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医学圣手
锦绣月儿2021-03-15 01:492,222

  云芙赶到医院,病房里面已经聚集了一堆人,发现她过来了,连忙让出了一条道路。

  “云小姐……”旁边的几个医生还想说点什么,但是云芙已经冷着脸拨开他们,来到了连老夫人的面前。

  光是一个背影,就气势凌人,将他们的话全都堵在了嗓子眼里。

  云芙检查了一番连老夫人的情况,眉头狠狠一皱,转身,脸色冷冽,却看不出什么情绪。

  连寒祁是在场唯一能够在她的气势下抬头与她对话的,“老夫人怎么样了?”

  “需要手术。”云芙缓缓吐出这几个字,视线猛地放到了人群中的连冰卿身上,把她看得整个人一抖,像被电击中了一样。

  本来只需要吃三天药就可以痊愈,现在因为这个女人自作聪明,导致现在要做手术。

  云芙冷冷一笑,看向一旁的连寒祁。

  “需要什么?”

  “我需要一个得力的助手。”

  “谁?”

  “陈钊。”

  陈钊,华国著名的医圣,身份尊贵,就算是华国身份最尊贵的那几个人,对待他,也要礼让三分。

  毕竟谁也不能保证自己一辈子不生病,一个厉害的医生,就相当于一剂保命的药。

  听到她这个要求,在场的人都震惊了,她是有多大的脸啊,竟然让陈钊给她当助手。

  但是连寒祁只是点点头,应了一声:“好,我这就联系。”

  连寒祁去联系陈钊了,云芙准备好了一切手术需要用到的东西,就等着陈钊过来。

  她听力极好,手术室外面的人虽然压低了声音,但是她还是听得一清二楚。

  “老夫人伤到的毕竟是脑袋,这开颅手术之前陈医圣就说过没有办法了,现在却要交给一个小丫头。”

  “家主也实在是太相信她了,谁知道她到底怀着什么心思。”

  “就是啊,连小姐都束手无措,若真是用了她那个药方,恐怕现在老夫人就更危险了。”

  手术室内,云芙实在忍不住冷哼一声。

  她不是一个忍得住的人,向来主张能动手的绝不动口,所以她猛地打开手术室的门。

  那群人吓了一跳,一回头,发现云芙正持着一双如同在寒冰中浸过的眼眸看着他们时,心猛地一跳。

  云芙靠在手术室门前,修长的手指把玩着一把手术刀,刀锋寒意逼人,在她的手里却像一个玩具一般。

  只见她冷冷一瞥,红唇微启:“不然,你们来。”

  “……”

  众人看着她手里的刀子,缩了缩脖子,纷纷闭了嘴。

  终于安静下来了。

  云芙重新回到手术室,等待助手的到来。

  过了大概半小时,手术室的门被敲响,云芙站在病床上,懒得去开门,懒洋洋应了一声:“进来。”

  连寒祁的助理半强迫的带着一个鹤发童颜的老人进来,老人满脸的愤怒,却奈何挣脱不开手上的力量,只能被迫带着往这边走。

  “云小姐,陈老来了,拜托你们了。”

  云芙朝他点点头,然后示意旁边的陈钊去自己的对面。

  而急匆匆赶来的陈钊看着面前这个比他孙女还要年轻的女孩,只觉得连寒祁在跟自己开玩笑。

  他指了指云芙,又指了指自己。

  满脸的不可置信:“连家主,您说老夫人需要做手术,就是这个女娃娃给她做?”

  “是。”

  得到肯定得回答,陈钊更是觉得可笑。

  “连家主,您……”他叹了一口气,“这治病可不是过家家,况且还是成功率极低的开颅手术,一定手术,我不做!”

  说完,就一甩袖子,准备离开。

  助理连忙拦住了陈钊。

  陈钊更是气得胡子都翘起来了,怒视着云芙的方向:“你竟然让我给一个这么年轻的小姑娘打下手?!

  我孙女都比她年纪大,她奶都没戒吧,懂得多少医术,我说连家主,您……”

  他原本想说,连寒祁是不是脑子坏掉了,但是一想到这个男人是出了名的活阎王,剩下的话就自动咽回肚子了。

  没有听到连寒祁的声音,陈钊再次上下打量了一眼云芙,发现她擒着一抹冰冷的笑意,充满了危机,仿佛正在鄙视他。

  陈钊瞬间跳脚了。

  “想让我做这个助手,除非我死了!”

  那边的云芙已经不耐烦了,拿着手术刀敲了敲装工具的盘子,声音十分清脆。

  两个人都朝她看过来。

  只见她美目微眯,“传说中的医圣,打个下手都不会?”

  语气可谓是十分的鄙夷,陈钊瞪大了双眼,一口气差点上不来。

  “你说什么?”

  云芙扯了扯手套,慢条斯理的瞥了他一眼,幽幽吐出一句话:“难怪,教出那样愚蠢且自大的学生。

  果然是,名师出高徒啊。”

  话虽是这么说,但是语气中的鄙夷可是半分不减。

  陈钊气红了脸,颤抖着手指着云芙,半天说不出一句话:“你这个黄口小儿,太嚣张了,我倒要见识一下,什么样的师傅能够教出你这样目中无人的弟子!”

  接下来,陈钊就站到了云芙的对面,一副我倒要看看你能弄出什么花样的模样。

  手术室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止血钳。”

  “镊子。”

  云芙在手术中也是那副不以物喜的表情,非常寡言少语。

  但是看她做手术,实在是一场盛宴。

  原本,陈钊还非常不愤的站在她对面,心里嘀咕着:他这个医圣都束手无措的疾病,这个小姑娘能翻起什么风浪。

  然后,他听到云芙越发清冷的声音响起来:“排出脑脊液成功,插入DBS。”

  这些词语出现,陈钊下意识的拿起相应的工具,递给那个依旧一脸冷静,完全看不出这是在进行一个成功率不到百分之二十的开颅手术。

  “刺激颅神经。”云芙的声音再次响起。

  陈钊的眉头瞬间紧紧皱起,这是开颅手术中最难也是失败率最高的一步,因为这要求医生极其稳定的手部动作。

  而且,在微乎其微的神经中,找到出问题的,然后再医治,可以说是难于上青天。

  “滴滴滴!!”手术床旁边的检测仪器突然响起刺耳的声音。

  陈钊靠着自己多年的行医经验才勉强控制住自己的手,但是当他抬起头看向对面的云芙时。

  却发现她好像什么都没有听到一样,依旧微微皱眉,神情认真的盯着眼前。

  “故作姿态。”陈钊在心里冷哼,他觉得连老夫人这次肯定是下不来这张手术床了,难免心生悲哀。

  若是当初听自己的不动手术,保守治疗,连老夫人还有一年半载,现在……

  短短几秒,陈钊就在心里再次深深的嘲讽了眼前这个不自量力的小姑娘一番。

  突然,听到云芙凌厉起来的声音:“银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满级大佬重生成小可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满级大佬重生成小可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