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苗人
闭海2021-04-29 11:411,963

  我和白如梦慢慢靠近陈桃花,她的表情格外奇怪,已经到了扭曲的程度,难不成正在我和爷爷斗法?

  我左右看了看,我爹的坟墓敞开,死一样的寂静,周围黑漆漆的,不见爷爷的踪影。

  白如梦凑到我耳边,小声嘀咕道:“这个巫婆可能着了道儿。”

  我看了片刻,实在看不出什么门道来,问道:“怎么?我爷爷占了上风?”

  白如梦轻微点头,说道:“可能是!按照之前的分析来看,巫婆的实力和你爷爷不分伯仲,但现在的情况恰恰相反。”

  我拉着白如梦向后退了两步,问道:“你是怎么分析出来的?”

  白如梦白了我一眼,说道:“你爷爷一直处于暗处,如果实力在巫婆之上,她还能活到今天么?你再想想,如果我是你爷爷,一定会先解决巫婆,再想换命的事。”

  对啊!这分析头头是道,原来白如梦早就看出来了,一直不动声色,就等着陈桃花倒霉,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忽然,陈桃花的身子猛然抖动了一下,我和白如梦的目光同时被吸引,紧紧盯着陈桃花,又抖动了一下。

  紧跟着在再一下颤动,抖动的浮动很大,频率也越来越高,渐渐地,陈桃花倒在地上,随着身体剧烈的抖动,张大嘴巴。

  我和白如梦脚步不由得向后退去,陈桃花就像抽羊癫疯一样,张着大嘴,在干呕着,几分钟后,触目惊心的一幕出现。

  陈桃花睁大眼睛,大到不可思议的程度,眼珠子都要凸出来了,嘴巴张开的角度接近90度,数百只类似甲壳虫的虫子从嘴里涌出来,倾泄一般,场面甚至恶心。

  “蛊术!”我和白如梦同时脱口而出。

  只见,数百只虫子,个个吃得膘满肠肥,向四处爬散。

  虫子散尽,陈桃花的目光也定格了,死相惨状。

  我和白如梦对视着,目瞪口呆。

  白如梦率先反应过来,说道:“蛊术,不是你爷爷!”

  我喘着粗气,点头说道:“又来一个下九门。”

  “我说兄弟,你们俩别研究了,快来救救我们吧!”坟圈外,传来张春福的求救声。

  我转头看去,不知什么时候,小月和张春福身后多了几个黑衣人,将二人摁跪在地。

  我皱起眉头,小声说道:“不是说村子已经封了吗?他们是怎么进来的?”

  “哈哈!当然是大大方方的走进来的。”这群黑衣人身后,忽然闪出来一位衣着光鲜的男子。

  打眼一看,就是此人出自云南一带,白色毛巾缠头,上面还差一根羽毛,白色对襟上衣,外套黑领褂,下面穿宽桶裤,踩着一双布鞋,身上零零碎碎的挂件一大堆。

  这人个不高,也就1米65左右,很有苗疆一带的特点,面部较平,塌鼻梁,厚嘴唇。

  他走到张春福身前,轻轻拖了拖张春福的小巴,露出一丝笑意,说道:“深夜打扰,还请原谅。”

  这人汉语说的倒是挺溜,天生一副笑模样,亲和力十足。

  我两步迎上前,说道:“阁下整出这么大动静,想必也是为了梅花玉玺而来吧!”

  那人点点头,对着我微微点头,算是施礼了,说道:“常家大公子果然有风范,不错,咱们闲话少说,我叫纳西木,乃苗疆纳西皇族第7代传人,此番踏足中原正是为了拿回梅花玉玺。”

  我拍了拍两袖清风的裤兜,说道:“哎呦喂!原来是纳西族的皇亲国戚,常四海这厢有礼了,不过可惜了,关于梅花玉玺的线索,被我爷爷拿走了,看来,您是找错人了。”

  纳西木笑了笑,说道:“常老弟真会说笑,找到你,不就能找到你爷爷了么?”

  我点燃一支烟,叹了口气,指着远处陈桃花的尸体,说道:“那个……那个巫婆,就是为了找我爷爷,现在落的这副下场,唉……皇亲国戚,祝你好运喽!”

  纳西木撇了我一眼,轻蔑的说道:“常永年?他早就过时了,刚才我破了村口的阵,他就溜之大吉了,还得我收拾残局。”

  说着,纳西木笑着,学着我的样子,指着远处陈桃花的尸体。

  纳西木继续说道:“常老弟,我非常希望咱们能和平解决这件事,但如果你想耍花样,我可不会讨好你的胃口。”

  我也笑了笑,说道:“要我命是吧!”

  纳西木淡淡的摇头,挥了挥手,身后的那些黑衣人将张春福和小月放开,走近我,说道:“常老弟,看来你还不知道蛊毒的厉害,给你两天时间,两天后,还在这里,你将梅花玉玺交给我。”

  说完,纳西木招呼这群黑衣人慢慢消失在黑寂中。

  就这么简单?吩咐完了就走人了?到真特么和平!

  张春福掸了掸膝盖上的土,走过来快速说道:“我说兄弟,咱们现在四面受敌,在村子里实在不是上上之策,既然大黄村的禁制解除了,咱们跑吧!跑到天涯海角,等这阵风吹过去了,再回来怎样?”

  当然好了,不过,这种想法会不会有些儿戏?

  我望着纳西木等人消失的地方,此人,笑里藏刀,透着阴险歹毒。

  我回头看着白如梦,眉头一直紧皱,她说道:“四海,据我所知,纳西木现在是苗疆的头把交椅,不可能轻易放咱们离开。”

  我点头称是,不过,现在不跑,更待何时?

  张春福说道:“管他那么多干啥?大黄村被那些老鼠啃过以后,已经不适合人类生存了,咱们现在赶紧去白家老宅,看看有什么能带走的东西,趁着天黑卷包袱跑吧!”

  说完,张春福拉起小月的手就要走,清晰的看见,两行眼泪流过脸颊。

  张春福这才反应过来,解释道:“小月啊!你应该高兴才对,中国早就结束了奴隶制,什么主人,丫鬟,难道你受压迫的日子还没过够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水师之犁头秘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水师之犁头秘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