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伤口之谜
花似飞2021-01-28 09:491,515

  “你知道这只蝴蝶叫什么吗?”老者冷不叮的问了一句,让我心里发需,难道是什么毒蝶什么的,沾到人就死的那种?

  “额,那个!蝴蝶不就叫蝴蝶么!”我白痴的回了一句。

  “哼!这是上个冰川世纪留下一种远古生物,目前在我们国家,还没发现过这种稀有动物,在当时恶劣的环境下生存下

  来的所有生物,现如今都是生物链里的霸主”我仿佛听着天书一般的点头若有所思的符合着这个该看病不看病,却跟我

  讨论远古生物历史的老变态,他道:“这种蝴蝶的生命力特别顽强,我也是偶然的一次去南美洲采集药引,才知道这种

  蝴蝶的。她的名字叫“长翅凤蝶”其毒性猛烈可毒死几头成年猪。后来因为某种原因所变异了,现在这种凤蝶只喜欢在

  丛林或深夜游飞,长时间就形成了他们黑色的体色。你看他们的翅膀,居然跟你的手臂伤口一样的纹络,小子你是不是

  去南美了?”

  我心说,你这老头是不是在炫耀自己的经历?这种东西能活在世上就已经是个奇迹了,你能听说也是个奇迹了,我要是

  去南美那更是个奇迹了,毒蝴蝶千里跋涉的来毒我,这不天方夜谈吗!

  “您老还是抽个血化验吧,我怎么感觉这事怎么说的那么不靠谱!”

  此话一出,老头终于舍得抬他的贵首看了我一眼,但显然很不高兴!

  “我空间神医,一生救人无数!从来不夸口,我们汉医更是博大精深,你别以为那些西洋玩意能检出个什么毛病来!我

  这一手针灸,从死神手里拉来多少生命!我不是跟你吹……!”

  “停停!您老太让我感动了,您那句西洋玩意也深深的打动着我的心,让我知道我们中国的强大,让我看到,我们国家

  的希望,支持国产,支持汉医!那你该给我看病了吧?”我嘴上说着,心里着实的把这丫的鄙视了一把,他要真的有本

  事,为什么医院不给他开个专家门诊,却撂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化验室。

  “恩,孺子可教!以后一定要坚持把国外的垃圾都抵制出去!你看眼下经济危机来的可真是时候,那些法西斯早该滚蛋

  了!”

  “是是!”晕!还法西斯!您老不是从清末活过来的吧?“空间神医,您看我这病到底该怎么办!”

  我可是最担心自己的病情,他吹什么也没心思讨论,这样一来,老头也知道我不乐意听,眉头微微一皱,随后道:“先

  抽血化验!中西结合”

  我心里真把他鄙视到了西天极乐!!!刚才说什么来着,最后还不得走西医的疗

  程!我已经发现我的脸部动作开始僵硬的抽筋了!!如果现在我手上有一把刀,上帝请原谅我会用它做出佛祖不希望看

  到的事情!阿门!中西结合!

  老头去柜子里拿器材,我没事就多瞄了几眼,那本书典上的毒蝴蝶简介,好象台湾也有这种蝴蝶!哎,不管那么多了,

  看完病还要找小蝶呢。我心里想到这,突然怔住。小蝶,蝴蝶?好象小寒说的就是小蝶抓蝴蝶才失踪的,那这之间该有

  什么联系呢?那晚的黑色幽灵会不会就是这些变态的小生命?那狸医生的伤,小春嘴里的女鬼,叶子的昏迷,这些又都

  有什么关联?难道都是巧合!

  “对了神医,你说这种蝴蝶它是怎么毒人的?”

  神医貌似叫的他很舒心,他坡有长者风范的“嗯”了一声道:“从嘴里吐出毒液,翅膀跟一些皮肤有毒的蛇也一样,但毒性没有那么猛烈。”

  “那毒起人来是什么感觉?是不是被人捏的一种感觉啊?”

  “那我就不知道了!你被毒过,你应该知道什么感觉!”

  “你怎么就那么确定是这只蝴蝶毒的,不是其他原因?那你以前在北美有见过当地人被咬过的吗?”

  “没有!听说被咬的人都死了!”

  这……这是医生吗?说话怎么这么口无遮拦!这幸亏是遇到我,要是碰到思想地线薄弱的人,救不死也被吓死了。

  跟这个老妖怪折腾了半个小时候,他给我简单的开了一些去除毒素的药物,据说是没副作用,但我还是不敢吃。化验单

  说明天让我来取,匆忙的交代小春照顾好狸医生,就马上冲上了回去的巴车。

  当然不是救人心切,是万一被小春发现住院费没交,我就不好意思不掏钱了,在这个接骨眼上,各位大神,原谅我的邪恶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死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死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