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雨街过客
花似飞2021-01-28 09:493,993

  回去的道路上,天色阴沉了下来,空中轰隆了几声,象是下雨了吧,做在公车上,难得这样安静过。虽说内心总是很堵,但却觉得这份静逸来之不易,真不想关心多余的事情了。

  车子不紧不慢的开着,我的眼睛瞌着,一股强烈睡意袭来,内心居然紧张了起来,该不是又做什么恐怖的梦吧。这样想着,天空还是突然变黑了。我象个不想受伤的孩子,蜷缩在梦里的黑色世界,期待着恐怖的到来。“蹄踏,蹄踏”一阵硬质皮革与地板清脆的敲击的声,渐渐向我靠近,感觉在我面前停了下来,我才觉我依旧闭着眼睛。但我不敢睁开眼,我怕看到惊心骇骨的场面,内心的思想底线已经薄弱到自己随时崩溃。对方存在的感觉是那么真实,有股柔弱的微风,扶向我的发梢,“她”象是要摸我的头,我拼命的想要挣扎,可自己的身体却不听了使唤,身子一直在颤抖。一只厚实的手掌落在我的肩膀上,我打了个激灵,猛然抬头。

  “同志!到底站了!”

  对面一脸油光的司机,拍醒我问道,我附和的“哦”了一声,便起身准备下车。当看到车窗外夜色下灯火辉煌的城市,我愣了片刻。

  “司机大叔!”我忙不迭的叫住准备下车的司机:“这是哪里啊?”

  “叫谁大叔呢?你看起来不比我年轻~哼!”他一脸不悦的懒散道:“底站啊~XX市中心!”

  “什么?你怎么把我载市中心来了?这车不到华韵社区楼吗?”

  “哪站早过了!”

  “你大爷的,怎么不叫醒我?赶紧载我回去!”我愤慨道,现在开始担心小蝶他们的处境,也懊恼自己怎么老是突然睡着。

  “你骂谁呢?同志,现在7点半了,我们下车了。再说谁知道你到哪下!你赶紧下车,不然我叫兄弟们了啊!”

  “你吓唬谁啊~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揍你!”我说着用受伤的手臂指着他,他可能也真火了,摸出手机就要打电话,一双挑衅的眼神瞪着我,哪意思貌似说“你等着!”但那种眼神真闪过片刻,取而代之的居然是种惊恐。他瞪大眼睛,大喊了一声“鬼啊!”之后就手忙脚乱的慌忙爬下了车。

  他这一声喊,也把我吓我一跳。我四顾望着,并没有发现什么,也匆忙的下了车。出了公交车站,市中心的繁华尽收眼底。街上车辆拥挤,人流熙攘,由于夏天,外面的姑娘穿着都很暴露,可此时也没心情欣赏。我摸出手机,要打电话给小寒说明情况,但手机一按居然闪了下就关机了,之后怎么也开不开。的确,现在谁还用我这老旧破烂的蓝屏手机。算了!破费一次打的回去得了~真背。

  我站在马路边拦出租车,象个傻子一样的着急的摆手。不一会儿,一名交警走到我跟前,礼貌道:“先生,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帮助吗?”

  “没什么,你赶紧走开!别妨碍我拦车!”

  “对不起~您所在的地方,是不允许停车的!”我猜他心里一定鄙视了句“乡巴佬”。

  我尴尬的咳嗽了一声,随口道:“我知道,我运动一下!你瞎操心什么?赶紧走吧,这没你的事”说着,边扭着腰边往前面的车道走去。心里还暗爽了一把,这就是以前首长对下属的话语,说出来太有成就感了。

  扭了一会,发现回头率有点高,虽说我长的很帅,但是都这么看着我,也实在不好意思,便停止了动作,正常的走着,正好这时路边过来一辆的士。

  “嗨~哥们!停车。”车子没刹住,我就开了车门坐了进去。

  “我说兄弟,你也太急了吧!”司机说着就开动了车子问道:“去哪里?”

  “华韵社区楼!麻烦您开快点啊!”

  “华韵社区楼在什么路上?”

  “高新开发区啊!什么路上不知道。”

  “开发区?你也太逗了吧!得了~这生意不做了!现在什么接骨眼上,什么人都得防着点!”他说完,停下车,帮我把门打开:“实在不好意思,上帝!您下车吧!”

  “有你这么做生意的吗?哎!我说你!你别推我~我是好人,不是合伙抢劫什么的!你……”

  “啪!”的一声,车门一关扬长而去了,一刹那,我心里凉的彻骨,我感觉到整个城市寂寞的没有了任何声音,现在才发现没记住兄弟号码的下场,如果他们真出什么事,估计这会成为一个永恒的疙瘩。说起号码,我倒只记得过一个人的,这个人也不是生我养我的父母,才忽然觉得我这个人是那么薄情寡义,对家人,对朋友!我跑到电话亭拨通了那个号码,天空终于下起了蓄意已久的小雨,轻轻散散的飘洒着。

  “喂!找谁?”她的声音又些懒散,象是很疲惫一样。

  “方烨!我是老花!”我边说着,边在电话亭的玻璃雾气上用手指画圈。

  “恩?你这么有空打电话过来!你手机呢?”她说着打了个哈欠。

  “你还在睡觉?这才几点啊?我手机没电了”

  “我晚上要去加班,今天凌晨的主播请假,你有什么事啊?呵呵”

  “你笑什么?我……我们出来见一面吧,好长时间没联系了!”

  “没……没什么!你那么忙,算了吧!哈啊”

  “你到底笑什么!现在想忙也忙不过来了,我就在市中心,离你们广电大楼也不远,在西湖路旁的电话亭里。”

  “啊!你在西湖路?”

  “嗯~咋了?”

  “晕~我说那电话亭里那傻子是谁呢!果然是你这变态!”

  “你能正常点跟我说话吗?我这么长时间不理你,就是你的话老是那么伤人你知道吗?谁变态?什么!”我猛然惊讶的四顾张望:“你在哪呢?怎么没看到你?”

  “回头蓝色的那栋大夏,望六楼看。”顺着她的话,我看到六楼的可爱的人儿对我招手,雨珠在昏黄的路灯下,晶莹发亮,有种感觉这样简单的氛围也是种幸福,我与她两两相望。

  “呵呵!我在楼下等你!”微笑的挂了电话,穿过了马路。

  坐在广电大楼不远地方的一家咖啡厅里,方烨搅着奶茶不说话,我也不说话,心说:看谁耗的过谁,反正我今天这被迫时间充足。

  我发觉她的目光开始注视着我,我仍然很有耐心的的看着杯子里浓的象鼻涕的咖啡!咳~晃晃脑袋,这比喻太离谱了~都喝不下去了。发梢上刚才沾着的雨珠,随着我惊恐的目光滑进杯子里,一声只有我听见的“啪嗒”声,荡起一个瞬间消失的旋涡。随后方烨“扑哧”一笑道。

  “呵哈~你干吗啊!家里发水灾了?整的跟一个难民似的!”

  “你……你说话正常点行不~我这哪里象难民!”她的话一出口,就象一把刀子插入心脏那样,瞬间疼过!你已经失去知觉死掉了!“要不是碰到我这么大度的男人,早一巴掌扇过去了!”

  “你别自恋了~比你有大度的男人多了去了!”又是一刀!MYGAD!“你不也经常跟你兄弟这样说话!”

  “那是对同性,对异性当然不能这样说话!”

  “你对异性没这样说?鬼才信,你这种油腔滑调的人,只会在我面前装乖!”靠!又是一刀!我的心快已无法承受。

  “我哪里油腔滑调?”她的话让我想明白了一点,我是喜欢她,所以才对她的每句话那么在乎,的确。虽然我现在很少跟异性接触,但以前也是经常和那些姑娘调侃。

  “你今天到底有什么事啊?”

  “我……我无家可归了!”

  “什么?你被炒了?”

  “没有!最近发生了点事情,跟你也说不清楚,实在是太累,本以为今天你能安慰下我~谁成想,你这么口无遮拦的打击人。”

  “那是怎么了?!”她看看手上精致小巧的手表,我惊悟她以前没有带表的习惯。“我9点就要去上班了!有什么事就快说吧。”

  “你这表自己……买的?”

  “我发现你怎么又发生了次重大变化!人突然这么墨迹了?你到底遇到什么事情了?有什么要帮忙的就说。”

  “轰隆”一声!天空响起一个闷雷,我想这是为我而打的!因为我的内心在刚才也闪过一到霹雳。她始终对不上我的话,也许我们就没有共同语言,没有缘分。我的心里沉到了低谷,沉默了片刻,暗地里也做了个决定。她静静的看着我,仿佛等待我给她一个她要的答案,可我却不知道这个答案。

  “呵呵!”我惨淡的苦笑了一下,潇洒的点了一支烟:“没什么~公司有事我来市里见一个客户,也什么……”

  “先生!这里不允许抽……!”一名穿着得体的服务员礼貌的打断我的话。

  “滚!”我冲着他吼到,店里的客人都将头转向这边,我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方烨小声的怒道:“你怎么了!”

  我将烟掐灭,深呼了一口气,对服务员说了句对不起。

  “方烨~你快要上班了吧!不好意思,我最近实在是忙昏头了!我先走了”我掏出钱来,不知道该付多少,扔在桌子上几百块,不顾方烨的叫喊,头也不回,跌跌撞撞的走进雨夜中。

  走到外面,我又慌乱的点起烟来,却怎么也点不着,气的将火机和烟狠狠的摔在地上。路上的行人打着小伞,对我指指点点。我愤怒的也指着他们喊道:“看什么看!”

  或许是语气过于吓人,他们竟然惊叫了一声,吓的四散而逃。我奇怪的站在雨中,发现除了快速穿行的车辆,身边居然都没有了人影。我摸摸自己湿透了的脸,发觉没什么变化,那他们怎么跟见鬼似的?回过几步,我看向刚才走出咖啡厅的那条街,方烨的身影已经不见了,我想她肯定是没有来追我这个疯子吧。哎~天下那么大,何必为一棵树,而放弃整片森林呢!我长叹一声,想通了,人也就轻松了,潇洒的走进了一家酒店。

  “小二~一间上房!”估计正在想武侠小说里的剧情,我都不清楚,怎么会冒出这句话来。

  “先生!你要住宿吗?”显然前台小姐的素质很高,估计也见多了耍疯的人。

  “额~是的!普通的标准间就行了!”

  付了钱押金,便跟着服务员走向自己的房间。她礼貌娴熟的打开房门,做了个请势,交代了几句话,就走了。我看到床,那股强烈的睡意就涌了出来,但一身湿淋淋的只好先去冲个澡。衣服还没脱完,门铃声就想了起来,我裹着个单子,就去开了门。门外一名打扮妖艳的女子道:“先生需要按摩吗?”

  “不需要!”我准备关门。

  “那需要什么特殊服务呢?”

  “服务你妈去~老子还是处男呢!”

  关上门,反琐上就进了浴室。放水的同时,我对着镜子,看着自己的满脸胡渣,还有自己手臂上那可怖的纹络。轻轻抚摩着伤口,发觉已经没有疼痛的感觉了,上面已经结成了一曾黑茧,应该不会有破茧重生的蝴蝶飞出来吧?我抬起手臂拍拍头,打消自己可怕又幼稚的想法。就在此时,却发现奇异的一幕,整只手臂居然发出淡荧荧的紫色光芒,还隐隐处于透明的状态。突然脑袋轰然一响,想到叶子房间里的那张紫色的恐怖字画!

  蝴蝶~这事一定跟医院里所说的那只蝴蝶有关!虽然还有很多迷团没有揭开~但是起码现在有了思绪!我焦急的忽然什么心思都没有了,只想回去找到小蝶,才能说明情况。但没办法,我注定今天晚上要呆在这里,明天会是怎么样,我也不知道!对了!明天是星期一~我要上班!

  天~~在饭碗与情谊之间如何抉择,我真没心思研究了~好好睡一觉,船到桥头自然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死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死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