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周公之礼
锐不可当2021-09-04 15:271,555

  离再战韩安,韩安毁城而走,敢和羿助力。

  入夜,戎族本部大帐内,灯火通明,人声鼎沸。

  伊洛戎太子姜脊尤其活跃,他首次带兵出战,先败而后胜,那刺激程度是从未体验过的,回营后找到“楚军”将领一看,竟然是离装扮的楚军,惊喜之余,对这位以前瞧不上眼的左王,生出油然敬佩之意。大帐内,仔细询问离此战的详细经过,从击退韩无忌,到换楚装吓退韩安,众人听的是如坠如痴。陆浑戎别部首领们也心悦诚服。

  一首领问:

  “这么多楚装从何而来?”

  “当然是戎王派人送来的!”

  驹耳兴奋地回答,原来戎王已到达丹阳,向母亲和楚王说明了情况,并请求派兵救助,但是楚王和母亲已经决意不再管此事,并且不让戎王北归。在楚王看来,戎国不过是楚晋两国的缓冲之地,如今楚晋两国不动兵戈已经数十年,骤然派兵,只会刺激晋国增兵,楚国目前国力渐衰,不想再被拖到大国征战中,不如暗中给予物力支持,不宜亲自下场。遂赠与戎王卫队楚装,车马仪仗相当于封君,对于其它请求不予理会,驹瀚无奈,私下购置楚人军装兵器千余套,派人送回戎本部,并传书令,确认了封驹离为左王,并将公主嫁与左王,令他们与晋军周旋,意图恢复戎国。

  大家伙正喝的热闹,帐帘一开,公主芷兰走了进来,姜脊看到,哄笑着说,左王妃还请到左王身边就坐,趁今日得胜的好日子,今夜就完成周公之礼,如何?

  众人附和起哄,闹得公主脸红了一片。

  驹耳借着酒意道:

  “焦大祭司,戎人王族婚礼,需准备什么方可完婚?”

  “长辈、司礼、洞房、酒宴即可!”

  “这还不简单,我驹耳就算长辈,请左王母亲来,长辈齐备了!”

  “我做司礼,正当其位!”

  焦接着说:

  “洞房现在安排人准备,礼成即可送入。”

  “大家可有异议!”

  “无异议!”

  大帐内更加热闹非凡,这些天来,所有人都是沉着心,今日携胜利之喜,终于有了放纵的机会,可不得要好好热闹一番。

  离心里明白大家的心态,虽然取得初胜,但危机依然未除,也不得不强颜,跟大伙应酬。娶公主是他想都没有想过的事,今日竟然送到了眼前。看向公主,虽然满脸羞红,但依旧大方得体,想必是已然接受此事了。

  众首领轮番上前敬酒贺喜,姜脊更是积极,一会儿工夫,已经敬了三次酒。满脸酒红,是不醉不归的架势。离虽酒量不错,但也禁不住这阵势,身体有点歪斜,不胜酒力了。

  焦看时候不早,跟驹耳使眼色,驹耳起身道:

  周公之礼者,到洞房才算礼成,我看左王酒已半酣,还是送入洞房,不可耽误成礼,大家以为如何?

  众人纷纷称是,于是公主贴身侍女,扶起二人送入了洞房。

  一顶帐篷洞房内,红烛高挑,离坐在塌侧,公主坐在塌上。

  离虽酒喝了不少,但心中还算清醒,原本他是没有想过有成亲的一天,认为跟别的普通戎人一样,一辈子不成家,顶多有相好的。如今面对公主,想到自己浑身异味,衣服头发内成群虱子,自己习惯了不在意,公主能不在意?

  公主看离一直坐在塌旁,迟迟不动,好似明白了什么,吩咐婢女打来热水,倒入大盆,边试水边道:

  “夫君,奴伺候你沐浴更衣可好?”

  “我自己来吧!”

  离连忙起身道:

  “公主请先回避,离自己来!”

  公主笑了笑道:

  “今日你我已结为夫妇,你先宽衣坐到盆中,我找来篦子给你篦头。”

  说罢先出了帐,离连忙脱掉衣服,不管冷热赶紧坐到盆里,公主一挑帘又进来了。拿着篦子开始给离篦头。

  离感到说不出的轻松惬意,公主边忙边说道:

  “夫君可知,芷兰原先就想嫁一个夫君这样的戎人,能担当起戎族重任,父亲让我去晋和亲,我是十分不愿意的,跟晋国宫殿生活相比,我更喜欢戎人山野生活,无拘无束。从今以后,我就跟着夫君,不离不弃。”

  离听罢公主这番话,十分感动的说:

  “公主这番话,在下十分感佩,从今以后,我什么都听公主的!”

  “都听我的怎么行,夫君要指挥大军,只把家里的事交给我就行。”

  “是是是,听公主的!”

  公主被他语无伦次逗乐了,笑个不停!红烛照耀下,笑颜如花。离一个激动,一把抱过来公主,一同坐进盆里,公主挣了几下,不动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陆浑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陆浑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