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小凤河
闭海2021-04-29 12:381,968

  白如梦挺着胸脯,反问我道:“不客气又能怎样?常四海,你先看看这些再说。”

  说完,白如梦从包里拿出一封牛皮纸袋交给我,上面用钢印打着‘绝密’二字。

  我拆开牛皮纸袋,是一些尘封的档案资料。

  案例一,1953年,冬,大兴安岭,男子死于家中,身上插满七只钢钉,七脉尽断,死相残忍!三日后,在废弃农屋中找到泥人一个,上有死者生辰八字及咒语。

  败天天转,败地地裂地龙死,败山山脉,败人人有仇情,败鬼鬼灭亡。

  我不禁倒吸一口凉气,二邪咒!我记得小时候在家中的某本书里看过这句话。

  案例二,1955年,冬,马家古镇绝户案,马东阁,三个儿媳妇都是胎死腹中,死因如出一辙,此后再无女眷下嫁马家,三年后,马家房屋翻修,门前挖出砂性金属器物,凶煞之物,斩断该宅的儿女路。

  案例三,1959,夏,长白山稻草人案,男尸暴尸荒郊野岭,死者生前迷失在树林中,走了一天一宿,活活累死,死者两公里外,找到一稻草人,不规律颤动,背后贴有黄纸并附咒语,溱与洧,方浣浣兮,士与女,方秉兰兮,杀蛊毒,避不祥。

  我的眉头越咒越深,以草招魂,这几句咒语我也见过。

  案例四,案例五……一共十起未破获的诅咒案例。

  这十起案例,都与我的所知,有或多或少的联系。

  在风水界,我也算半个内行,各流派手法、念诀,不尽相同。

  犁头术便是其中翘楚,我家世代单传,从无分支,外人想学也学不来,除了爷爷,我实在想不到第二个人。

  虽然我内心翻江搅海,但脸上却不露半分波澜,扫了一遍,便将这些资料丢换给白如梦。

  白如梦疑惑的看着我,问道:“怎么?你不相信吗?”

  我微微一笑,回道:“信,当然相信!但这些跟我爷爷有什么关系?跟我们家的犁头术有什么关系?拿这么多尘封旧案,就冤枉我爷爷是凶手,白小姐,你在拿我当白痴。”

  白如梦微微皱眉,很快,眉头便舒展开,自信的说道:“常四海,你果然够镇定,不愧是犁头术的独苗。既然你嘴硬,一会我就让你相信,我拿的这些资料,都是铁证如山的证据。”

  我吐出一口气,倒了杯啤酒,一饮而尽,暗暗担心,这丫头到底是哪冒出来的?为何要针对我们家?如次笃定是我爷爷,绝不会无的放矢。

  我脑中飞快的思索,拿这些资料就断定是犁头术所为,这里面一定有事。

  至于爷爷,我不是没有怀疑过,但毕竟是至亲,可是……我爹的死法实在太诡异了,胸口缺少的那块皮,到底哪去了?

  我抬头看向二人,问道:“一会我就会相信?你们俩人串通好了?春福,咱俩可是从小玩到大的兄弟。”

  张春福刚喝进的啤酒,差点喷出来,咳了两声,说道:“我说兄弟,你想歪了,听我说下前因后果。你今天下午才回来,很多事你不知道,你爹在两天前死亡,死状怪异。正赶上白如梦回家祭祖,就碰上了。”

  我挑着眉毛,观察着张春福的表情,问道:“真巧,然后花钱雇你打听我家的事?”

  张春福无奈的撇着嘴,说道:“我说兄弟,你老瞎琢磨,您爷爷是什么人物啊?都快被村里人捧成神仙了,傻子都能看出来你爹不是正常死亡,你爷爷却这么草草了事,着急找你回来匆匆下葬,你不觉得奇怪吗?”

  我愣愣的看着张春福,暗暗点头,不错,对于我爹的死,爷爷并没有追究,不符合他的行事风格。

  张春福继续说道:“还有,你家的祖坟,在村西头的祠堂后,绝对的风水宝地啊!但你爹坟地的选址,却在小凤河旁边,你不觉得这事蹊跷吗?”

  “小凤河?我爹的墓地在那儿?”我瞪大眼睛吼着。

  张春福吓了一大跳,身子向后挪着,说道:“是……是啊!你爹去世的当天,你爷爷就把选址悄悄定好了,白如梦这才委托我,每天在小凤河守夜,观察你爷爷的动静,这回明白没?”

  瞬时间,我脑中一片混沌,戊子乾宫亥为庚,巳寅坎艮丑千辰,丁奇对位九地星,天柱星加临死门,阴上加阴,河流向西,实乃大凶之地。

  我的呼吸开始急促。

  白如梦看准时间,敲了敲桌子,吸引到我的注意,说道:“我已经让大福子在那儿蹲守两天了,今夜便知道结果。”

  我冷淡的目光看着白如梦,不禁问道:“白小姐,你为什么对我家的事这么关心?”

  张春福喝完啤酒,抹了抹嘴巴子,说道:“我说兄弟,也不看看你们俩什么关系?从小青梅竹马,门当户对,况且,你爷爷从前还救过白如梦的父亲,正所谓知恩图报,夫唱妇随,她不关心你,还关心谁啊?”

  白如梦轻咳了两声,说道:“大福子,你少贫嘴,娃娃亲的事,根本不能作数。怎么样?常四海,今晚要不要去看看……”

  我们来到小凤河对岸,远远望去,能看出土被翻出来。

  我心里愈发突突,小凤河是一条奇怪的河流,自古以来,无论哪条山川大河,都是自西向东流向大海,唯独这条小凤河逆流河上,水流自东向西流淌。

  没人知道这条河的尽头,所以被人视为不祥的河,村里人都很避讳这条河,很少有人来这里,算是村里的禁地。

  爷爷将墓地选在这里,肯定大有文章。

  我指着河对岸的墓地,说道:“白小姐,对面有棵大槐树,咱们为什么不躲在树后面,看的不是更清楚。”

  白如梦翻着白眼,说道:“你爷爷耳朵贼的很,旁边有人喘气,他都能听见,还是站远一点好,有河流的水声,他不容易发现咱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水师之犁头秘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水师之犁头秘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