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金蝉蛊毒
闭海2021-04-29 11:401,992

  我们回到白家老宅,张春福倒不把自己当外人,里外屋乱串,卷了好几大包,回到大厅气喘吁吁的说道:“快撤吧!每人抗一包啊!都是值钱的东西,够咱们顶一阵的。”

  白如梦坐在椅子上,皱着眉头说道:“大福子,敌在暗,我们在明,这样逃跑,如果动起手来,咱们胜算不大。”

  张春福的想法截然相反,说道:“我说兄弟,咱们不可能天亮在跑吧!四个人目标那么大,依我看,就趁现在乌漆嘛黑的,不容易被发现。”

  虽然张春福的想法很幼稚,但却提醒了我,四个人目标确实很大,如果把目标缩小到一个人,即便我跑不了,也不会连累他们。

  我轻咳了一声,说道:“春福,你带小月和如梦先走,如果我能跑掉的话,咱们县城集合,南城北路的快捷酒店,明天中午,我还没到的话,你们就浪迹天涯吧!”

  张春福憋屈着脸,扭扭捏捏的说道:“我说兄弟,这么做太不仗义了,我本意是拒绝的,兄弟应该有难同当。”

  听到这话,心里有点小感动,起码本意是拒绝的,实际行动……唉!

  我说道:“春福,你这个倒霉蛋,一起走,只能一起倒霉,毕竟小月是无辜的人,你忍心看她跟咱们一起遇难吗?我太显眼,你们还是先走吧!”

  张春福皱着眉头,最后咬着牙说道:“好,兄弟!如果明天中午你还不出现,我一定想尽办法给你报仇。”

  我简直要吐血,能不能盼我点好啊?

  张春福和小月走到门口,回头说道:“我说白小姐,还等什么呢?咱们先走,四海说的对,能跑一个算一个。”

  白如梦只是淡淡一笑,说道:“大福子,夫唱妇随,亘古不变的定律!你们先走吧!明天中午,我和四海一起去找你们。”

  我起身走到白如梦身边,说道:“不走?你这算什么?盗亦有道?”

  白如梦站起身,针锋相对的看着我,说道:“四海,我害过你吗?”

  我笑着说道:“你不走,只能说明你野心太大,罢了!反正我活命的希望也不大,前有饿狼,后有猛虎,你要想死,我就成全你,生不能同眠,死能同穴,倒也很惬意。”

  张春福站在门外急得直跺脚,说道:“我草,真是一对苦命鸳鸯,不管你们了,我先走了!”

  我搬了把椅子,坐到白如梦身边,奇怪的看着她,说道:“咱俩毫无感情基础,现在就要同生共死?我不信。”

  白如梦吐了口气,说道:“我也不信,你还真以为我喜欢你啊?我只是不想看见你死?”

  我上下打量了一遍白如梦,说道:“怎么看,你也不像道术高深之人,村外那个纳西木,你有办法解决?”

  白如梦摇晃着脑袋,说道:“没有!只不过,我在你身边,你不会死的那么快。”

  张嘴闭嘴死来死去的,实在晦气,我将椅子搬走,琢磨下一步该怎么办?

  白如梦捂着额头,说道:“四海,我有点渴!你能不能帮我倒杯水?”

  自己没长腿嘛!这是我的第一想法,但没好意思说出来,毕竟肯留下来与我共患难,不管目的纯不纯,这份心倒是挺难得的。

  我起身去倒水,“吱~~吱!”

  知了的叫声。

  我很纳闷,冬天怎么会有知了,夜深了,我脑子也比较混沌,就没多想。

  倒了一杯温水,走到白如梦面前,轻轻推了推她的肩膀,说道:“白家大小姐,喝水了!还等着我喂你啊?”

  只见,白如梦没什么反应,呼吸的声音非常重,低着头,胸口起伏很大。

  “吱~~吱~~”又是一声知了叫声。

  我猛地惊出一身汗,冬天出现知了本就奇葩,噤若寒蝉,根本不可能叫出声。

  我马上抬起白如梦的头,双目紧闭,额头上布满汗珠,“吱~~吱~~”叫声愈发频繁,显然就在白如梦身上。

  我伸手探进白如梦的口袋,抓出来一只黄色的知了,心一下就凉了。

  金蝉!

  金蝉蛊毒!天下毒物之最!

  草,难怪纳西木要我两天之内交出梅花玉玺,原来早就白如梦身上施了蛊毒。

  此时,我的第一种想法就是放弃,毕竟我和白如梦只是名义上的夫妻,再说的直白一点,名义上都不算,娃娃亲在当今社会,可以当屁放了。

  再者,白如梦心怀鬼胎,我们本就非亲非故,而且又没有感情!

  看来,纳西木对我的了解不是很多,他以为给白如梦施蛊毒就可以要挟我。

  眼下,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跑,纳西木以为攥住我的命根子,就不会对我严防死守。

  我吐了口气,想法即将变成现实。

  白如梦抬起头,轻轻抬起眼皮,靠着椅背,虚弱的说道:“四海,我中蛊了!还……还好……还好不是你,你快走,快走吧,只要逃出去,你就安全了。”

  我慢慢蹲在她身边,说道:“如梦,我走了,你怎么办?”

  此时的白如梦脸上全是汗水,轻声说道:“我自有办法,现在是你离开的最好时机,还等什么?快……快走。”

  我淡淡笑了笑,说道:“你有什么办法?讲给我听听!”

  白如梦艰难的挤出一丝笑容。

  看着白如梦清澈如水的面容,心忽然痛了一下,说道:“我累了,不想走!”

  白如梦绝望的摇头,说道:“你和我都知道,金蝉蛊毒无色无形,除非得到纳西木的解药,如果让你把梅花玉玺交给他,我情愿一死了之。”

  我笑着晃了晃脑袋,说道:“我说我累了,走不动了。”

  白如梦有气无力的握着我的手,说道:“四海,等一会我就会发作,有如千万条虫在身上咬啮,痛楚难当,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我不想让你看见我狼狈的样子,求求你,走吧!”

  我抬手擦着她脸上的汗珠,说道:“我走了,去哪找你这么漂亮的老婆?而且还是送上门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水师之犁头秘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水师之犁头秘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