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节
花似飞2021-01-28 09:452,376

  潮湿夹杂一些腐朽霉烂的味道,刺激着鼻腔,这里一片寒冷的气息,意识里彷佛悬在高空,使他的脑子充血发胀。老花努力的睁开眼睛,眼睛依然是模糊阴暗,什么也看不清,他拿手去揉揉眼睛,感觉整个手臂都在发麻,他觉得这种姿势异常的难受,想动一下身子,但是手四周摆动的时候,什么都没有碰到,意识渐渐清晰起来,他居然发现自己真的被吊在了半空中。

  思绪混乱中,他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思索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记得,大喊皓炎的时候,突然有什么东西快速的四周窜动,当他感觉到危险的时候,只能感觉到迎面一股腥腐的味道,随后脑袋遭遇一股巨大的冲击,人就此昏迷了。

  可是现在是在哪里?他的腿已经没有任何知觉了,脑子因为重血,涨的意识颇为模糊,视线也受到了阻碍~眼前还是一片模糊。他用尽自己的力气,想要动起身子来,无奈只能出现一丝晃动,随着身子的转动,他发现有一出亮光!但是亮光投射的地面上,居然立着个人影?老花没有乱动,双手来回的揉着眼睛,希望能看清那是什么,由于他的视线倒立,加上这里的阴暗,他只能看到对方的轮廓,忽然他眼前一亮,破口大骂道。

  “皓炎!原来一直都是你这个王八蛋在捣鬼!”他认出来了~对方一袭白衣,上面的图案跟之前一起进入荒原的皓炎是一样的,老花只能这样想,小蝶出事的时候,他为什么当时没陪大伙去,而偏偏等着和自己去?后来又想出分开行动,然后措手不及的把自己打晕,但是他的动机是什么?

  对方没有回答老花的话,他也是被冲昏了头,咬定是皓炎干的,对这那个影子再次骂了起来。但突然,一股凌厉的风声呼啸的再耳边响起,老花猛的一愣,这里四周封闭,应该是个山洞的里侧,为什么会有这么急的风。也就是风声响的刹那,那条白影动了起来,速度也是相当的快,老花心里直打鼓,该不是要杀了我吧?随后一想,自己的兄弟估计也都被他弄来给残害了,自己个没脸苟活于世,心里也释然了。对着白影大喊:“你来啊!”

  可对方偏偏不如他所愿,居然如疾风般晃了几眼,跃向那处亮口,消失了!这么快的身法,还是人吗?老花的心里又开始琢磨,难道皓炎不是人?是鬼?又或者是鬼变成皓炎的样子来迷惑自己?想到这里他顿时脊背发凉,人也清醒了不少。他发现脑袋下不远处,自己的背包还在下面,虽然不是很远,但他的手也够不到。

  老花心里想着,对方现在不知是人是鬼,也不知道是否要杀害自己,但也不能坐以待毙,于是他奋力的仰头弓腰,希望能拽住缠在脚的东西。来回试了几次,老花只觉得自己的体力下降了,换做以前,这些都是小菜一碟。

  想到以前和同学们早操场上玩耍的阳光身影,他现在只想哭,他本来就是一个喜欢怀念的人,出来工作之后,跟以前的好友很难再聚在一起,当时一起抽的烟,喝的酒,一起追女孩子的场景,突然在这一刻都涌进来了脑海中,他鼻子酸涩,眼眶就溢出了泪水!不能放弃!小寒他们吉人只有天相,一定会没事的,也许有时候来自内心的力量就是这么神奇,饿到现在的老花。一奋力抓住了脚上的藤枝,这里也真是奇怪,居然洞上面会长藤枝?但这些都不是他所要多想的,他只想着怎么样吧这样牢固的藤枝弄断,他的脚连同大腿都没了知觉。可是思绪紊乱中的他,身上又没其他东西,怎么才能弄断它们?

  人在被逼急的情况下,一般都迸发出最原始的潜能。

  这句话是在一本书上看到的,老花突然想了起来,因为他现在的东西,就是最原始的!他在用嘴啃藤枝,虽然进入嘴里的滋味特别怪异,但为了求生,这些都没什么。倘若现在灯光全打开,一个人被吊的半空,抓住脚上的东西疯狂的啃噬,不论谁看见了,都觉得诡异的发寒。

  老花知道5.12大地震的时候,许多被困在山坳里的灾民,为了生存,他们什么都吃。自己又不是娇生惯养的,这些苦都不算什么,不一会儿,粗大的藤枝已经被啃得丝丝相连。

  “啪塔”一声清脆的断裂,老花狠狠的摔在了地上~他张着大嘴,痛的直咧咧。摸手旁边的皮革包,快速的找出水口,大口大口的漱着。然后猛的灌了几口,他又摸出火机,想找些干燥的东西点燃,但四周都是湿碌碌的,基本上没什么干燥的东西,失望之余也提心吊胆的,他生怕捉他来的东西,发现他挣脱束缚。但四周确实黑暗,他摸着自己的口袋,发现手机不知掉哪里去了,最后只能往着刚才的亮口慢慢爬去。

  老花打着火机,希望借着微弱的亮光,看看前面有什么东西,火光打亮的同时,他看见眼前的上方吊着个‘东西’。他艰难的爬起来,火光对着吊物照了起来。

  “啊。”临近时,老花已经吓呆了,他小声的惊叫了一声。却不敢大声。火机没拿稳,随即掉在了地上,又是一片黑暗,他也是同事瘫软了下来,恐惧瞬间袭边了老花的全身,因为上面居然吊着个人头!他觉得自己是必死无疑了。

  院楼的后面湿气也是很大,徐泽等人查看了一番,最终还是没敢踏进荒原半步,因为这里的草实在太高了,进去确实很难出来,危险系数特别的大。

  徐泽蹲在荒草边,看着这些芦苇般的高大的草枝,眉头快拧成了一条线。

  “对了~你们说之前修了停车场,那应该会先铺条水泥路吧,况且既然是给员工住的,应该离这边也不远,具体在什么方位?”张德敏锐的问了一句。

  “当时戚总说,由于比较急,就没有铺水泥路,只是铺了条简单的石头路,能让他们进去干活就成。”啊火随意的回了一句。

  徐泽听了之后没仔细琢磨,伸出手摸了摸草枝根部的湿润土壤,他眯着眼睛,揉捏着泥土,眼睛里突然放出一股光,迅速的站起,只听他道。

  “火老头,这里的土壤一直都这么湿润吗?”徐泽从火大爷转口叫火老头,不过谁也没在意。

  “嗯~是啊!我来这里的时候就比较讨厌这里的湿气重,就连出阳光也只是的晒干表面一点。”

  徐泽表情忽然严肃起来,彷佛抓到了什么思绪,对王力格使两个眼色,王力格看来徐泽的意思惊讶的片刻,因为徐泽的意思,是让王力格擒住火老头,他们一起行事多年,深知那眼神的意思,虽然很不理解,但王力格也得照办,正当他准备动手之际,草丛传来快节奏的沙沙声。所有的人目光同时看向又远渐近,快速晃动的草头~有什么东西正快速朝自己移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死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死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