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狸医生
花似飞2021-01-28 09:452,625

  华韵社区楼,经历了一个诡异的一晚。凌晨12点的时候,我只想好好睡一觉,我的身体和精神实在是太累了。傍晚睡了一个噩梦般的觉,却没有丝毫减轻我的疲惫,就象是真实的一样。然而接踵而至的是六楼的惨叫,黑暗中被抓的手臂,小贤与叶子房间互住之迷,大厅外的黑色幽灵。这些仿佛有规律的出现来摧残我的意志,导致我的神经系统一点点崩溃。可是这些还并没有结束,六楼又出现了惨叫。

  将叶子安排到三月的房间休息,我都有种想躺上去的冲动,可是答应了要陪三月上楼看个究竟,只心里幻想着上面什么都没有,完事了马上奔到十四楼去睡觉!

  三月胆子并不大,从刚才就可以看的出来,按理说他是不会去楼上看的。可能他真的喜欢上了叶子吧,楼道一直很静,除了脚步声,就是我们的呼吸声,感觉的出来,我们俩都很紧张。他为了叶子上去,我却为了一文不值的面子上去。哎!我这思想严重的有问题。

  到了五楼,我们不经意的抬头望去,楼道黑暗中居然立着个人影。他晃在楼梯上,久久不语,俯视着我们,一股液体慢慢的随着台阶流淌下来,楼道窗外的月光投射在上面,我们看的清楚,那是血……

  我和三月同时停住脚步,不知往前还是往后,都一动不动,双腿象是灌铅了一样。可是那人影还是一直在那晃着,那感觉让人毛骨悚然。

  “他……飘……飘下来了!”三月声音颤抖的说,而此刻我也不比他镇静多少。我突然想到生化危机里的僵尸,就是象他这样身体晃来晃去,慢悠悠的往我们这边走过来。

  他仿佛没有踩稳,身体猛然往前一倾,直朝我们滚过来,迎面能感觉到一股血腥之味。

  “跑啊~”三月猛的拉了我一把,我的双腿象是有了知觉,撒丫子准备跑下去。迈出几大步之后,我还回头看了看,那人跌了下来,撞到墙上再没有动弹了。我拉住跑下去的三月,借着月光发现他一面惊愕,看样子吓的不轻,要是遇到我刚才的事情,他估计早崩溃了。我指了指躺的那人,示意上去看看。

  潜意识里,应该还存在着救人的观念,有可能那是个受伤的人,不是鬼怪一类的,不然也不会撞一下就昏着不动弹了。

  “可能是个受伤的人吧!上去看看,不然真死了,说不好哪天成鬼了来找我们。”我定了定心态,对三月说。

  他若有所思般的点了点头,我们都同时把手机的亮光打开,照出的都是对方惨白的脸,我没有多去看,就凑到那人身边去了。楼道上是他一路滚下来的血渍,顺着血渍从下往上看,黑暗的楼道口就象地狱的入口般骇人。

  我一手将他翻了个身,还没仔细看他的相貌,三月的手忽然使劲的捏住我的后背。我吓的立刻站了起来,瞪着三月。

  “咳,咳!”三月指了指受伤的那人尴尬到:“这不是狸医生吗!!”

  “狸医生就狸医生,你紧张个鸟啊?不知道我今天我鬼捏过一次啊?”我嘘了一他声,脑子闪过他说的话:“狸医生?你说他是狸医生!”

  见三月点头,我将手机亮光对着他的脸,没有带那副蓝丝框眼镜,我居然没认出来。他的脸上都是刚才滚下来的擦伤。身体上的衣服也都是血渍,伤势着实不轻。我回想起叶子的话,大概的了解叶子为什么说狸医生要杀她了,就在刚才我们还以为他要杀我们一样。可是他身上的伤又是怎么回事?是……黑色幽灵弄的?可是想想又想不通,因为我手臂上的伤口和他的截然不同。

  “你琢磨什么呢?救人要紧啊!”三月提醒了我,我才想起来得先救人。我和三月小心的托起他的身子。

  “等等!我们怎么救他?”我问向三月,他也茫然了。因为整座社区楼只有他一个医生,叶子又昏迷了,谁来救他?

  我将狸医生的身体全推给了三月道:“你先扶住他!”

  又摸出手机打通了120。

  “喂!你好”

  “你好护士小姐,我们这里有一位伤势很重的病人,希望你们能派车过来接他去医院治疗,太晚了我们这里没有车!”

  “请说下你们的具体地址在哪?”

  “在……”我看着三月他小声说了几句,我会意又对着手机道:“我们这是华韵社区楼!”

  “华韵社区楼?具体在什么路上?”

  “就在东城工业区,这边比较偏,还没有路牌!你们能速度点好吗,我朋友伤的很重!”

  “先生你别开玩笑了,东城工业区根本就没有社区住房!请你不要打扰我们的正常工作!”

  “这是新建的,人命关天,我跟你开什么玩笑!你们医生就是这么救死扶伤的?”我微怒的反问道。

  “好吧,我得向领导先了解下,如果真的有。我们会马上派车过去的!”

  ……之后就是电话盲音!奶奶的,如果让我知道你是哪个医院的,我出去就让你见识下什么就辣手摧花!敢先挂上帝的电话?

  “怎么样?”三月问道,我看看他的身上也沾了不少血,没里他,继续拨通了110。

  “喂!警察同志,我们这有个伤势很重的病人,那人……哦!不是……打了!120不里我们!别别……警察同志,我们这有人入室抢劫。……没有,天地良心,我怎么会耍我们敬爱的警察同志!喂!喂……”

  又是盲音,这些吃白饭的家伙,还整天把为人民服务挂在嘴边,都是只吃饭不干事的混蛋!

  “要不打火警!”三月蹦出一句话来。

  “大哥~你打火警干~吗?人家医院都不知道咱这地!我们与世隔绝了晓得不?先把他扶回医务事,看天命了!”

  我接过另一只手臂,俩个人就这么把狸医生拖回了一楼。我以为龙晓和小寒他们都还在呢,可是一楼居然人影都没有,我突然想到了小春家,于是到了他家门口,敲了敲门。

  不一会儿了,一个穿着睡衣的女人开了门,她看到我们的同时,就惊叫了起来。的确,我们三人都是一身血迹,而且都很疲惫,面如死灰,炸一看跟从地狱逃回来的一样。

  “苏妹子!别紧张!”我话一出口,苏苏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嘴。

  “你们这是怎么了?”她松了手,小声问到。

  “我也不知道,狸医生是怎么了,他伤势不轻,这里又没其他医生,这里我跟你还比较熟悉,不知道你看能不能救救他!”

  其实在我心里,每一个女人都是医生,他们心细。所以懂得照顾人。

  苏苏示意我们进来,就去卧室叫醒了小春,小春跟着拿着药箱走了出来。

  “他怎么伤这么重?”小春也问道,我让三月跟他解释下具体情况。摸出烟来递给了他们,苏苏的眉头一皱,也没多说什么。就打开药箱,擦拭着狸医生面部的小伤口。

  “这楼,的确有点邪!”小春将我和三月拉到一边诡异的说道。

  “对了,昨天晚上你到底遇到的是什么事?”我不解的问道。

  只见小春吐了口烟圈,手都在一直颤抖,仿佛回忆着某种可怕之极的事情,眼镜不经意的左瞟右瞟。他的表情让我和三月,头皮发麻!

  “我看见……”

  “老公~你那是没休息好做的梦,别吓你朋友了!过来帮我把他的衣服揭开。都和肉粘一块了!”

  小春拍了拍脑袋,走过去一边撩狸医生的衣服一边着沉声道:“你知道什么?要不是经济危机,我早就和你搬走了!”

  我想着有必要找个时间好好跟小春谈谈,突然又想起一件事来。

  “对了小春,苏妹子!龙晓小寒和那俩个姑娘去哪里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死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死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