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梦那个想》剧本
王明明2021-02-17 12:3015,501

  时间:2020--人物:王晓武、张晓辉、郝俊峰地点:东明县沙窝镇西马军营村北---------------------------正文:乡间小道上,一辆行驶在国道上的三轮棚子,司机开着车,哼着歌。沿着国道直走,前面不远处有三个青年正在向对面驶来的三轮车打招呼,三青年其貌不扬,穿搭随意,有点乡村土质气息,别有风味。王晓武蹲在路口,张晓峰侧站着往司机挥手,郝俊峰更是奇葩,带了副墨镜装模作样的耍酷。司机来到三人面前,缓缓停下车,这场面简直就像老实本分的农民遇到村里小流氓。

  王晓武:今天去哪家?司机看着说话拽里拽气的王晓武,身边两个同伴表情也气势汹汹。司机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司机:前面北边右拐“彦宾超市”

  王晓武听后,瞪眼看了看车上的一箱箱货,在回头跟后面两个伙伴使了使眼色,镇定的跟司机说。王晓武:这次我们要加价。

  司机无奈的看着三人,表情迷离。司机:小本生意,在加价我连油费都不够。

  晓武听到司机的回答后,有点生气。转身就准备走,

  无奈之下司机连忙阻拦。司机:加加…三人看到司机同意加价后,王晓武与三人停住了脚步,沉默了一会,回头,

  王晓武看了看司机一眼,对司机说 :哦!

  说完瞬间变脸,兴奋起来,然后几个人陆续的跳上了三轮车上。在车上大喊大叫的。

  王晓武:个机位注意,准备。Action

  张晓辉:长路漫漫伴你闯,带一身胆色与热肠

  郝俊峰:哎,哎,司机,慢点,别让地上的泥巴弄脏了我的阿玛尼西服。

  三轮车行驶在国道上,开进乡村小道上面,直径开到了一家名叫“彦宾购物”的超市门口。司机把车停下,熄火。三个人随即从车上跳下,在三蹦子旁边站着。司机上前走进超市门口,与超市老板交谈了几秒,随机走到三人面前,告诉三人卸货位置。

  司机:一共50箱,放在前边门口旁。卸完货马上结账。三人点点头,开始干活。炎热的夏天三个人卖着苦力,汗流浃背,从表情中看得出来,确实很辛苦。不过三人还是很顺利的把货卸的差不多了,靠在门口的超市老板,看着外面卸货的三人,辛苦的卖力。这时走到自家的冰箱柜前,拿了三瓶汽水,随手给到每人手里。

  超市老板:来,解解渴。

  王晓武接过老板给的汽水,擦了擦额头上的汗,顺手接了过来。打开汽水瓶,饥渴的喝了起来。

  王晓武:谢谢!

  这时的货已经卸的差不多了,三人慢悠悠走到旁边一处空地上坐下。歇息。这时的王晓武突然想到,前几天张晓辉跟他说的关于他写了一首新的诗,空闲之余想让张晓辉给哥几个练来听听。

  王晓武:辉,你不是说你写了一首新诗吗?朗诵几段听听。

  旁边的郝俊峰听到也提起了兴趣。郝俊峰:对啊,大诗人露两手。张晓辉听到二位哥们都对自己新写的诗比较感兴趣,于是自己也沾沾自喜起来,眼神瞬间提起了精神,准备给哥几个朗诵一下。

  张晓辉:嘿嘿,听着啊!诗:啊!大地,你是多么的伟大!你看那地里的庄家,地上的人,多么的勤劳。你,不停的给予营养,他们不停地摘取果实。啊!

  还不等张晓辉最后那个啊字念出来,

  王晓武就给了张晓辉一下。王晓武:你这哪是什么诗,你念的这是前天咱们去隔壁二大爷家偷红薯的场景。你找打啊!

  旁边的郝俊峰听后捂着肚子傻笑起来。郝俊峰:哈哈哈。就是,你还好没把二大爷拿起锄头追晓武的样子写进去,当时吓的晓武裤子都掉了。王晓武听到后,又给了郝俊峰一下,训斥着郝俊峰,

  然后又转头训斥了张晓辉。王晓武:还不是你贪得无厌,才被二大爷发现。你还笑。你这写的什么诗啊,干活吧还是。

  郝俊峰接着王晓武的话。郝俊峰:干活,干活。

  说完,三人起身,拍拍屁股上面的灰尘,接着把剩下来的货卸完。卸完货,司机把工钱,分别给了三兄弟之后,分道扬镳,各自离开。晓武与两哥们,站在路口,看着司机慢悠悠的骑着三蹦子远去。随后三人侧是徒步走进了村里的小道上。村里的小道没有城里那样喧闹繁华,路上唯一可见的就是拿着工具,往返于家里地里的农村阿伯。回到家中,晓武则在门口洗漱,擦洗。郝俊峰侧直接回到了房间,躺在了床上,而张晓辉侧是偷偷的把今天赚到的工钱塞进了枕头套里面。三个人住的地方是王晓武家,这个房子是很久以前盖的,卧室里面,王晓武床靠着门口位置,床头上贴满了自己喜欢的导演海报,自己喜欢的电影海报。郝俊峰的床头很简单,什么也没有,唯独就是床头放了一个招财进宝小猫的摆件,这个小猫摆件还在不停的招手。唯独张晓辉床前放了一张破旧的书桌,床旁边墙上还有一个简易的书架,里面放着很多关于诗歌的书籍。洗漱完的晓武也走进了卧室,手里还拿了条毛巾,进到卧室,站在自己的床前,看着自己喜爱的导演,喃喃自语着。

  王晓武:我一定会成为下一个你。嗯,加油!@%#¥%¥!晓武给自己打着气,郝俊峰却打起了呼噜,睡觉的姿势手歪脚乱的,旁边的张晓峰手里拿着自己喜好的诗歌集,小声的朗诵着。这时房间里面瞬间安静,只有清纯的背景音乐跟张晓辉朗诵诗歌的声音。

  张晓辉:一切都是命运,一切都是烟云。一切都是没有结局的开始,一切都是稍纵即逝的追寻。一切欢乐都没有微笑,一切苦难都没有泪痕。一切语言都是重复,一切交往都是初逢,一切爱情都在心里,一切往事都在梦中…听着晓辉朗诵的诗歌,躺在床上的晓武,眼神若隐若现含有亮光,陷入了沉思,也许在幻想他的导演梦想,也许在思考着他明天的路该何去何从。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咚咚咚。王晓武听见,问道。

  王晓武:谁呀?

  二大爷:是我,二大爷。

  王晓武听到二大爷从屋外传来的声音,这时的王晓武起身穿上了凉拖鞋,走到门口。跟二大爷交谈了起来。

  王晓武:二大爷,大中午的有什么事?

  二大爷:你们三一天到晚不在家,我中午过来看看你们在不在。

  王晓武:哦,啥事?

  二大爷:你三叔有个快递,在镇上,叫你去取一下。

  王晓武:下午我还要去隔壁村超市要卸。

  二大爷:那咋个整呢?

  王晓武:我让晓辉帮三叔去取吧,下午我跟俊峰两个人去卸货。

  二大爷:哦,那行。那就辛苦晓辉了,那我走了啊!

  王晓武:嗯,好嘞。

  二大爷转身离开,晓武也进了房间,躺在床上的张晓辉看了看王晓武,问刚刚谁,什么事。

  张晓辉:啥事呢?

  王晓武:二大爷叫咱帮忙取镇上给三叔拿快递。

  张晓辉:咱下午不是还有一车货要卸吗?

  王晓武:是呢。

  张晓辉:那你咋说。

  王晓武:我能咋说,下午我跟俊峰去卸货,你去帮三叔拿快递。

  张晓辉看了一眼王晓武,没说什么。

  清纯的背景音乐声再次响起…乡村的路上来了一辆破自行车,骑车的正是张晓辉,晓武跟郝俊峰都去干苦力了。赶着时间去镇上取快递的张晓辉,努力的踩着单车,一路上也没认真看看风景。当骑到一处小树林附近,突然,从小树林里面传出来两个声音,这时候的张晓辉提了提神,也没多大在意,声音继续在树林里传荡。这时张晓辉有点好奇,于是乎出于好奇心,他把自行车靠边停了下来,小心翼翼的将车放好,然后悄悄的往树林里走去。越往里面走,传来的声音就越清晰。晓辉走到了一个大树旁边往里面看去,只见一男一女,在树林里的草地上亲热起来,张晓辉长这么大哪见过这样的场景,看的是津有味,都咽口水了。突然张晓辉不小心弄出了声音,被男女发现,男人怒吼到。

  男:谁在那里!

  张晓辉一看被发现了,吓得撒腿就跑,跑的过程中由于过渡紧张,跑着跑着眼睛都掉地上了,急匆匆的跑到自行车面前,快马加鞭骑上自行车,消失在了小树林的道路上。骑了将近20分钟的自行车,晓武终于来到了镇上,他从自行车上下来,边走边推着车。视乎晓辉已经很久没有来过镇上了,已经忘了上一次来镇上是什么时候了。镇上还是那样的热闹,人来人往。露天的小摊贩,匆忙的行人,各种各样的人,形形色色。热闹非凡。这时晓辉来到了一家小卖部面前。小卖部老板正好在店里摆货,貌似是把刚刚卖完的货,补上。看见晓辉推着自行车走了过来啊,于是跟晓辉打了招呼。

  小卖部老板:咳,晓辉,你咋上来了,好久不见了你。

  晓辉看见小卖部老板热情的跟自己打起了招呼,也回应了。

  张晓辉:呃,牛哥。今天你看店呢?嫂子呢?

  二人貌似特别熟,两人开始聊了起来。

  小卖部老板:你嫂子现在住城里,小孩在县里上学,你嫂子帮忙看孩子呢。

  张晓辉听到后,脸上充满了羡慕的表情跟眼神。

  张晓辉:哦,那挺好。呵呵,呃,对了,我三叔是不是有个快递到了。我今天就是帮他上来取快递来着。

  小卖部老板听后,一机灵,赶紧回头往货架上把快递给张晓辉拿好。

  小卖部老板:呃对,昨天到的,我今天给三叔打的电话,啷,就这个。

  张晓辉看了看手里的快递包裹,瞅了瞅。傻笑的跟小卖部老板确认,确认好后跟小卖部老板告辞了。

  张晓辉:呵呵,是这个。上面的名字跟电话是三叔的。那牛哥我就取走了。

  小卖部老板:嗯,好勒。要不晚上一块吃了饭在回去。好久没看到你了,还有晓武跟俊峰都好久没来镇上了。

  张晓辉:不了,晓武跟俊峰他们两今天都在干活,我得早点回去。

  小卖部老板:哦,那中。有空来我这玩,啊!

  小卖部老板话音刚落,又好像想到了什么,于是又叫住了张晓辉。

  小卖部老板:喂,晓辉。我有个朋友在出版社,前几天一起吃饭让我给他找个编辑,我想着你平时也喜欢写东西,所以我替你要了一张名片,喃,李主任,你要是想去县里干编辑,你就给他打电话。说是我介绍的。

  说完小卖部老板拍了拍张晓峰的肩膀。

  张晓辉:嗯,好嘞。

  转身离开的张晓辉,还有车上的快递,在路上荡悠悠的走着。镇上依然是车水马龙,依然的热闹非凡,看着眼前的景象,张晓辉有点想快速逃离的念头,于是他骑上了自行车,往家的方向开去。回去的路上还是经过了小树林,到了小树林传出声音的那个地方,张晓辉又停住了车,只是这次他没有下车,停顿了几秒后,骑车离开,这时天色渐渐边暗,村道中间只有张晓辉骑车背影。乡村的早晨,小鸟在歌唱,行走的农民扛着干农活的工具在路上,朴实而又勤劳的画面,让人有点沉浸在梦里一样。隔壁村的王富贵,身穿一身华丽富贵的衣衫,戴着金色眼镜,手上的翡翠戒指无数,旁边站着的分别是管家跟司机。正在跟本村的赵小民交谈。

  王富贵:我回来了。

  王富贵得意洋洋的看着赵小民,眼神中充满着嘲讽神情。赵小民驼着背,穿着破烂的衣服,手里还拿着个锄头,可怜的看着王富贵,不敢说话。

  王富贵:十年前,我因为家里穷,三天没有吃上一粒粮食,只因在你家地里偷了几个玉米棒子,你居然带了三个人,把我痛扁了一顿,还把我家里唯一一口铁锅给砸了卖钱抵债。十年后,我如今家财万贯,你,还是一无所有。啊!真是老天爷有眼啊。

  赵小民听到王富贵的嘲讽与谩骂,并没有说一句话,还是呆呆的看着王富贵,看了一会,又低头把玩着手里的锄头,然后又看着王富贵,这时王富贵有点生气,对赵小民说。

  王富贵:你怎么回事?难道你心里就没有一点想对我说的吗?啊此时的王富贵仍然没有理会王富贵,看了看王富贵,实在是忍不住,笑了起来。这尴尬的笑声惹怒了在旁边导戏的王晓武。王晓武生气的骂道!就差点飙脏话了!王晓武:卡!卡卡~!卡只见王晓武的卡声一个比一个重,一个比一个声音高。

  王晓武:演的这是什么玩意啊!

  现场的诸位看到王晓武发飙,大家都没有说话,也只是无奈呆呆的看着王晓武。

  王晓武:你,王富贵,曾经受尽屈辱,到处要饭。然后通过自己的奋斗,如今家财万贯,你今天再次见到当年羞辱你的赵小民,你应该拿出你积累十几年的愤怒,说话声音要大,手上的翡翠要炫耀。你这是干嘛?刚从宫里出来吗?还有你,赵小民,你多少得配合一个下吧,大哥!你手上的锄头又不是方向盘,握那么紧干嘛?准备打人吗?你应该表现得非常非常害怕,非常非常后悔。还有,你,你,一个司机,一个管家,司机演的像厨师,管家演的像小偷。

  现场的人依然没有说一句话,还是呆呆的看着王晓武,突然,手里握着锄头的赵小民,开始发飙。

  赵小民:我不演了,演了十天了,还是演一个穷农民,手里还拿个锄头,我不是把锄头想象成方向盘,我是把它当成换挡杆,我明天就要考试,科目三。我不演了,哼(方言话)。

  赵小民骂骂咧咧的走了,突然演王富贵的也站出了对王晓武说。

  王富贵:导演,你好歹管顿饭呗,你看我这体格,没吃饭,哪能演的好,你管顿饭,我保证声音大,你说多少分贝就多少分贝。

  王富贵说完,也从王晓武身边走过,途中还嘎达了一下,可能是饿的没力气了吧。现场只剩下司机和管家,管家没等到王富贵离场,也跟在后面,路过王晓武身边的时候说。

  管家:导演,我从来没偷过东西,我刚刚是在看王富贵手上那翡翠戒指到底是不是真的,做的跟真的一样,怪像真翡翠似的,我明天要跟女朋友约会,你那道具明天不要,借我用一下(方言话)。

  管家说完也拍了拍王晓武的肩膀,悄悄的走了。被几个演员反驳后的王晓武如今也是失落的没话可说,现场只有饰演司机的张晓辉在现场,张晓辉到是没有把矛盾跟王晓武互相争吵,张晓辉还上前去安慰王晓武。

  张晓辉:晓武,要不在来一遍?我保证这次演好!

  王晓武听到张晓辉的安慰,心里并没有舒服到哪里去,只是很小声的跟张晓辉说了几句。

  王晓武:算了,演员都罢工了,还演啥演!

  失落的王晓武,脸色逐渐失去了刚刚的兴奋与快乐,只有失望跟失落的神情,独自一人往村口的小麦地里走去,独自一人做在那里思考。张晓辉见王晓武失落的样子,也跟在了王晓武后面。王晓武做在地上,张晓辉也跟了过来,跟晓武一起坐着。王晓武突然抬头看着头顶上的天空。突然跟张晓辉说道。

  王晓武:你看,如果我能像天空的云彩一样,可以随着风的力量,随时改变自己的模样,该多好。张晓辉抬头看了看天空,于是反问着王晓武。

  张晓辉:你干嘛要像云一样,你像风一样多好。云的模样都是靠风改变的。有了风,云才能七十二变。王晓武:干嘛要像风一样?

  张晓辉:额,因为风雨无阻!

  王晓武听到张晓辉的解释,盯了盯张晓辉二秒,瞬间大笑。边笑还边拍打着地面。

  王晓武:哈哈哈哈,咱俩是在扯淡呢。

  张晓辉:哈哈哈,咱两就是在扯淡。有个名人说过一句话:人所缺乏的不是才干而是志向,不是成功的能力而是勤劳的意志。

  听到张晓辉的话,王晓武看了张晓辉一眼,仿佛又看到了梦想在向他招手一样,又看向了远处的小麦地。半天没见的郝俊峰在回去的路上遇到了王晓武跟张晓辉,三人正好面对面碰见了。

  王晓武:哎呀,你上哪去了,一大早就出去,半天都不见你人。

  郝俊峰:没上哪,你们不是在拍戏嘛,我到处溜达了一下。

  王晓武:拍完了,咱回去吧,吃个饭下午还得去卸货。

  到了下午,跟往常一样,同样的送货司机,同样的超市,三人正卸着货。突然郝俊峰拉扯了一下王晓武,对着王晓武说。

  郝俊峰:晓武,我早上去了一躺工地,那边缺小工,工钱还可以,咱们要不要明天卸完货去工地打打小工。

  王晓武:哦,是吗?在哪了?

  郝俊峰:咱村东边的那个铁路场,周围都要重修围墙。

  王晓武:那可以,我这段时间正想着买个摄像机,没钱。

  郝俊峰:嗯,那你跟晓辉说说,看他去不?

  二人交谈完后,王晓武把手上的货物,放到卸货处,走到正在搬货的张晓辉旁边。

  王晓武:晓辉,咱们上午卸完货,下午去工地打点小工。张晓辉看了王晓武一眼,又看了郝俊峰一样,郝俊峰在旁边察言观色,手里却卸着货。

  张晓辉:我想想吧,下午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做。

  王晓武:那中,你考虑考虑,我确定了,明天下午去工地打点小工。

  张晓辉:嗯,那中。

  犹豫不决的张晓辉来到了村委会,村委会里面村会计正在忙着工作,看见张晓辉来了,于是热情的上前跟晓辉打着招呼。

  村会计:唉,晓辉,你咋上这边来了。今天没干活吗?

  张晓辉:刚干完呢,我来这边打个电话,你看中不?

  村会计:你看你说的,喃,电话在那边,你随便。

  张晓辉来到了电话机旁边,手里掏出了那张牛哥给他的名片,名片上面写着某某某出版社,李文博主任。犹豫不决的张晓辉拿着电话机,一时半会没有按下号码键。再三考虑之下张晓辉还是鼓起了勇气,拨打了名片上的电话号码,嘟嘟嘟…电话对面那边拨通了几声,接电话的是一位文质彬彬的中年男子。

  李主任:喂,你好!

  张晓辉:喂,你好,是李主任吗?

  李主任:是的,你哪位?

  张晓辉:我是某某某超市牛哥的朋友,我叫张晓辉。

  李主任:哦,晓辉啊,他跟我提过,说你会写文章,写散文。

  张晓辉:是的,您那边需要什么岗位的,你看我合适吗?

  李主任:这样吧,你明天来我出版社一趟,咱们聊聊在做决定。

  张晓辉:哦,好的。

  嘟嘟,对面挂断了电话。放下电话的张晓辉,跟正在看报纸的村会计道谢。

  张晓辉:会计,我好了,谢谢!

  村会计:客气啥呢。

  张晓辉:那我走了。

  村会计:呃,好嘞。

  说完,张晓辉就离开了村委会。回到住处,张晓辉进了房间,房间里面王晓武,郝俊峰二人正在午睡,张晓辉,偷偷的把名片塞进了一本书里,然后躺在床上看着他的散文诗。第二天一早,张晓辉早早的搭上了去往县城的汽车,身上还背了个背包。王晓武跟郝俊峰却在老地方,等着三蹦子送货司机。二个人琢磨着张晓辉今天去了哪里,早早就不见人影。

  王晓武:呃,峰。你今天看见辉了没?我一起床就没见他人影了。

  郝俊峰:我哪知道,我今天最后一个起床。正讨论着,送货司机已经开到了二人面前,二人上了车扬长而去。到了县城的张晓辉,按照名片上的地址,走到了一处繁华的闹市区,在闹市区大楼旁边有一个小巷子,张晓辉顺着小巷子往里面走,张晓辉寻找了半天没有找到那个出版社,最后是在一个拐角处看到了一个办公地点。门上贴了一个某某某出版社公司。张晓辉走近看了看,确定了这家牛哥介绍的出版社,敲了敲门。

  咚咚咚屋内:谁呀?

  张晓辉:我,张晓辉。

  屋内:哦,请进!

  一大早就卸完货的王晓武跟郝俊峰二人,手里拎着工具,沿着铁路往工地上走去。王晓武还时不时沿着铁路轨道直线行走练习平衡,郝俊峰侧边走边捡路边的石块扔着玩。二两边走边娱乐到是能缓解早上卸货的疲惫。走到一处快倒的矮墙旁边,正好工地上已经有几个小工师傅在忙活着修理围墙了。看见王晓武跟郝俊峰提着工具的到来,几个师傅调侃着。

  小工师傅1:哟,来了。

  小工师傅2:小徒弟来了。

  见几个师傅都已经在忙活起来了,王晓武跟郝俊峰也很快融入到了队伍当中,几个人,在工地上有说有笑的干活。这时已经快到饭点时间,几个师傅都是常年在外干活的老手,各自从包里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干粮和配菜、水。各自找了个地方坐下来吃午饭,这时也只有王晓武跟郝俊峰边干着活,边看着几个师傅吃饭。王晓武去桶里拿了两瓶水,也给了郝俊峰一瓶,王晓武这时应该也是有点饿了,喝完水也顺便找个地方做了下来。几个师傅视乎察觉到了什么,于是其中一个师傅从包里拿了两个包子给了王晓武一人一个。

  小工师傅1:喃,拿着。

  第一次到这种工地干活吧。王晓武接过小工师傅手里的馒头。

  王晓武:嗯,是。

  小工师傅1:来这种工地干活要自带口粮,前不着村后不着店。

  这时,郝俊峰接过话。

  郝俊峰:明天咱也带,把今天这两个包子一块给您带上,呵呵呵

  小工师傅1:额,好好好,让我也尝尝你们的包子。呵呵

  郝俊峰:嗯。师傅,你这肉馅包子可真想。嗯,好吃。

  小工师傅1:好吃是吧,来,这还有。

  郝俊峰:嗯,好。

  王晓武只是坐在旁边默默的吃着手里的包子,没有说话。吃完手里的包子,王晓武喝了口水,立刻站起来继续干活。大家也陆续的吃完午餐,接着把眼前的活干完。黄昏渐渐到来,工地里只有小工师傅,王晓武,郝俊峰他们勤劳干活的影子,这种场面视乎有种远离城市宣泄的场景。回家的路上,王晓武郝俊峰搭乘着拉货司机的三蹦子在路边停下。

  拉货司机:是这吧。

  王晓武:嗯,对。

  王晓武郝俊峰从车上跃下。对着拉货司机道了声谢谢。回到家的王晓武郝俊峰,还没进屋就闻见了屋里飘出的烤鸭味,嘴馋的郝俊峰差点没流出口水。

  郝俊峰:嗯,真香,谁家的烤鸭味。

  王晓武:谁家也不能是咱家呀!

  说完,张晓辉走出了房间,站在门口,看这浑身污泥的王晓武跟郝俊峰。张晓辉:晓武,峰,你两回来了。

  郝俊峰:呃,晓峰,你今天去哪了,一天没见你人影。

  王晓武:对啊,也不留个话,我们今天去北边那头干活去了。

  张晓辉见到两位都满头大汗,一身污泥,今天应该是非常辛苦。于是请晓武跟郝俊峰吃烤鸭。

  张晓峰:进屋聊吧,我今天去县城了,也是刚回来,我带买了只烤鸭。

  刚在外面就闻到烤鸭香味郝俊峰就已经流口水,没想到烤鸭是张晓辉买的,还没等把身上的灰尘拍干净呢,就往屋里跑了,桌上除了烤鸭还有花生米,几瓶啤酒。

  王晓武:认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晓辉今天这么豪迈。平时都挺节省的。今天这么豪爽,肯定有什么好事。

  只见三人坐下来吃喝,张晓辉从烤鸭身上拔下一个鸭腿给了王晓武。

  张晓辉:来,晓武,可香了。

  王晓武接过张晓辉的鸭腿,大口的吃着,这时候郝俊峰给倒满了啤酒,

  张晓辉:哥几个今天痛快的喝一回。

  喝着啤酒,吃着烤鸭,这时王晓武突然问。

  王晓武:峰,你今天上县城干嘛去了?

  张晓峰:我今天去县城找了份工作。

  王晓武跟郝俊峰听到后,都比较疑惑,还有就是好奇。

  郝俊峰:啥工作,干工地吗?

  张晓辉:不是,在一家出版社当编辑。

  郝俊峰:哎呀你可厉害了,好好干啊。

  王晓武听后也挺惊讶的,吃着喝着又问了问张晓辉。

  王晓武:你咋想到去县里找工作呢?咱三不是都有工作了嘛?

  张晓辉喝了口酒跟王晓武解释道。

  张晓辉:我上次去帮三叔取快递,某某超市老板牛哥给我介绍的,那家出版社就是他一个朋友开的。

  郝俊峰啃着鸡屁股,夹渣花生米,喝着啤酒,咽了咽。

  郝俊峰:哦,我知道,牛哥,我好久没上去他那玩了。

  王晓武:嗯,牛哥。呃,晓辉,工资应该都可以吧,如果各方面都行,那就在那边好好干,有时间我跟俊峰上去看你的。

  张晓辉:都可以,环境挺好的。

  三个人唠着嗑,喝着酒,场面十分欢快。这时郝俊峰举起酒杯向张晓辉王晓武敬去。

  郝俊峰:来,敬咱们的编辑,好好干。

  王晓武:来,好好干。

  张晓峰:嗯,来。

  第二天一早,王晓武、郝俊峰专程去村路口送张晓辉去县城上班,王晓武给张晓辉拿了一些书,郝俊峰给张晓辉提着行李,在路口等了几分钟的车,三人都上了车,随着汽车发动机的声音,汽车缓缓的驶向县城。好久都没有去县城的王晓武、郝俊峰看到县城的模样都比较羡慕不已,随处可见的高楼大厦,到处都是公共交通,汽车。这种城里环境可是郝俊峰所向往的生活,随后三人下了汽车,带着张晓辉的行李徒步去了张晓辉的办公地点。来到了张晓辉的办公楼门口,这时张晓辉停住了脚步,简单的交谈了几句,张晓辉走了进去。

  张晓峰:到了,就这。

  郝俊峰:可以了晓辉,这得几十层吧。你在哪一层,下回我跟晓武也好知道你公司在哪

  张晓峰:16楼302室,下回来了我带你们上去参观。

  随即张晓辉上楼而去,王晓武、郝俊峰侧久久没有离开,在原地凝望了很久。还是王晓武拍了拍郝俊峰,二人才离开。

  王晓武:喂,走了。

  郝俊峰:哦哦!去哪?

  王晓武:回去搬砖啊!

  郝俊峰:哦,啊!哦对对俗话说,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看到张晓辉刚刚的办公大楼,在看看这两哥们的工作环境,着实给了当头一棒。

  王晓武、郝俊峰心里越来越感到压力!这时二人来到了一处等车的地方,王晓武站着看车,郝俊峰蹲着沉默。无聊的郝俊峰蹲在地上,捡了一根兰树枝开始敲打着地面,等了许久车都没有来,郝俊峰开始有点不耐烦,在周围四处开始走动,走到一处电线杆旁边,看到电线杆上面的招商广告,郝俊峰看着里面的内容兴奋了起来(2019最火创业加盟项目,某某某美容院,0元加盟 电话:*******),郝俊峰在看到0元加盟几个字的时候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赶紧从口袋里面拿出了笔和纸记了来了。王晓武看到郝俊峰在疑似看什么,于是叫了他。王晓武:喂,走了,车来了!郝俊峰:哦哦哦,好好好,来了。王晓武、郝俊峰二人上了汽车,郝俊峰上车倒头就睡,王晓武却对着车窗外,内心无比的矛盾。回忆起了曾经自己最求的梦想,回忆起自己曾经说过的誓言。王晓武:我,王晓武,以后一定要成为一位导演(回忆画面)!回忆的画面伴随着汽车缓缓的消失在了画面里面。回到家的郝俊峰跟王晓武打了个招呼,于是就不见了。

  郝俊峰:晓武,我去村委会打个电话,有点事。

  王晓武:你去吧,我有点累,躺会。

  王晓武回到房间躺在床上发呆。看着他满墙的导演海报。突然,王晓武想到了什么,于是坐了起来。然后就往床底下翻箱倒柜的找着什么?翻来覆去,终于在箱子底下,找到了一叠厚厚的纸质文章,纸皮表面已经能看到发黄的印记,隐隐约约能看到上面写着的几个大字(电影:我的青春梦 编剧:王晓武)。拍了拍纸皮上面灰尘,王晓武拿着厚厚的剧本,眼神坚定着,拿出了自己的行李包,放了进去,然后还把床垫掀了起来,自己床垫下面全是钱,大大小小,不过也没多少。看来这次王晓武是下定决心要做点什么了。这时的郝俊峰已经在村委会的电话机旁边不知道跟谁已经在聊着什么。

  郝俊峰:嗯,嗯,好嘞,我明天就过去。嗯,好嘞好嘞。

  郝俊峰说完就挂了电话,还在电话机旁边说了句激动的话。

  郝俊峰:哦也!

  郝俊峰刚说完哦也,正坐在旁边的村会计咯噔一下,坐的凳子断了。

  村会计:我了个乖乖,你打电话就打电话,欧什么耶啊!

  郝俊峰没说话,偷偷的留走了,边走边偷着乐呵。回到家的郝俊峰,乐呵呵的进了屋,刚进去就撞见正准备出门的王晓武。

  郝俊峰:哎,晓武,你上哪去?

  王晓武,很直接的告诉郝俊峰。

  王晓武:我要电影!说完,

  王晓武就急匆匆的出门而去。

  郝俊峰:哎,晓武,下午还搬砖呢,明天去行不行?喂

  王晓武来到了村超市,找到超市老板,从包里拿出一张纸条,直接递给老板。

  王晓武:老板,打印!这时的画面直接来到了一张A4纸内容里面。A4纸上内容(电影:我的青春梦,上映时间、导演、演员…)。这就是王晓武在大街小巷里面贴海报,他准备在县城里面发宣传海报。只是在县城里面贴海报可不是你说贴就能随便贴,王晓武刚贴好一张海报,退后看的时候正好不小心踩到了一位老阿姨,老阿姨年纪50左右,手里拿着一个木头棍棒,身上衣服写着某某某环卫。王晓武赶紧给阿姨道歉。

  王晓武:哎,对不起,对不起阿姨。

  阿姨没有理会,只是冷漠的看着王晓武,手里的棍棒已经开始摇摇欲坠了,王晓武看了看阿姨身穿的衣服,然后看了看阿姨手里的木棍,这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什么错误。赶紧撒腿就跑。

  阿姨:我打死你个龟孙,到处乱贴乱画(方言)。

  这时候的王晓武意识到了,不能再有人的时候继续贴海报了,得没人的时候贴,于是就偷偷摸摸的在大街小巷里面贴着海报。于是画面就跟刚刚一样,这次是被物业的保安,推撒着出来。差点没挨揍。

  保安:在贴小广告我揍你了。

  说完还把从王晓武手里抢过来的一大推海报扔在了地上,羞辱了一番。

  保安:拿上你的垃圾赶紧滚!

  就这样,推推洒洒,兜兜转转过了一个下午,饿了王晓武就买几个馒头蹲在路边吃,累了就瘫坐在路边某一处小角落休息。这时候天色已经逐渐变暗。天黑了,王晓武在县城里并没有什么朋友,现在唯一的一个就是张晓辉,王晓武并不是特别想去打扰张晓辉。于是情不自愿的走到了一家宾馆门口。抬头看了看宾馆门口灯红酒绿,犹犹豫豫走了进去。

  服务员:欢迎光临!先生是需要住房是吗?

  王晓武:哦,是。多少钱一间

  服务员:单间180,双人房200。

  王晓武听到住房价格,摸了摸口袋里面钱,好像又有点舍不得了。于是王晓武找了个借口走了。

  王晓武:哦,我先去看看我朋友到了没有!

  服务员:好的!看到王晓武离开,服务员立马变了脸色,继续拿着前台上的化妆镜子梳理打扮。王晓武离开了宾馆,走在空荡荡的巷子里,又走过车水马龙的大街上。无处安身的王晓武抬头看了看马路上的过往车辆,继续游走在城里的街道。王晓武走着走着视乎是有些累了,不过今晚还算是运气好,在一处空旷的地方找到一个可以遮风挡雨的落脚之处,于是他在地上正好看到一张纸皮,于是就用纸皮拍了拍地上的灰尘,也用纸皮当做床垫,睡了。第二天早上王晓武睡得很香,可能是好久没有睡过懒觉了吧,平时都是早上早早就起来干活了,今天已经到上午9点才醒,还是被旁边的动静吵醒的。被吵醒的王晓武揉了揉眼睛,视线慢慢变清晰,在不远的地方,看见一个60好几的老大爷,正在收拾他今天早上刚刚捡回来的纸皮。老人旁边的纸皮应该是收集了好长一段时间,今天正好准备卖掉,纸皮都已经堆了一两米高了。老人不紧不慢的走到王晓武的旁边,拍了拍王晓武的大腿,慈祥的微笑问着王晓武。

  老人:你也是收破烂的?

  王晓武:不不不

  老人:那你起来一下。

  王晓武见老人叫他起来,于是他就站了起来,只见老人看到王晓武站了起来就把王晓武垫在地上的纸皮折叠了起来,然后跟准备卖掉的纸皮放在一起。老人又回头看了看王晓武。王晓武见老人身材弱小,而且纸皮也堆了很高,担心老人安全,于是善意的问了一下。

  王晓武:需要帮忙吗?

  老人见王晓武跟他说话,并没有理会,继续弄他的纸皮,准备把纸皮挪到三轮车上面去。在挪的过程,突然,不小心纸皮倒了,马上就要压在老人身上,这时,王晓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个起跑,飞奔过去正好纸皮全部都压在了王晓武身上,替老人挡住了危险。这时的王晓武还没忘记问老人情况。

  王晓武:老人家,你没事吧?

  老人家这时候才意识到,刚刚的危险,只是被王晓武给化解了,这时的态度跟刚刚完全不一样了。

  老人:没事,没事。你小子练过啊?这速度挺快啊!

  王晓武:呵呵,没有没有,经常干农活。来,我帮你您好!

  说着,王晓武帮老人一块把刚刚掉的纸皮一起装上了三轮车。把纸皮装好后,看着老气喘吁吁的样子,王晓武又问他要不要帮忙了?

  王晓武:老人家你这个是要运到哪里去啊?

  老人:我捡了一个多礼拜的纸皮,今天准备把它卖掉。

  王晓武:哦,在哪里?我帮您骑过去。

  老人:就在前面不远,我自己来吧!

  王晓武:没事,我现在有空,不耽误!啊

  老人:哦,那好!

  说完,王晓武就骑上了三轮车,老人做上三轮车,拉着一起去废品店。到了废品店,然后王晓武又帮老人把纸皮卸下来,把他放在电子秤上面,帮他卖掉。

  废品店老板:126斤。63块钱。给,拿好。

  王晓武接过卖废品的钱,然后拿给了老人,老人在旁边看着王晓武,眼神有种欣赏身边这位小伙似的。

  王晓武:给,您的钱。收好

  老人:好,好。

  王晓武:您住哪里?我送你回去!

  老人:刚刚那个地方就是我的住处

  王晓武:哦,您就住刚才那!

  老人:是的。

  王晓武:行,我送你过去。

  就这样,王晓武帮老人把纸皮卖了,然后在返回把老人送到刚才的露天住处。到了住处,王晓武扶老人找了个地方坐下,然后又骑上老人的三轮车溜了。老人看着有点着急,也没办法,老人以为王晓武是个骗子,骗了他的三轮车。没想到过了一会王晓武买了几个包子,送了过来,老人这才恍然大悟,原来王晓武是给自己买吃的去了。

  王晓武:给,拿着。吃吧,还热乎的!

  老人接过包子,心里挺开心的,手里拿着包子没着急吃,只是看了一下王晓武,就像一种慈祥的父亲看着自己的小孩一样。

  老人:哎,好好!你也吃。

  王晓武跟老人两个人坐在一起吃着包子,吃完包子后,王晓武又帮老人把他的那个露天住所给稍稍整理了一下。然后跟老人告辞。

  王晓武:老人家,我先走了,我今天还要去忙。

  说完,王晓武就离开了老人的露天住处,往县城人多的地方去。到了县城镇中心,车流量大的地方,

  王晓武背着背包手里拿着一大叠海报,吸取昨天的教训,王晓武今天开始往路边停车的司机发传单,见到路人就发传单,路上的人形形色色,有骂王晓武的,有推手拒绝的,不过也有好心人接过海报的,好像无论王晓武遇到什么人,心态都比较好,没有气馁的意思。就在远处的的一个地方,站着一个身影,身体瘦小,体格苍老。这正是王晓武刚刚帮助过的老人,刚刚王晓武离开的时候老人悄悄地跟在了王晓武的后面。一直在观察着这个年轻人的一举一动。这一晃又是一个上午,王晓武还是一无所获,眼看着又马上要吃中午饭了,这时候王晓武,又跑去一家快餐店,打了两份快餐。一个人为什么要打两份快餐,原来王晓武还是放不下刚刚的那个老人,又给老人买了盒饭,王晓武再次去到老人的露天住处。但是王晓武走到老人的住处的时候,发现老人家已经不再那个地方了,王晓武这时有些失落,站在那个地方,然后在原地慢慢的坐了下来,双手搭在了膝盖上,头也落在手上,感觉心情不是很好,快餐也放在了地上,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吃。只见这个时候,那个老人突然出现,伸手递给王晓武一瓶水,王晓武抬头看到老人,老人跟他说。

  老人:拿着,天热,多喝水!

  王晓武看到老人的一刹那仿佛又跟看到自己多年的老朋友一样。

  王晓武:呃,老人家,我以为你走了!

  老人:我能走到哪里去呀?这就是我的家,我去捡破烂去了。

  王晓武:楠,这是给你买的吃的。来,坐下吃!

  说完,老人又跟王晓武坐在一块吃饭,两个人可能也都饿了,感觉吃的都挺香的。这时的老人问起了王晓武,为什么会一个人在县城里面,为什么没有上班。

  老人:小伙子你这么年轻干嘛就学我呀?

  王晓武:额,学你。

  王晓武笑着回答。

  老人:对呀!学我睡大街呀!哈哈哈

  王晓武:哈哈哈,其实大街上睡的可真香,我在家都没睡这么香过。

  老人:是吗?你家哪的?王晓武:西马军营村北的

  老人:哦,那你是来找工作的

  王晓武:不是。

  王晓武边吃着盒饭,边回答老人。又赶紧的从包里拿出一张海报递给老人看。老人看到海报上面的内容。

  老人:你想拍电影?

  王晓武:是的。

  老人:我的青春梦。

  王晓武吃完了手里的快餐,摸了摸嘴巴。

  王晓武:呵呵,让您见笑了!

  老人又问王晓武,你想拍戏得招演员啊!

  王晓武:嗯,是的。我有演员,在咱村里,我们以前每天都排练呢老人看了看王晓武,又问道。

  老人:好,你这部电影拍出来我绝对去看。

  王晓武:那必须的,到时候我通知您。

  老人:那你啥时候拍呀?

  王晓武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开始沉默了一会,刚刚的兴奋跟欢乐视乎已经消失了,简简单单的回答了老人。

  王晓武:没钱。

  老人:要多少钱,我投资你啊!

  王晓武听到这句话又开始笑了。

  王晓武:呵呵呵,您别拿我开玩笑了。我自己会想办法的,我这几天先在县里发发宣传单。我攒了一点,还差一点。呵呵

  老人:哦,那好。那你这几天就住我这,虽然不像个样子,最起码下雨淋不着。呵呵

  王晓武:哈哈,这地方挺好!

  就这样王晓武跟老人又聊到了一块,视乎又聊了好长一会。郝俊峰也已经没有在村里了,而是到了镇上一家美容院做起了生意,每天给来美容院美容的客户推销化妆品。感觉还算是做的可以。张晓辉这边也是每天辛勤工作,每天来公司最早,每天下班最晚,别的大厦都是关灯熄火,只有张晓辉的这栋办公楼还灯火通明。这天,王晓武又出去发传单了,正在县城里的一处公交站台的地方正在贴着海报,这时突然出现一个影子,一位身着西服,手提公文包,带着文人眼睛,斯斯文文的。这位年轻人看着王晓武,贴着海报,于是叫了一句。张晓辉:晓武王晓武正贴着海报呢,突然被这个熟悉的声音给停住了。于是回头看着后面的年轻人。

  王晓武:晓辉!你咋在这。

  张晓辉:我刚刚去客户那里,正准备回公司,到这里等车呢,就看到你了。

  王晓武:乖乖,你瞧瞧你这身打扮,成功人士。呵呵呵

  张晓辉:没有,没有,公司配的。唉,晓武啊,你啥时候来县城的,为什么不告诉我勒。我有次回村去了,没见到你,峰在镇上美容院上班呢,你咋到县里也不告诉我勒。

  王晓武:这不咱都见面了嘛,呵呵呵

  张晓辉:吃饭没有?

  王晓武:还没有呢。

  张晓辉:走,吃饭去。

  王晓武:我还没贴完呢?

  张晓辉:贴啥贴啊,先吃饭!

  说完,张晓辉就搭着王晓武的肩膀吃饭去了。到了饭店,二人聊了起来,王晓武问张晓辉工作怎么样,张晓辉自信的跟王晓武回答着。

  王晓武:晓辉,你现在那工作怎么样了?

  张晓辉:嗯,还行,还行。基本上能胜任。你呢?晓武

  王晓武:你看我这身打扮,呵呵

  张晓辉瞅了瞅王晓武身上那套廉价的衣服。

  张晓辉:你穿这套衣服拍戏都不用化妆了!哈哈哈哈

  王晓武:哈哈哈,那是。

  张晓辉:晓武啊,我认可你的追求,但是你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对吧。

  王晓武不说话,随即张晓辉把公文包拿到桌面上,从公文包里面拿出一沓钱,给了王晓武

  张晓辉:拿着,回去拍你的电影,完成你的梦想,也是我的梦想。

  王晓武开始是拒绝的。

  王晓武:你看,这哪行。我最多在坚持几天,我筹够钱就马上组件剧组开拍。

  张晓辉:拿着吧,这是我这个月的工资,我自己的钱。

  王晓武不太情愿的接过张晓辉的钱。

  张晓辉:这钱当作我的投资,希望你电影大卖!

  王晓武:那行,这钱算你投资,呵呵呵

  张晓辉:对了,下回剧组得管饭,演员都很辛苦。

  王晓武:哈哈哈,必须管饭啊。哈哈

  张晓辉:呵呵呵,那就行!张晓辉,

  王晓武吃完饭,各自回到了自己家的住处,王晓武继续回去他那个露天场所,到了那个地方发现有点不对劲,疑似刚刚发生过争吵,地上的纸皮也随之凌乱,正在王晓武疑惑不解的时候,突然有两个人过去收拾地上的纸皮。

  王晓武:哎,你们干嘛?

  两人没有理会王晓武,继续把地上的纸皮全部都准备拾走。

  王晓武:放下,这不是你们的东西!

  二人见王晓武在旁边阻难,于是乎有点不耐烦,推撒着王晓武,王晓武直接一个擒拿把两个人放倒!其中一人被王晓武压在地上,只见那人在叫换一个人的名字。

  保镖:老爷!

  王晓武一听,叫老爷,老爷是谁?顿时满脑子有点疑惑。这时突然从旁边一辆轿车里面下来两个人,一个年轻人,一个就是捡破烂的老人。年轻人扶着老人从车上下来。顿时让王晓武看傻了眼。

  老人:晓武,是我!

  王晓武:是你呀,老人家。我以为他们抢你的东西,所以。

  老人:你先放开他,这人是我的下人,他们今天来接我回去,我的体验生活今天也就结束了,所以。我今天要回去了。

  王晓武有点懵了,随后在老人旁边的年轻人说话。

  年轻人:我爸他是某某某上市公司董事长,他二十年前就是靠捡破烂发家的,上个月他想回忆以前谋生的生活,所以他才到这里体验。

  王晓武突然想起来,难怪每天都会看到有一两个身材魁梧,带着墨镜的壮汉在附近盯着他们,用来是他们的保镖。这下王晓武可算是明白了。

  王晓武:哦,呵呵。老人:晓武,你那部电影我投了,认识你我非常欣慰也很荣幸,在你身上我看到了过去的自己,你很让我感动。今晚上你跟我一起回去,明天我送你回村,把你的剧组一起给我介绍介绍,我可能还要担任你们这部戏的副导演哦,这样我的退休生活就有乐趣多了。哈哈哈哈

  这时的王晓武有点受宠若惊了,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王晓武:()*……%*%

  老人:走吧,扶我上车。

  就这样王晓武跟老人还有他的随从一块坐上了车,离开了这个露天场地。第二天,依然是那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农村的风景永远是那么的清爽,不过今天的村里小道跟往日有些不同。做在车上的老人,还有王晓武,后面还跟着一辆摄影车,两辆车逐步进入村里,到了村道口的位置停了下来,下车的是老人,老人手里拿着拐杖,旁边的随从跟着也下了车。然后是王晓武的设备车,王晓武从设备车下来,王晓武下车直接往前面村道口里面走去,手里拿着一个喇叭。今天这个村道口越往里面走越感觉到热闹非凡,因为今天村里所有的演员全部到齐,都在争先恐后的跟王晓武打着招呼。第一个跟晓武打招呼的是今天的演员赵民,赵民饰演的是一个修鞋匠。看他今天的打扮就知道是特意穿的演出服。有模有样的。

  赵民:王导,修鞋吗?王晓武:嘿,这身打扮不错,自己做的吗?说完王晓武又朝里面走去。第二个遇到的是演员李二狗,李二狗今天饰演的是一个卖猪肉的小老板,只见他穿着围裙,手里拿着切肉工具,跟王晓武说。

  李二狗:猪肉勒,新鲜的猪肉勒。

  王晓武继续往里面走,走到第三个演员的时候是两个中学生,正在修理他们的破单车。在往前走看到两个男女青年了,正在壁咚。王晓武又往前面继续走着,今天的村道口真的是热闹非凡,各色各样的演员,全部今天到齐。只见王晓武走到一台三角架面前,对着摄影机,

  喊着:我的青春梦剧组所有演员,各就各位。准备,Action!                        (大结局)

  编剧:彭一帆 王振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梦那个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梦那个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