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重逢4
君似剑2021-10-08 10:132,266

  阮妈妈安慰自己:“嗐,银票嘛,都一个样。我的乖乖啊,到妈妈怀里来……”小心翼翼的叠起来,揣进怀里,轻轻拍了拍。

  “妈妈这是遇见什么好事了,这般开心?”念念远远的瞧见了阮妈妈一举一动,本想绕道而行,却又忍不住好奇,牵起嘴角,似笑非笑。

  阮妈妈突然露出一副长辈要教育晚辈的严肃模样,语重心长道:“女儿啊,别说妈妈不关心你,那位财神爷,你可得把握好了。”

  念念不解:“财神爷?”

  “阎公子啊!”

  念念更加不解:“他怎么了?”

  阮妈妈叹了一口气,“你当初来时,我便觉得你不一般,知书达礼,才貌双全,一看就是大户人家里出来的。不收你罢,也会被他卖给别人,我是爱钱,但心肠不坏,别人可就不好说,遇到我算你命好……”

  一席话说的掏心掏肺,念念却不明所以,微微蹙眉。

  “你如今年纪也不小了,做我们这一行的吃的就是青春饭,若是能有一个不错的归宿,自然是最好不过了。那位梁公子有钱有势,但心太花,妻妾多,你去讨不了好,还会被欺负。方公子倒是对你情深意重,就是太穷了,一介读书人,手不能提肩不能抗,你跟着他只能吃糠咽菜,吃苦受罪……”

  看着面前韶华流逝,喋喋不休的女人,念念突然觉得自己不是那么恨她了,反而因为这些话心生感激,自己沦落如此的确不是她的错,她若不买下自己,也会被卖到别的地方,也正是因为她打造自己卖艺不卖身的牌坊,念念才能至今留着清白之身。

  “我看阎公子最合适你不过了,那红月怎么勾搭,他也不理,坐怀不乱,有财有貌,值得托付终身。我问你,你可知道他家中有妻妾否?”

  念念摇头,阎公子来只听她弹琴,偶尔对诗作画。抚琴时,他静静的坐在一边,凝望着她,或是透过她凝望着另一个人,因为在不经意间,念念能看到他嘴角若有若无的笑。

  “就冲他只找你这一点,妈妈就看得出来,他应是喜欢你的,只是碍于面子,说不出口。”阮妈妈握住念念的手,“女儿啊,男人害羞,咱们做女人的可就得主动一点啊,别等失去了才后悔。”

  念念想起阎公子关心那个小姑娘的神情,淡然一笑,“多谢妈妈教诲,若有机会,念念自会紧握手中。”施礼离开。

  阮妈妈欣慰的点点头,扭动着发福的腰肢,施施然向卧房走去,房门怦然推开,阮妈妈迅速后跳两步,正恼怒着,看到段三平惊恐万状的跑过来。

  “杀千刀的,瞎眼了,差点撞着老娘。”

  段三平满脸惊恐,双手捧心:“老,老板娘……”

  阮妈妈扬起手,一巴掌拍过去,“敢说老娘老,活的不耐烦!”

  段三平被她打的镇定了一点:“老板娘,出大事了,所有的卖身契,都,都被烧掉了……”

  “什么?你给老娘烧了?”阮妈妈瞪大双眼,抓住段三平的领子,两人大眼瞪小眼。

  “不是,不是。”段三平忙摆手,“小的奉你的命,去拿那丫头的卖身契,我刚一打开匣子,突然轰的一声,匣子里燃起了火,而且……”段三平又回想起那个无法言喻的画面,语不成调,“那火,是蓝色的,小的想吹灭,怎么也吹不灭,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卖身契被烧,但,奇怪的是我没有看到一点灰烬……”

  阮妈妈啐了一口,“放你娘的屁,传奇话本看多了。凭空自燃,吹不灭的火,没有灰烬,这种鬼话你也编的出来。滚。”

  推开神志恍惚的段三平,傲然的走进屋里。但装卖身契的匣子空空如也,真的什么都没有,阮妈妈颤着嗓子道:“遭贼了?那,我的银子,我的银子还在不在……”

  她扭动床头上的一个木雕,吱嘎一声,床板翘了起来,底下是空的,有一个巨大的箱子,阮妈妈找出随身携带的钥匙,打开箱子。

  “我的老天爷呐……”阮妈妈瘫坐在地,哭天抢地。

  藏宝箱亦空空如也。

  阿宝身上盖着雪狐裘,翠心立在一旁,暖炉放在桌子上,念念上前柔声道:“阎公子,马车已经准备好了。”

  翠心忙拿过暖炉放到她手里,“姐姐,你的嘴唇都冻白了,快暖暖。”

  阿宝似乎睡着了,闭着眼,一动不动。冥王打横抱起,像抱着一个来之不易精美瓷器那般谨慎。念念替他们掀开门帘,还未说告别的话,便听到阎公子对车夫道:“去黎月客栈,快点。”

  车夫扬起马鞭,一声驾,马车迎着飞雪细雨绝尘而去,念念苍白的脸上泛出淡淡的忧伤,目送车马渐行渐远,转身从偏门进入后院,一个清瘦的少年正在打扫庭院卫生,念念喊了一声“小志”。

  小志转头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念念姐,什么事?”

  念念从怀里摸出一锭银子,交给他:“你现在雇一辆马车去济世堂请最好的大夫去黎月客栈,找一个叫阎公子的人,就说是我请的。”又放了一个金锞子在小志手里,“这是诊金,务必请最好的大夫,情况很急。”

  小志诧异道:“黎月客栈?谁生病了?”

  念念道:“别问那么多了,快去。”

  “好。”小志立刻丢下手上的扫帚,转身飞奔出去,念念又转头对丫鬟道:“翠心,方才那姑娘身形你可曾看清?”

  翠心咬咬唇,想了想道:“大概十岁左右,身量较同龄人高一点,身形偏瘦。姐姐,你要做什么?”

  “你和我去成衣铺挑两件冬装。”念念边走边道,“那姑娘的衣服又脏又破,不能穿了,阎公子定然想不到这些,就算想得到,买的衣服也不会合身,我得替他准备好了。”

  翠心抿嘴笑道:“姐姐,你对阎公子身边的人都这般用心,阎公子一定能感受到你的情意,念着姐姐的好,说不定啊很快就会帮姐姐赎身,娶回家做夫人呢。”

  念念红了脸,佯装怒道:“休要胡说,我只是看那姑娘可怜,一时触景生情罢了。出门靠朋友,被卖到这种地方的人哪来的朋友呢,我看到了还不帮一下,心里实在说不过去。”

  翠心默然,当初她被卖到醉红楼时,阮妈妈是要她当晚就接客的,幸好遇见了念念,将她要了过去,做贴身丫鬟。念念是当红花魁,阮妈妈不得不依她,翠心这才保住了完璧之身。她躲着阮妈妈藏私房钱,从没想过给自己赎身,却希望有朝一日能拿回翠心的卖身契,离开这个地方。

  翠心心中一阵酸楚,希望那位阎公子能如念念所愿,早日脱离醉红楼这个苦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冷血冥王独宠小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冷血冥王独宠小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