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楼中塔
花似飞2021-01-28 09:414,249

  开发区一栋郊外的神秘高楼,住进去的四分之一的住户,频频发生的诡异事件,机缘巧合成就怎样复杂的‘人’生,生死档案的揭秘!一座不起眼的诡异高楼,幕后却又是怎样的迷离故事。

  一道霹雳的雷声,把我从睡梦中惊醒。外面哗哗的下起了暴雨,发觉有些凉,起身找毯子盖的时候,才发现窗户没有关。走到窗前从十四楼的高度,俯视着雨夜的郊区,也不知是雨太大,还是停电,外面居然一片漆黑。关了窗户按按客厅的灯,果然没有电。

  “妈的,又停电了。”

  这栋楼位于离闹区很偏的郊区,这边偏属工业区,几家企业合资建造了这么一座与工业区格格不入的三十六层高楼,供员工居住。原本还要再等几个月才能完工,但由于许多员工上班实在麻烦,陆陆续续的搬进来不少人了。水和电都是临时的,常常出现停水和停电的现象,可是现在经济危机又闹的厉害,这个节骨眼上,不被公司裁掉就已经是万幸了。就先凑合几个月吧。

  走到小寒的门前,我准备敲门问他那里有没有蜡烛,借两个。手刚碰上门,门就自动开了,心想:这小子连门都不关。可是门彻底打开的时候,借着忽闪忽闪的雷光,却发现床上空无一人。

  小寒出去了?明明一起睡的觉啊,人怎么半夜没了?

  也不管那么多了,直接拿个外套盖上得了,实在是困,不赶快睡明天又没精神上班了。替他关了门,便顺道去躺卫生间。手刚要碰上卫生间的门扶手,夜空中突然打了个响雷,我吓的手一缩,门居然自己就开了。我当时的脑子轰然一炸,妈呀!闹鬼啊?门开之后,十四层1401号,也就是我所住的那套房子,发出了继雷声之后的又一听觉刺激。半空中一声惨烈而刺耳的叫声!

  啊~~~~~!!

  “叫个没完了!”我大吼一声,一脚踹向了正准备提高分贝的小寒。

  “老花~~~~!”小寒捂着肚子艰难的爬起来,怒道:“你神经病啊?半夜不睡觉,跑到厕所门前吓人?吓死怎么办?”

  “靠~我也快被你吓死了!我难道就不能上厕所啊?你一大男子,学女人一样那么叫~真是!!!现在我还毛骨悚然的!”

  被他一折腾,尿意全无。抹了抹额头的冷汗,准备回房间睡觉。小寒揉揉了肚子,不知道嘀咕什么,在我们同时打开自己房门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一股敲门声。我和小寒精神还没有放松,同时猛然回头望着对方!仔细一听,是客厅门外的声音,这么晚是谁啊?这栋楼刚建好不久,搬进来的人不多,我和小寒由于花钱没个度数,房子都快租不起了,所以才会提早搬来,所以这楼里认识的人就更少有了。经历了刚才,心理还有些后怕,不知道门外到底是谁?就这么细细的一直敲。

  “谁这么晚不睡觉?敲什么敲!”小寒也不知道那来那么大勇气大声喊了一句,不过声音还带着颤音。

  门外传来了很细微的话声,应该是什么人。我和小寒对望了一眼,同时走了客厅门前,又问了句是谁~

  “是我!”这下听清楚了,是一名女子的声音。通过猫眼,可什么也看不见,只能看到外面有个人影。

  算了,我们俩个大男人有什么好怕的,我一鼓气,打开了门。门外站着个娇小的女子,我这才放下心来。这是住在我们傍边1402的一个女孩,叫盼盼。偶尔下班的时候见过,也打过几次招呼。

  “盼盼小姐,有什么事?”小寒打量着她问道。

  她有些不好意思,揉了揉批在身上外衣的衣角:“恩``那个,能进去聊吗?”

  刚才还觉得人家来了,应该请她进去,可突然想到,现在是半夜,就没有说出口。现在她自己开口了,自然也就请他入座了。小寒找了支蜡烛,点了起来。我也就单刀直入问她有什么事,毕竟我们明天还要上班,不能耽搁太久。

  “你们刚才有没有听到什么叫声?”她问道。

  我和小寒一听,就有些不好意思,估计刚才小寒声音太大,吵到邻居了。

  “盼盼小姐,对不起哈,刚才我兄弟二人闹着玩呢,不小心吵到你了,对不起了!”小寒不会说自己被吓的``一个男人被吓的那样尖叫多丢人啊。

  “不是的!”盼盼有些慌张道:“不是你们的吵声,如果不是因为你们的吵声,我还不敢出来了呢,我刚才听了女人的惨叫声!很凄凉的那种惨叫,吓死我了!”

  乖乖,今天夜里可真是奇了。白天没撞邪吧?我扪心自问没有做过对不起人民的事情,没必要这么吓我吧。

  “你听错了吧,刚才的确是我和小寒闹着玩呢……”

  “没有……”她打断了我的话,神情露出了小女孩的懦性道:“那声音是在你们之前的,我不会听错的,你们……真没听到?”

  “你可能没睡好,做噩梦了吧?”小寒安慰她说:“别乱想,回去好好睡一觉。”

  “真的不是做梦,我……我就是害怕,那个我们在一起聊聊天吧,我真的听到声音了。”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虽然是夜里,也能感觉的到,她的表情,有些害怕也有些害羞。我苦笑道:“大姐,我们明天还要上班呢,不认真工作会被炒的!”

  她仿佛听出我们有赶人的意思,结结巴巴的道:“我……真的很怕,跟我……一起住的女孩今天上……上夜班!我不敢回去,要不,让我在你们客厅呆着吧,你们在这睡,没关系的!”

  我和小寒荤菜了,这要是让自己那口子知道了,满清十大酷刑不得轮番上阵啊,可是看她楚楚可怜的样子,实在不忍心逐出门外。

  “那这样吧,你去老花客房睡吧,他跟我挤一间,反正我们是对门,你也不用害怕。”小寒自顾自的说了出来,我正欲反驳,谁知道盼盼已经点头答应了,我若拒绝就显的太没气概了,只好苦笑的把没盖过的新毯子拿出来给她盖。

  夜里的雷还是忽闪忽闪的,但声音却小了很多,都是闷闷的那种,打的人心烦。睡在小寒旁边,总感觉很迷糊,处于半醒半睡的状态,头疼的厉害。起身倒杯水喝,才发觉早就不打雷了,那闷闷的声音原自小寒的鼻腔。我拍了拍昏沉沉的头,走到客厅,打开饮水机,倒了杯水灌了起来。突然觉得背后一股寒意,这种感觉让人很不舒服,我缓慢的转过头去,看到了盼盼,还是那身衣服,只过她的相貌变了,夜里很黑,我不知道怎么看到那张脸会这么惨白。她嘴角溢着鲜血,对着我咯咯的傻笑。气氛诡异之极,我吓的双腿不能动弹,抱起傍边的饮水机就砸了过去。

  “老花~~~你梦游啊!”小寒的声音忽然响起,我象是抓住了根救命稻草,对着小寒大喊救命啊````

  一个枕头狠狠的落在了我头上,我猛然睁开眼,发觉天已经亮了,小寒象幽灵一般闪到我面前问道:“你做梦发什么春?又是叫,又是扔东西的,还死掐着我,诺!看我的脖子。”

  看到小寒把脖子对给我看,的确有条印痕。我没关那么多,深深的呼了口气,原来是个噩梦啊!我挠了挠乱发,打了个哈欠,没多理会他,随口问道:“隔壁的盼盼,你去看看她睡醒了没有,我还要进屋拿衣服!”

  “啥?”小寒不解的看着我道:“你昨晚从盼盼家过来的?你这个败类,你对的起……!”

  “停!”我打断他的话:“昨天你让他睡我屋的,现在居然这么说我?告诉你,你要敢把这事透露出去,就等着跟我一起殉情吧!”

  “你春秋大梦还没醒啊?我什么见过她,又让她睡你屋了?”

  我也懒的多废话,裹着个毯子,走到自己房门前。敲起了门:“盼盼?盼盼……!”

  许久没有回应,我扭动把手,门开了,里面杂乱不堪,衣服扔的乱七八糟,空无一人。这是我的屋子,没走错!天那,这是怎么了?难道昨天那还是做梦?

  “昨天下雨了没有?我怎么会跑到你屋子里?”我急忙向小寒。

  “下了,下的还挺大,至于你怎么跑我屋子,那我怎么知道,我不说你是不是梦游吗?”

  思绪突然很混乱,脑袋嗡嗡作响,昨天的梦怎么那么真实?难道我真的梦游?邪门了……看着小寒那一脸傻样,知道也问不出什么,算了!梦就梦吧,穿衣上班。

  迅速的做了些早上的清理工作,我和小寒对着镜子前摆了几个臭美的POSS,然后慌忙的奔出了房间。路过盼盼家的时候,我不经意的往里面瞄了几眼,门半开着,里面仿佛有男人和女人的细微争吵声。小寒推了我一把,道:“老实点吧,人家男朋友昨天刚来!”

  晕了~我没好气的瞪了小寒几眼,也不解释,就挤进了电梯。虽说住的人还不是很多,但上班时间凑到了一起,电梯里的人满满的。挤进去的时候,发觉早上大家都一个神情,睡眼重重,隐约都有些黑眼圈。一些女孩还小声的谈论一些事情。

  “昨晚真的好吓人啊,你们夜里听到什么吗?”“雷声打的好大,是挺吓人的!”“没听到其他声音吗?”“……”

  没仔细听他们的话,电梯在六楼停了下来,门开又挤进来了2个人。所有的人都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一是我们公司的直接领导上司张小贤,还有一个是他的助手兼策划-叶子小姐,俩人素来以笑里藏刀出名,在公司里又被众人称为雌雄双煞,实力可见一般。谁人又不敢得罪,见到他们只得埋头死命工作。

  “同志们早上好!”小贤春光满面,虚伪的打了个招呼。

  “领导早上好!”众人参差不齐的懒散回应:“叶子小姐早上好!”

  “同志们辛苦了!”他丫的又蹦出了一句,这怎么象某某首长的台词啊?众人哑口结舌,不知该说什么。

  “首-长-辛苦了!!”旁边的小寒突然暴出一声喝,我心里暗骂他虚伪,随后便闻到一股人体生理废弃的臭气。我恍然大悟小寒这小子为什么叫那么大声了,一股臭屁弥漫在小小的电梯间,众人都捏着鼻子,小贤也闻到了,但他身为领导,不得不注意仪表,即使臭他也得当作什么也没闻到。这正好给小寒立了个挡箭牌,小寒虚假的捂住鼻子,往后蹭,众人都以为是小贤的杰作,也都慢慢的往蹭,就连叶子也往傍边挪了不少地方。小贤独树一帜,周围海阔天空,这就是领导风范。电梯门又开了,三楼探出个脑袋,是策划部的连三月,他看见小贤,打了个首长级别的招呼,看到小贤周围的空地,心里肯定佩服道:这就是领导!在他准备踏入电梯的时候,那股味道,便犹如一道魔法屏障把三月隔住,他尴尬的退了回来,笑笑道。

  “我做另一部电梯,太挤了,呵呵……”

  到了一楼,众人象是逃出生天般,纷纷迅速的往外涌,走出底层大厅,小寒终于憋不住大笑起来,他摆了个耶的姿势,道自己太帅了,太有才了!我就无语了,某人还以嫁祸了一个臭屁为荣。

  远远的就看见门卫传达室的小春拎着两份早餐跟我们打招呼,小春是传达室的门卫,我们刚来那天就在一起吹牛喝酒,后来由于上班时间紧,小春就负责了我们每天的早饭工作。走了他跟前,跟他道了声谢谢,发觉他有些不对劲。整张脸苍黄苍黄的,黑眼圈也特严重。

  “怎么了小春?生病了?还是昨晚没睡好?”我接过早饭问道。

  “别提了,昨晚是着实没睡好,真是太邪门了!”小春摇摇头道。

  “你不会跟老花一样梦游了吧?快好好休息休息吧!”小寒安慰着

  “嗯!觉非马上就来接我的班了,我得好好回去睡一觉,你们下班来一楼找我啊!有话对你们说!”

  听到他的话,我就感觉到不自在,也没多想。远处的厂车鸣了几声响笛,催促我们赶快上车。我转身回头看看这座三十六层高楼,在工业区惟独它象一座孤独的的巨塔,立在那里,阴沉的空中,发出低低的咆哮。黑云象恶魔的血口一样,在高楼上空聚集,再分散!

  车内一片沉寂,司机不紧不慢的朝公司驶去,道路上除了建筑厂房和苍翠的树,路上没有一个行人。黑云笼罩在这片地方,它象是一座鬼修的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死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死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