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大师兄改革
男人是山2021-06-25 09:372,973

  至于留下来两年效力,那是旧时的事,现在大概是讲不通了,所以师父从来没有提起过。再说,现在的情况不是以前了,

  随着经济的发展,人们的生活越来越丰富,娱乐的方式多了,高跷秧歌带给师父的光环也就自然暗淡下去了。此时的谢家班,情况已经不容乐观。

  我入门时,师父门下一共是十六名弟子,经过三年时间的过滤,这些弟子就像是流沙,散去了大半。后来入门的弟子,远远挡不住流失的缺口,我和大师兄,加上后来的师弟,一共只有九个人,已经不足以支撑起一场大型的高跷秧歌表演了。

  我在东尖山这几年,谢家班的演出已经不多了。师父常常跟我们说,这是一个伟大的时代,称得上太平盛世。可是对于传统的艺人来说,却未必是个好时代。

  这座在政策扶植下破壳而出的城市,经济以几何级的速度发展时,文明也完成了一轮新旧更替。过去的小镇人,现在的新市民越来越浮躁,很少有人能够静下心来,认真去听一听地方戏。或者是观看一场高跷秧歌表演。

  这是师傅一直担忧的事。什么是艺术?艺是指一个人的能耐,术是指把能耐卖出去。既然艺术不能卖出去了,艺术这两个字就不完整了。

  许多的民间艺术就是这么没落,甚至于消亡的。师傅自己也不知道东尖山的高跷秧歌还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谢家班实际上已经陷入了人才凋零、后继无人的窘境。每次接到演出的事,师傅就得叫以前的弟子回来,临时搭一个表演班子。

  好在师傅威望还在,一声令下,人马立即就齐了。这些人,有的是冲师傅的面子,有的是出于对于高跷秧歌的热爱,尽管不能以此为生,但是可以以此为乐。

  就在这次重要演出前的一天,我与大师兄练习了梅花桩,已经是气喘吁吁了。两个人正要坐下来休息休息,这时的他突然间想起了什么,压低声音悄悄的问了我一句话:“小师弟,敢和我做一件大事吗?”

  “什么大事?”我禁不住疑惑了,大师兄历来是师傅的心腹,他做什么事,从来都是师傅的意思,这个时候,他怎么会用“敢”字与我商量?难道是这事是他自己独出心裁,没有与师傅商量?

  “小师弟,你看啊,咱们的演出,越来越少了,关键问题是人们不爱看了,为什么人们不爱看,是因为这门艺术太陈旧了啊!陈旧的东西谁爱看啊?”

  “哦,”听了这句话,我赞同的点点头,颇有同感。

  “我想把咱们的高跷秧歌改革一下……”见我点头,大师兄一下子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大师兄,你想推陈出新?”我一下子想到了一句官方语言。

  “是啊,如果不搞点新花样,咱们的高跷秧歌可能就要消亡了。那样的话,我们的饭碗岂不是没有了。”

  “是啊!”我再次点点头,接着问:“可是,怎么改呢?”

  “小师弟,昨天我去了市里的京剧团,他们为了吸引观众,大胆推陈出新,让花旦演员穿了比基尼泳装表演,哈哈,那些美女一出现,观众一片叫号啊!……什么是艺术?我算看透了,艺术第一要美,而要体现美,必须要上女角儿。”

  “大师兄,你的意思是,咱们高跷秧歌,也要上女角儿?”

  他这么一说,我一下子愣了,按照祖宗的规矩,高跷秧歌是没有女角色的。即使是有女角色的戏份,也是通通由男人扮演的。大师兄如果要改变这个规矩,就是欺师灭祖的罪魁祸首啊!

  “大师兄,这么大的事,你和师傅商量了吗?”我马上想到了师傅,他对于这样的事,一定会反对的。

  “师傅老了,哪里会考虑我们年轻人的未来?我们都是年轻人,要有自己的想法才行。你是我的好兄弟,这么大的事,我当然要先与你商量。”

  “谢谢大师兄的信任,我总觉得,这种事瞒不过师傅。咱们在干之前,还是应该征求一下他的意见。”我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唉呀!”听了我的话,大师兄似乎看出来我的胆怯,有点儿失望,摇摇头,接着又说,“不管师傅同意不同意,咱们俩先试试吧!”

  说着他站立起来,拉过一副矮跷捆绑在自己腿上,接着站立起来,告诉我:“小师弟,来,站在我肩膀上。”我明白了他的意思,一个轻跳,跃上了他的肩膀头。

  作为一个男的练功者,跳到一个人的肩膀上不是难事,但是,作为下盘,他要承受一个人的压力不容易,尤其是到了舞台上,下盘还要做出表演动作就更不容易了。

  就在我跃上大师兄肩膀时,我明显感到了大师兄微微震颤了一下,接着就显示出吃力的样子来了。

  我蓦然想起,大师兄虽然是师傅的心腹,但是他不是下盘的料。而我,是师傅早就看好的下盘继承者,我现在的身材、体重压到大师兄肩膀上,他肯定要吃力的。想到这我慌忙跳了下来。

  “大师兄,我是下盘。你跳我肩膀上去吧!”我连忙把一副矮跷捆绑在自己的腿上,站直了,请大师兄跳上去。

  我们两个人搭档多年,大师兄立刻明白了我的意思,轻轻一跃,到了我的肩膀上。然后轻轻的做了一个云手动作。

  “小师弟,怎么样?累不累啊?”大师兄在我肩膀上问我。他恐怕我挺不住,影响了舞台表演效果。

  “没有事。大师兄,你就放心做动作吧!”我站在那里,脸色不变,心里坦然。大师兄一个男人站在我肩膀上,就像是一个小孩儿,根本没有让我感觉到持重的压力。

  这时,我突然间想起了祖父,想起了谢氏高跷秧歌家谱里对祖父的评语。我之所以能够这么稳稳的站在这里顶住大师兄,这是对祖父的传承,是祖父优秀基因的作用啊!

  接着,我突然想到,刚才大师兄说的改革措施是要上女角色的,而在杂技表演中,下盘身上往往顶的是女孩子。她们身轻如燕,即使是胖一些的女孩子,也不会给下盘太大的压力。如果将来的大师兄换成一个女孩子,我的压力就更小了。

  我的幻想第二天就变成了现实。早晨,我正要去训练场练习晨功,晨光里隐约看到一个穿红衣服的女孩子飞到了大师兄的肩膀上。大师兄腿上捆绑了一副短跷,在红衣服女孩子的压力下,腿部微微有些颤抖。

  啊呀,昨天才与我商量的事,今天大师兄就开练了?难道说,他与师傅商量过了?

  我正暗暗惊讶,那边的大师兄一下子看到了我,就忙不迭的大喊:“小师弟,快来换我,这丫头太沉了!我有点儿顶不住了!”

  听到喊声,我连忙跑过去,准备替换大师兄,但是,到近前一看,不由得惊呆了!这个红衣服女孩子不是别人,居然会是我的师妹、师父的小女儿谢影。

  看到我,她并不惊讶。反倒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看到我的样子,竟然会大声呵斥我:“看我干什么?快绑跷哇!”

  哦!我连忙回过神来,在附近找到一副短跷。刚刚要绑。谢影突然纠正我:“傻子,不是这个,是那个长跷。和大小姐搭档还用那些小短跷,你的梅花桩白练了?”

  怎么了?我不由得奇怪了:大师兄踩短跷顶你还气喘吁吁,现在你却要我踩了长跷顶你?你在大小姐,也太不把我这下盘当回事了吧?

  正想反问她,旁边的大师兄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来,马上大声冲我吼到:“小师弟,用长跷!机会难得……快!”

  于是,在大师兄的督促下,我看出他的用意来,这是他改革的大事,我必须配合。我马上跑到库房,顾不上跟师娘解释,拿出一副长跷跑回来,抓紧时间捆绑在腿上,那个谢影没有等到我站稳,就迫不及待的一跃而上,像一只燕子飞到了我的肩膀上。

  “谢影,你的轻功怎么这么好?平时师父教你练过吗?”我稳稳定住她,问了她一句。

  “少废话!现在觉得怎么样?吃力吗?”她一边问,一边做起了展翅飞翔的优雅动作。

  “没事,”我在下面骄傲的回答她:“别说你一个人,就是把谢清姐姐叫来,我顶你们两个人都没事!”

  “哈哈,你别吹牛!看我使个千斤坠,压死你这个下盘子!”说着,她居然会两个腿蹲下来,双脚真得往下一使劲,瞬间,我的肩膀沉了一下,但是,我的踩了长跷的双腿纹丝不动。

  “好了好了,小师妹快下来。看把小师弟给压坏了!”这时,旁边的大师兄似乎是看到了我的功夫,“啪啪”鼓了几下掌,就让谢影赶紧下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商海战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商海战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