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娃娃亲
闭海2021-04-29 11:581,967

  我无奈的看着张春福,干了杯啤酒,说道:“春福啊!你能安安静静的了却残生,就算造福社会了。”

  张春福撇了撇嘴,拿出手机,翻出微信转账记录,亮在我面前,说道:“我说兄弟,看清楚了,8千块,货真价实的8千块,这就是哥们的能力。”

  我看着张春福,露出一丝苦笑,说道:“说吧!是哪个傻狍子转错账了?”

  张春福听得直嘬牙花子,说道:“我说兄弟,别瞧不起人,倒霉也是一种天赋,华丽丽的技能,哈!”

  我听得兴致缺缺,问道:“快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张春福刚喝完一杯啤酒,小饭馆室内的灯泡,就是开始闪烁,忽明忽暗,我不禁长叹口气。

  饭馆的老板从后厨跑出来,对着张春福作揖,说道:“大福子,天都黑了,快回家吧!这顿饭免了,剩下的打包,怎么样?”

  张春福满脸不悦,用筷子剔着牙,“我说大兄弟,您这买卖太不地道了,嘿!今儿要是扰了我们哥俩的兴致,从明天开始,我天天蹲你饭馆门口,什么后果自己想去吧!”

  老板也不敢反驳,灰头土脸的走回后厨,张春福的大名,贯彻古今,方圆十里,听者闻风丧胆。

  张春福豪饮一杯啤酒,抹了抹嘴巴子,说道:“哈哈!我说大兄弟,爽!这么多年,就没人敢惹我,连狗见到我都跑。”

  看着一闪一闪的灯泡,说道:“春福,你要不愿意说,咱就回吧!”

  张春福这个扫把星,走到哪,哪受灾,绝不是危险耸听,我不想因为吃顿饭,让这家小饭馆着火。

  张春福赶紧阻拦,说道:“我说兄弟,你别急,叫你出来就是要告诉你的,跟你提个人,你未婚妻,还记得不?”

  我摇脑袋。

  张春福倒满一杯啤酒,说道:“咱村的,老白家的闺女,你小时候的娃娃亲,这回想起来了不?”

  白家,白如梦?她爹最早是村里的包工头,后来自己揽活儿,算是村里的首富,白如梦很小的时候,就被她爸接到城里了。

  白如梦她爹有一次接工程,挖地基的时候,挖到脏东西,最后还是我爷爷摆平的,然后,就着急和我家攀亲戚,非要她闺女给我当媳妇。

  我露出一丝苦笑,说道:“什么娃娃亲,都是旧风俗了,一晃都十多年没见面了,提她干嘛?”

  张春福说道:“不提不行啊!我说兄弟,咱村首富的闺女,就是这个富婆花钱雇我办事的。”

  我皱了皱眉头,张春福翻开微信,与白如梦的对话,说道:“行了,你自己看吧!”

  我刚接过手机,就听见门外,“看什么看?大福子,让你办点事,废话真多,老娘等半天了。”

  只见,门口站着一位,二十来岁的妙龄少女,五官精致,双眉修长,唇薄如纸,脸色白腻,光滑晶莹,明亮的眼睛传神动人。

  我的心跳莫名加快,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张春福。

  张春福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请进,请进,大家也不是外人,来!快坐!我说兄弟,不是我废话多,你明明告诉我,10点才能回村的。”

  门口的白如梦翻了翻白眼,抻过一把椅子,坐下后说道:“死胖子,这么多年了,您这口头禅能不能改改,也不分男女,兄弟,兄弟的叫,合适吗?”

  张春福尴尬一笑,说道:“这不是习惯了么?来,咱们说正事,四海,介绍一下,白家大小姐,你的未婚妻,她让我在你爹的坟地蹲守两天一宿了。”

  我没说话,白如梦看了我一眼,说道:“常四海?跟小时候不一样了,帅了,你小时候,就是个泥娃娃,每天都脏兮兮的。”

  白如梦离开村的时候比较早,对于小时候的印象,我早就淡忘了。

  白如梦虽然长相很漂亮,但我对她却没什么好感,一回村就打我们家祖坟的主意,不奇怪吗?

  我斜楞着眼,看着她,问道:“白小姐,你惦记我爹的坟地干啥?”

  白如梦拿筷子夹起一粒花生米,在嘴里嚼了嚼,说道:“没什么?只是想救你一命而已。”

  我打了个哈欠,对张春福说道:“困了,你们聊,我先回家了。”

  见状,白如梦马上摁住我的手臂,说道:“常四海,你别不知道好歹,你要大祸临头了。”

  我长出一口气,我倒想看看这个漂亮姑娘耍什么把戏,重新坐好,问道:“此话怎讲?”

  白如梦说道:“你爷爷不是好东西。”

  “你爷爷才不是好东西!”我想也没想的反驳。

  白如梦站起身,说道:“犁头巫家!是你家祖传的秘法,根本就是害人的邪术。”

  我顿时愣住了,脸上的肌肉不禁抽了一下。

  傍晚时,我娘被冲邪,那邪祟讲的话,竟然和这丫头如出一辙。

  我反手握住白如梦的手腕,力道有些大,她叫了一声,我立刻质问道:“姓白的,我看你不想活了,早些时候,我娘被冲邪,都是你一手安排的。”

  白如梦挣脱开我,驳斥道:“冲邪,谁啊?你娘冲邪,关我屁事?”

  张春福赶紧上前打圆场,让我们各自坐好,说道:“我说兄弟,咱别断章取义,你娘冲邪的时候,白如梦还在一百公里外的邻省呢!一个小女孩,也不是你们这一行人,怎么安排啊?”

  我仔细想想也是,白如梦这种年纪,不可能有操控邪祟的道行,但她怎么会知道我家祖传的犁头术呢?

  我稳定着情绪,问道:“好,先说说你怎么知道我家的秘法?还有,你凭什么说我爷爷不是好东西。”

  白如梦给了我一个大白眼,端起我面前的啤酒,一饮而尽,说道:“秘法?哼,邪术就是邪术,别拽好听的说。”

  我瞪着白如梦,说道:“小姑娘,说话留三分,当心我对你不客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水师之犁头秘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水师之犁头秘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