卖了。”

  国舅哥骇然失色,“你怎么不早跟我说?”

  “你为这事都敢越狱,如果告诉你实情,你还不得去找李卿拼命?多个冤家多堵墙,你想越狱,我不如送你走,省得你再跟我作对。”

  国舅哥点指着吕崖,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读书人问道:“咱们还去汴梁吗?”

  国舅哥道:“算了,他们没有忘了我,我就知足了,就不回去给他们添麻烦了。”

  吕崖看看钟总兵,“钟总兵,你还要去边关吗?”

  “我为报国而越狱,不去边关去哪?”

  “报国有很多种方式,不一定非要去边关。况且,李卿一定会请朝廷通缉咱们,就不要去给前方的将士添麻烦了。”

  “那你说,咱们去哪?”

  吕崖看着自由天地,望着远处纷繁世间,不禁感叹道:“世间有八苦,贪、嗔、痴、贱、恨、爱、恶、欲。读书人贪酒贪财,受着贪苦。拐子李气世间不平事,受着嗔苦。徐娘娘自轻自贱,受着贱苦。钟总兵恨英雄无用武之地,报国无门,受着恨苦。国舅哥心术不正,受着恶苦。张疯子疯疯癫癫,受着痴苦。何三姑因爱生孽,受着爱苦。”他说着苦笑一声,“而我,醉心功名,受着欲苦。”

  “我问你咱们去哪,你说这些干什么?”钟总兵有些不解。

  吕崖长叹一声,“我们受此八苦,天下世人亦受此八苦。刚才那些人说咱们是仙人,咱们不如去找个没人认识咱们的地方修仙去。他日修得正果,便可解万民苦痛。”

  说话间,海边雾气升腾,八人面面相觑,携手走进雾中。

  张疯子脚下升起一片祥云,驾云而行。

  吕崖见了震惊不已,张疯子回头微笑着看向吕崖,吕崖似乎明白了什么,深邃一笑。

  片刻,雾气更浓,逐渐隐匿八人身形。远处,海面一片平静,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八仙越海-云腾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八仙越海-云腾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