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二、
翎羽芮芮2021-06-06 18:443,849

  角色定下了,开机就很快。

  几个年纪差不多的年轻人聚在一起,很多话题都是共通的,所以混熟的速度也很快。

  在这一群人里,肖战和王一博两张脸比较出众,也无疑是最受欢迎的。肖战长得好性格好,谦逊有礼貌,又借着上一世对他们每个人的了解,精准把握到每个人的小情绪,小习惯和爱好,很快就打成一片。而王一博是用实力赢得所有人的敬佩,男生的爱好大部分都一样,运动,热血,冒险……他的舞蹈实力众所周知,剧组里也有那么几个专业舞者,加上游戏打的也不赖,几个人玩游戏的时候也喜欢和他凑到一起。

  但是王一博这人喜欢和不喜欢分的很清楚。

  剧组里有一个和他差不多的男生,也是以唱跳出道,在戏里饰演的是一直跟随着魏无羡的一个人,所以一开始他更喜欢时不时粘着肖战,但是肖战对他心里的小九九再明白不过,自然没给他讨到什么好处。于是后来他便转移了目标,又去粘着王一博,但是这人气场太强,加上他又是有目的性的靠近,本来看他冷冷的一张脸就不好说话,王一博又是出了名的冷场王,他不过呆了几分钟,就被冻得忍不住回去了。

  “怎么这么对人家小朋友啊?”

  肖战把他一把搂过来,王一博顺着他的力气靠过去,顺势躺在了他腿上。长长的发丝落在肖战手指上,扫的他痒痒的,忍不住上手拽了拽,不小心采断了一根。微微的风裹挟着炙热的温度匆匆跑过,黑丝儿在半空中打了个旋儿,飘过远处。

  “他对我来说可不是小朋友……肖老师,他可比你都大几个月,这个小朋友你是怎么叫的出口的,还是说——其实肖老师对谁都这样,处处留情?”

  靠近的身体带着热气,还处在青春期的小男孩儿浑身都散发着无尽的魅力,不像别的男生身上的汗味儿,王一博的身上更多是掺杂着一些蔚蓝香水的味道。抹额紧紧勒着他的额头,几乎是要显出印子来,他眼睛本来就不大,当初这个造型出来的时候也挨过骂,这次他特地嘱咐了造型师勒的松一点,但太松又容易掉,最后还是和之前的没什么区别。

  “哟,蓝二公子,这是醋了?”

  肖战这人很是敬业,为了一个角色可以抛却自我,把自己活成那个角色,在王一博看来,蓝忘机是目前来讲自己最大的情敌,肖战的巧笑倩兮是因为他,美目盼兮还是因为他,自己一个真人竟然活的还不如一个虚拟人物,嗓子口像堵了一堆棉花一样难受。

  “你叫我什么?”

  “蓝湛,蓝二公子,蓝二哥哥……唔……”

  远处树上夏蝉的叫声都齐齐安静了一瞬,夏风拂过耳畔,撩起鬓边三尺长的青丝,缠乱在一起,惹恼了整个夏天。蓝白色的抹额带子极其长,趁主人不备跑出了好几里去,绕在别人的手腕上,还待的心安理得。

  熟悉的触感在唇上辗转,略长的睫毛随着主人的不安忽闪了几下。剧组刚刚进,虽然有些事情大家心里都明白的差不多了,但也有许多人还不怎么熟悉,这小子就敢大庭广众之下亲他,虽然说周围的人不多,唯有的几个也都很识趣儿的背过身去,肖战还是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但也没推开他。在大家都知道他们的关系的情况下公开接吻,这种事情放在前世他俩也是从来没做过的,感知到新鲜事物的刺激让他整个人汗毛都竖了起来,刚拍完大半天的戏,身上都是黏腻腻的汗水和衣服粘在一起,难受的他都想直接跳进水里扑腾几下。

  略微挣扎了几下,换来的是王一博更用力的拥抱和更深入的接吻,肖战知道一时半会儿也放不开了,索性也就破罐子破摔。他手下就是刚刚不知好歹私自飘过来的抹额,肖战忍不住在手上缠了几圈,来压制心里的不安。轻轻环上他略显纤细的腰身,呼吸里是身上人刚喷不久的防晒香味,明明是个大男孩,却精致的像个情窦初开的小丫头。王一博本来是很白的,白到能发光的那种,也不过在这住了这几天而已,到底没抵得过太阳的热烈,即使喷了防晒,也被晒得略微黑了几个度,只在原本被抹额挡着的地方还留着原来的颜色,淡淡的一条印子,若不是离得近,几乎都看不出来。

  “……额……打……打扰了……”

  接饰演聂怀桑的这人哪都好,就是有点闲不住,不止说的是他的行动上,还有嘴上。王一博一记眼刀飞过来,那人忍不住就哆嗦了几下,尴尬地笑了笑。

  “魏……魏兄啊……你家这位有点凶哈……啊哈哈哈哈当然对你还是很温柔,那什么忽然想起来我还有点事我先走了……”

  为了更快的入戏,剧组里大多数人互相都是叫角色名字,除了两位主演只在打架的时候恶狠狠的喊着魏婴蓝湛。于是,肖战在听见有人喊他的时候就猛的推开了王一博,缓了缓神儿,顶着唇上火辣辣的触感故作轻松地跟他的聂兄挥挥手。走到半道上,那人忽然折返回来,冒着巨大的压力说完最后一句“今晚有聚餐,杨夏姐喊你们”便一溜烟儿的跑了。

  一口气跑出去了二里地,看看后面真的没人追了这才大大的松了一口气,抹了一把并不存在的冷汗,耸耸肩悠闲的晃着扇子离开。说起来王一博这眼神杀可真没几个人受得了,太有压迫感了,难怪让他来演蓝忘机,这气质,这气压,可不就是蓝忘机本机。

  可能跑了一路有点狼狈,江澄那演员从屋里出来想看看他怎么还没回来的,谁料一出来就对上他这副鬼样子,刚拍完一场戏,许是还没从角色里走出来,说话的语气都跟角色一般相像。

  “这么体面,被狗追了。”

  聂怀桑心道:这可比狗追还要可怕,狗追你你还能给他一脚吓唬吓唬它,这个,谁敢?

  “啪”一声收了扇子,敲了敲江澄肩膀道:“不是狗,是拦狗的人。”

  江澄:???

  而此时拦狗的人正在一边慢慢走下小山坡,一边缠着他哥石头剪刀布来决定去不去聚餐。

  “你赢了就去,我赢了就不去。”

  “哎呦,王一博你够了啊,你看哪次我赢过你啊,就不要在我这里找成就感了好不好?”

  手里的小风扇被调大了一个档,呼呼的风吹起额边的两捋头发,肖战脚步匆匆地走在前面,斜楞着眼神看着身边落后半步,像个多动症患儿的王一博,手里的剑被他抽出又放回抽出又放回了好几个来回,热气蒸腾着,看得他脑壳都发晕。

  “不行,万一你能赢呢?来来来,快点!”

  真无语。有的小妖精缠起人来真令人难以招架。肖战挑了个阴凉地儿,抬头看了看被晒得的低眉耷拉眼的叶子,背靠着树干,双手环胸地看着他。

  “来。”

  肖战出剪刀,王一博是石头。肖战当场甩袖子离开,王一博亦步亦趋欢天喜地的跟着,有个不长眼的小石头子儿绊了他,趔趄了一下,肖战头也没回的伸出手去扶。

  “小心点儿看着,赢了赢了,满意吗您?”

  “不行,三局两胜。再来。”

  “哎,我说你到底是想去还是不想去啊?本来说嫌麻烦嫌热不想去的人是不是你?我说不去太失礼了你怎么回我的啊,博哥,属金鱼的。”

  王一博半天没说话,人站着不动,手里的剑也老老实实的拿着,他甚至都没有看肖战,但肖战就是知道,这人有小脾气了,再不哄怕是要炸。

  “哎,好好好,哥哥陪你玩完三局好不好。”

  闹小脾气的人这才抬起头,嘴角的小括弧若隐若现,想笑着说好,又不想就这么轻而易举的原谅他,别扭的自己怪难受的。直到肖战陪着他玩完三局才终于露出笑容,而肖战这三局则是全输。

  “笨不笨啊你,我全出的石头,你这都能输。”

  “那你也没跟我说你要出石头啊。”

  “你看一看啊,我前两次都出的石头你不会猜第三次我出什么啊,年纪大了就……”

  “是是是,我是年纪大了脑子不好用了,你年轻你是小朋友,你放过我吧行吗?”

  肖战的语气已经不像是开玩笑了,小风扇吹开遮挡在额头的头发,紧皱着的眉头缠绕着明显的戾气,烦躁地挥了挥在眼前飞来飞去的小虫子,弱小的生命受了惊扰四下乱窜,慌不择路,直接被王一博一把捏死。

  “哥……”

  声音弱弱的。

  肖战这才忽然反应过来自己失言了,看着这个想安慰自己又不知从何说起的小朋友,鼻子猛的泛起了酸,偶尔一次还好,但自从自己来到这个剧组,这已经是第三次了。明明一开始都是抱着玩笑的心态,后来就往逐渐失控的势头走去,他想控制,可是总是在事后才明白自己做了什么,王一博也为此背地里红过眼睛,经常趁自己睡着的时候和医生通电话,他以为自己隐藏的天衣无缝,实际上他都听到了。

  小朋友的脸上全是胶原蛋白,软软的很好摸,他想只小猫儿一样,感觉到有人来捏他,顺着蹭了蹭他的手,心脏被敲了下,陷进去一块儿,肖战觉得自己连呼吸都轻下来了。

  “你这人……怎么……”

  这么好。

  不管他闹了多少脾气发了多少火,他都温柔包容着,冷漠也好,酷拽也罢,都不是对肖战。这个人好像真的把所有的温柔都给了自己,那种感觉就像是在冬夜里给你一间带着篝火的房子,在雨天里给你一个能够避风的屋檐,把你揉进身体里当做自己的一部分悉心照料,时不时的敲击你的心灵,让你再也离他不开。

  “哥,贵州多雨,你嗓子不好身体又弱,你帮我解决了陈政宇,我照顾你的身体,有来有回,不是刚刚好吗?”

  “你……”

  肖战自然垂下的手都准备举起来说不,只是那目光太过于灼热,行到一半的轨迹就这样直直落了下去。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凡事做了,总会留下痕迹。我找人去问过那几个揭发他的女孩子,顺藤摸瓜,就找到了倩倩姐身上,我也让阿炎旁敲侧击过珞珞。你藏的好深啊哥哥,我都不知道,我的枕边人竟然是个这么有心思的。”

  那只手被人接住,妥帖安置在手心,轻轻捏了几下,接着近乎喃喃道:“这样也挺好的,本来我还担心,现在的我还不够有话语权,拿什么来保护我这个傻哥哥呢。谁知道你就这样……这样快的成长着……”

  “一博……我……你不觉得害怕吗?”

  这样眉眼之间满是心机,举手投足皆是城府的肖战,跟你当年在花海里认识的那个肖战,真的一样吗?

  “害怕?怎么会害怕呢?你又没有做错什么,保护自己和自己在乎的人而已。不要这样想,你会很难过的。”

  肖战抿抿嘴,没说话。

  王一博最后一句可谓是戳到了他的点,他一直觉得伤害别人不对的,哪怕是曾经伤害过自己的人,也不应该用他伤害自己的方式来全额送回去,自己本就不喜欢这样的人,他若是这么做岂不是让自己成为了自己最讨厌的人。

  可是现在有人告诉他,你没有做错,保护自己和爱人而已,又有什么错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红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红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