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鬼修城
花似飞2021-01-28 09:412,897

  快下班的时候,小寒给我打电话说龙晓放了三天假,要来看我们。我就郁闷了,同是大学同学,怎么就只给他打,不给我说。郁闷归郁闷,还是乖乖跟小寒去了车站接他。到了车站的时候,我和小寒都瞪大了眼睛,咱龙晓魅力不是这么大吧?左右各牵一个女孩。自叹不如,自叹不如啊。

  “虫仔~~好久不见,春光满面啊!看生活挺如意,坐拥右抱多潇洒!来看我们还拖家带口的。嘿嘿。”我一见面就讽刺了他一句,两女听得都尴尬的松开了手。

  “老花,我这跳梁小丑,还不敢跟您那些风流韵事相提并论吧!再说,这可一个是我妹妹,一个是我女朋友。你别误会了!”龙晓不甘示弱道。

  “你少诋毁我纯洁的清白……就你那……”

  “老花```”小寒阻止了我继续的说辞道转身对两名女孩说道:“呵呵,我叫莫小寒,不知俩位哪位是妹妹,哪位是嫂子?”

  俩女突然被问,不知该怎么回答了。龙晓接过话来,拉着一名比较高挑穿着粉色短袖的女孩

  “这是我女朋友,小倩”然后又推了推旁边略显害羞身着灰色连衣裙的女孩道:“这是我妹妹,小蝶!”

  众人相互做了介绍,就踏上了回去的巴车。由于比较偏僻,下了公交车,还必须走路二十多分钟才能到我们的住处,一路晚霞很美,却给这条人稀的道路添了几许凄凉。我想起学生时代,三人摇摇晃晃在大路上唱的那首黄家驹的喜欢你,然后自然的就吼了起来。小寒和龙晓也跟着吼了起来,那声音混在一起,要多难听有多难听。小倩和小蝶腆笑着跟在后面,坡有些小家碧玉的模样。

  一路上天色渐渐黯淡,走了近十五分钟,按理说那栋高楼早就看见了。往着那个方向看去,由于夕阳完全隐没,那边模模糊糊也看不清什么,我瞧的眼疼,揉了揉眼。

  “小寒,怎么那栋楼还没看见,没走错吧!”我说着回头望过去问道,却突然发现一个人都没有,人去哪了?刚才不是一直在后面,我对着后面喊了几声:“小寒!龙晓,美女!”

  一点回应没有,四周望去,这里除了道路两旁的树林,连个路灯都没有,天色已经完全黑了。我又喊了几声,还是没有回应,心理忽然有了些恐慌,赶紧摸出手机,打了小寒的电话。手机里一直传出嘟嘟声,很久没人接。我就想不通,这人跑哪去了?怎么突然就没了?着急中还带着更多的担心,担心的是,我不认识路了……

  “吗的!邪了!”我猛的挂掉没人接的电话,摸出一根烟,点燃抽着。道路两旁的树林,感觉深不可测,象是一个黑洞般,让人心惊胆颤。我瞄了两眼,便心虚的往路中间挪了挪。不经意的发现,前方还有个牌子,只好打着手机的亮光凑过去看看上面什么内容。牌子象是公交车站的那种小立牌,这难道是个小站点?说不定会有公交车经过呢。等一下车来了问问司机都是好的。

  我心里这样想着,就准备在这里等一段时间了,却突然发觉有些不对劲,我又仔细瞄瞄站牌上的内容。下一站——鬼修城!奶奶的!这名字起的怎么这么渗人!没仔细多想,便出现了亮光,一辆大巴车缓缓的向这边驶来。车子在我跟前停了下来,司机面无表情目视前方,我想起小时候,大哥吓过我的那个故事。一个人在荒野,如果有辆公交车,那一定是开往地府的送魂车。想到这,我吓出一身冷汗,硬是没动弹。司机动作有些僵硬的回过头看着我,他的脖子套着个棉圈,突然也想不起那是什么,就觉得很诡异。

  “臭小子你上不上车?非让我请你啊?”

  他说话了,他居然说话了,我心里顿时塌实了,然后屁癫屁癫的爬上了车。车上的乘客我也没注意就问司机道:“师傅啊,这往什么地方去的?经过华韵社区楼吗?”

  “你生前没做什么坏事吧?放心,见了判官装老实点好!”

  这句话,算是猛的没明白,仔细一琢磨!我脑袋就炸了个响雷,生前?判官?我……我是死了吗?

  背后感觉一阵阴凉,我转身看看巴车内的人,这……这都是什么人啊?不少人脸上的皮肉都溃烂了,身上多是血渍。他们同时转过头,看着我,嘿嘿的嗤笑!那笑声穿透心房,简直要把耳膜给震破了。我大喊着停车,停车,可是司机象是听不到般,一直开,望黑暗中驶去,我绝望的大叫。

  “啊~~”我感觉到身子猛然一弹,人自然就坐了起来,眼睛一片光明,可心象是沉入了大海般空虚。我抹了抹额头的汗,便闻到一股药物的味道,让人精神一振,慢慢的恢复了视觉。周围站着五个人,小寒,龙晓,小蝶,小倩,还有叶子!

  “你没事吧?”问话的是叶子。

  我丈二摸不着头脑般回答:“什么事?”

  “老花,你身体哪里不舒服吗?”龙晓也跟着问道。

  我只感觉到心里很闷,不知道该怎么说,打量着这个屋子,原来是我们社区一楼的唯一一家诊所。外面忽然传出了嘈杂的声音,有汽车的声音还人流走动的声音。我望向诊所的窗外,天色早已经黑透了。咦?这里这么偏僻哪里会这么吵。

  “外面怎么这么吵?好象很多人!”我不解的问道。

  “哦!是新搬来的几家人,看样子又都是领导级别的人物!”小寒说着也望向了窗外道:“东西还挺多的,叫了好几辆车呢。”

  车?巴车!我浑身猛然打了个激灵,回想起了那辆巴车,迫不及待的问道离我最近的小蝶。

  “我是怎么回来的?我们是怎么回来的?”

  小蝶“啊”了一声,可能不知道自己会被问,仿佛哑巴了一般,楞了半晌不知道怎么回答。

  “老花,你身体没什么事吧?我们快到家的时候,你突然就晕到了”小寒接过话来道:“然后就将你送到诊所,找狸医生看看,他看不出个所以然来,看你也没什么事,就象是睡着所以去吃饭了,叶子以前也是学医,刚巧去社区超市买东西,路过这里就来看看,她还没来的急仔细检查,你就醒了。”

  我一捶脑袋,自言自语道:“难道又是做梦?最近邪了,老是梦到可怕的东西。”

  “你不是撞邪了吧?”一直没说话的小倩开口了。:“我一进这栋楼,就感觉不舒服。”

  “我也是呢!”小蝶也跟着附和道。

  “女人就是头发长,见识短。”龙晓坡有些不高兴的说着:“现在什么年代了,二十一世纪了,要相信科学。以我看,这楼只不过比较偏僻,缺少了些人气。慢慢会热闹起来的,瞧外面不是来了几家人吗?小寒去超市买几卷炮来,我们放放欢迎下他们。!”

  “就是,即使真的有邪气,那也不会沾到我们老花身上,好歹人家还是阳气正旺的赤子呢!不过,我们这没卖炮仗的。”小寒打趣道。

  我心里还没好受,那个梦的确很可怕,也不想多说话。下床穿上鞋子,就要催促众人准备回去。走到门口,狸医生也吃完饭回来了,他嘱咐我回去多休息,多喝水。我道了谢就走了。

  地层大厅摆了好多东西,看样子新搬来的是个领导人物,周围多是新实木家具。搬家公司的人,来来回回的忙碌,两座电梯几乎不间断的上上下下。我们心里虽然气,但也不好多说什么,总不能爬楼梯吧,只好在大厅的沙发上坐着聊天。不一会儿,小春穿着便衣,慌慌张张朝我们走来。我和小寒才忽然想到,今天早上,小春让我们找他的事情。

  “你们俩人真有架子啊?怎么不来找我!”小春说完,才发现我们身边多了三个外人,表情突转,谄媚的对着小倩和小蝶道:“不知俩位小姐怎么称呼?”

  我能从小寒和龙晓的表情上看出,他们心里肯定狠狠的鄙夷了小春一把。

  他们互相做了自我介绍,小春做了个十八世纪很绅士的动作,准备要吻小倩的手一般。我们三个大男人同时咳嗽了一声,立在了小春面前,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压迫力。小春尴尬的停止了动作,道:“你这戒指在哪买的?”

  众人也懒的搭理他。就在这时,电梯在上下的途中发出了难听的摩擦声音,四周瞬间陷入黑暗,与此同时在这纯黑的世界里,发出了一声撕破长空的凄惨叫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死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死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