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oio2021-04-20 20:312,865

  日光透过树林落在我身上,阵阵微风吹过,惹得树叶沙沙作响。麻雀在树上叽叽喳喳地叫着,开始讨论早上各自吃了些什么好吃的,一只蝴蝶落在我的鼻子上,缓慢地煽动它的翅膀,惹得我鼻子一痒,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我睡眼惺忪的看了看四周,原本燃着的火堆早就已经凉透了,那三人也不知跑哪去了。身上的东西随着我的起身滑落,是一件破布衫,四周冷冷清清的,连昨天烤得鸡都不见了踪迹,他们不会走了吧?我揉眼睛的手一滞,脑子里突然出现的念头不断放大,不是吧不是吧,就因为我是妖就不让我跟着去了吗?那我飞升怎么办?一种不知名的感受浮上心头,感觉心头闷闷的。

  正苦恼于若是他们走了我该如何飞升的问题,邱芷容从森林走来,笑道:“前辈,您醒了?”

  “啊?昂……”我呆呆的看着邱芷容,她还是那副模样,笑着的模样却透露着温柔和可爱,我惊诧于这两种特质怎么会同时出现,明明她不笑的时候是那么清冷。

  她走过来替我理了理头发,说:“卿羽和阿道去找吃的了。”

  我享受于美人温柔的服务,满足的“嗯”一声,她又说:“卿羽叫我同前辈赔个不是,之前那些无礼的举动是他们目光短浅了。”

  我得意的问:“那小秃驴定是同你们说过的吧,我是受他之托才同你们一同北上的,不然我才不会离开这里呢。”

  邱芷容轻笑,毫不留情的揭穿了我,“是啊,智空大师说你会护送我们北上,然后借着阿道的命格飞升。”

  我:“……”这小秃驴,净揭我老底,就不能给我在小辈面前留点面子吗!

  又随口和邱芷容瞎扯了几句,宋卿羽和那个蠢蛋就回来了。各人手上都捧着一堆红彤彤的果实,“容儿,前辈,我们回来了。”

  邱芷容上前拿手帕擦了擦宋卿羽额头上的汗,后者则柔情似水地看着邱芷容,轻声细语的说:“容儿,你尝尝这个,特甜。”

  邱芷容咬了一口,亮出羞涩的笑容,柔声说:“嗯,真的很甜。”

  我:“……”因为实在是太柔了,比我的真身柔了不知道多少倍,我只好移开目光选择不看。

  而那个蠢蛋也从怀里掏出几个果子,塞到我手里,挤吧挤吧坐在了我边上,眼睛却是动也不动地直直盯着那对自带粉红色泡泡的璧人,真是没点眼力见。

  我撇撇嘴,开始端详起那果子,晶莹剔透,红润有光泽,嗯,一口咬下去,汁水瞬间充满口腔,果子的香气在鼻间、在嘴里,芳香馥郁,随之而来的就是清爽的香甜,真是美味极了!

  我如获至宝般的将手中其余几个果子扔进了水里,几条鲤鱼争先恐后的跃起,不一会儿,那几个果子就被一抢而空,我笑着说:“好吃吧!我走啦,拜拜,等我回来啊。”

  然后不顾那三人惊讶的眼光,拍拍屁股就朝外面走去,见他们还呆愣在原地,只好催促道:“快走吧,不然这日头毒辣的很。”

  三人听闻也不再耽搁,随意的收拾了一下便随我一起走了。

  “你刚才为何要将那几个果子扔水里喂鱼?”那蠢蛋突然问道。

  我对他提出这个问题感到奇怪,“因为很好吃啊。”

  “好吃你不多吃点反而扔水里?”

  “做人嘛哦不是做妖嘛,要学会分享的嘛。”

  那蠢蛋突然一脸便秘的样子,半天才说:“妖也会分享的吗?”

  听了这话,我不由分说的就往他脸上先滋了一通水,冷道:“蠢蛋,别一口一个妖的乱叫,我叫何淼,况且你们别忘了,你们还得仰仗着我来护送你们去魔都。”

  我这动不动就滋水的毛病显然激怒了裘道,他跌坐在地上,抹了抹脸上的水珠,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盯着我,“妖生性凉薄,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更何况你们这些东西本就是异类,如今我师父仁慈,给你机会让你飞升,你不怀有感激之情,反而三番四次的戏弄于我,如今我不过是说了几句,你便朝我出手,果然并非善类。”

  “哼,不是好东西?”我冷笑,“那你们还同我一道做什么,就不怕我加害于你们,那你们的修为来助我功力大增?”

  “前辈息怒,”宋卿羽上前,将另外两人护在身后,“阿道不过是一时激动,并无冒犯之意。”

  话虽是如此,可我还是看见了他们眼中的防备,“若真是如此,”我忽地抬手,一团水球直直地向邱芷容飞去,邱芷容立马抬手,“叮”,手上的剑脱落,我冷眼看着躺在地上的兵器,“又何须随时握剑。”

  他们面色一白,再无话可说。

  我冷冷的看着他们,“若我们之间无法信任,倒不如早日散伙,各走各的阳关道。”说着,我便捏了个诀,一点一点的消失在他们面前。

  在他们眼中,我就如同鬼魅一般消失了,但我只是躲在暗处,观察着他们的一举一动。我可不敢擅自离开,且不说这几个蠢货有没有能耐顺利到达魔都,就是为了我的仙途,我也要跟着他们。

  “她怎么还走了,我还做错了不成?”裘道不满地说。

  邱芷容叹了口气,捡起地上的剑,掏出手帕仔细地擦了擦,无奈地说:“其实走了也好,到底是异类,实在无法轻易做到交心。”

  宋卿羽也无奈的叹了口气,伸手在邱芷容的背上轻轻拍了拍,以示安抚,虽没有明说,但他的意思也已经非常明显了。

  也是,身为一个捉妖人,和妖并肩作战,犹如与虎谋皮,焉能全身而退。谁又会做这赔本买卖。

  “只是智空大师那边……”

  “我师父那边倒是没什么,只是我们此去京都,难免波折。本以为我师父是给我找了个保镖,谁知竟是个祖宗。”

  偷听的我:“……”好像的确该是个保镖。

  “行了,就别抱怨了,”邱芷容打断了他们,“乘着天色还早,我们还是赶紧赶路吧。若是来得及,还能在路边的茶馆里吃点东西,喝口水,休息会儿。”

  眼看着他们走得越来越快,我赶紧跟了上去。从来没走过这么多路的我没过多久就累得满头大汗,心想这不是办法,他们都是修炼之人,体质好,脚程又快,万一我跟丢了怎么办?

  正冥思苦想,突然心生一计,在指尖捻了几颗水珠,又施了个术法,将那几颗水珠弹向那几人。

  呀!弹岔了!

  “下雨了?”只见那蠢蛋抬头四处看,“这艳阳高照的哪来的雨啊。”他摸了摸脖颈,看着比他高了半个头的宋卿羽,像是发现了什么,“哈!宋卿羽,是不是你?是不是你的汗水滴我身上了!”

  宋卿羽:“……你是不是有病。”

  “肯定是你!”说着就朝着宋卿羽扑了上去,邱芷容在旁边看着他们打打闹闹的也不阻止,只笑着说让他们当心。

  就这样一路的欢声笑语。

  我撇撇嘴,悠哉悠哉的躺在河边的大石头上,对于他们的幼稚行为很是不屑。

  这是南方,虽是不及北方荒凉,却也属于边境,少不得有几个流民北迁。一路上遇到几个流民,形容虽是狼狈,但举止优雅,想是读过几个书的。其中有个小姑娘甚是可爱,扎着两个小包子,圆圆的脸蛋看着就软糯香甜,让人忍不住想要亲一口;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时不时就发出银铃般的笑声,更是穿得粉嫩,活活的一个小糯米团子,实在是讨人喜欢。

  宋卿羽见了这孩子便走不动路了,说着便要更改路线,不去茶馆,改去酒楼了,说是要和这小糯米团子再有一日的缘分。邱芷容听罢便要骂他,说怎可为了他一人之意,让全队人受累。

  就在宋卿羽讨饶的时候,裘道掐着手指,奇怪的说道:“不如便听卿羽的吧,这小妮子似乎与我们的缘分未尽。”

  “竟是如此?”邱芷容也奇道。

  照理说,这缘分二字最是难测,况且在他们的计划里并没有去酒楼这一环节的。

  前一秒还趴在地上的宋卿羽这一刻便站起来了,雄赳赳气昂昂的说道:“既是如此,便也没办法了,”他故作惋惜,转而又立马做谄媚状,“那顺便便与小糯米团子一道,如何?”

  两人无奈,也只得由着他去了。

  我瞧着没劲,便也懒得监视他们,既然知道了他们下一个目的地,便先于他们前往县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沉仙如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沉仙如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