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空坟
闭海2021-04-29 11:591,976

  我静静等着时间,马上快12点,白如梦忽然拉着我的袖子,小声说道:“来了,都趴下。”

  我们三人赶紧趴在草地上,河对岸,有个人影逐渐靠近坟地,隔的很远,我只能大概看到轮廓,从身形上看,确实像我爷爷。

  人影靠近的很缓慢,肩上还扛着一坨重物,我不禁皱起眉头。

  白如梦伏在我耳边,小声嘀咕道:“我没猜错的话,他扛的是你爹的尸体。你爷爷想玩狸猫换太子。”

  狸猫换太子?我愣愣的看着白如梦,说道:“把我爹的尸体埋在小凤河畔,空棺材却堂而皇之的埋进祖坟?”

  白如梦不错眼珠的盯着河对岸,说道:“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片刻后,白如梦转头与我四目相对,惊奇的说道:“常四海,你老看着我干嘛?”

  我看着白如梦说道:“那我爷爷到底什么目的?”

  白如梦想了想,说道:“你爷爷坏事做的太多,阳寿早已透支,他在用你爹的命,换他自己的命。”

  听到这儿,我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爷爷诡异的做法,我暂时不想理,但眼前这个丫头,知道的有些多,犁头术里确有换命一说,我也是在书上看到过只言片语,但早已是禁术,保留的不全,更不许后人修炼。

  这丫头是从哪知道的,还有那封印着‘绝密’二字的尘封档案,从哪儿搞到手的?

  眼前这些信息,绝不是娃娃亲的关系那么简单。

  只见,河对岸,爷爷将爹的尸体放入坟地,然后填坟,别看我爷爷近乎于瞎子,但方向感非常好,手脚麻利,丝毫不像70多岁的老人。

  半个小时后,我爷爷离开坟地,我们三人才站起身,掸了掸身上的泥土。

  白如梦站在我面前,说道:“常四海,我盯着你家的事,绝没有恶意,但你现在确实很危险。”

  我眨了眨眼睛。

  白如梦继续说道:“常四海,你还不信的话,明天下葬之时,你爷爷铁定会主持大局,到时候你掀开棺材,一切都会真相大白。”

  我愣愣地看着白如梦,许久,问道:“你的意思是说,我爷爷还有可能换我的命?”

  白如梦长出一口气,说道:“唉!你可算想到这一点了,确实没错,你家祖传的犁头术,是千真万确的邪术,根据我得到的消息,犁头术的传人一直在探寻邪术中长生不老的方法,而你爷爷的做法,很有可能就是为了这个。”

  我点了点头,说道:“要我相信你太容易了,白小姐,你从哪儿得到的消息?告诉我,我就相信你。”

  白如梦有些着急,攥着小拳头,说道:“四海,对不起,这些我暂时不能说,但我绝没有害你的意思。”

  “当然相信啦!”张春福走到我们中间,大肥手摁住我的肩膀,说道:“从小就是天生一对,郎有情,妾有意,如果不是救夫心切,人家白如梦趟这浑水干啥?”

  白如梦拨开张春福,对我诚恳的说道:“四海,咱俩的事,暂且放一边,我主要是不想看你出事。”

  …………

  深夜,我在回家的路上思索着,平白无故冒出来一个未婚妻,而且手里掌握了我家很多秘密,以娃娃亲这种微妙的关系来为我开脱?

  哼,一个处世未深的黄毛丫头,几句话就想离间我和爷爷十几年的亲情,任凭她貌美如花,在我心里不过一颗糖衣毒药。

  要是相信她的话,我常四海就是个傻狍子。

  我没有回家,而是折返回了小凤河,果然,不出我所料,张春福这个王八蛋见财起意,正拿着铁锹和白如梦一起刨我爹的坟呢!

  我脑袋嗡了一下就炸了,第一个念头就是冲出去阻止他们,免得让我爹再受迫害。

  但我还是忍住了,这件事错综复杂,我现在的理解范畴只是冰山一角。

  很快,他们把坟刨开,听见白如梦的咒骂声,“老东西果然狡猾,这不是四海他爹的尸体。”

  我远远看去,张春福跳进坟,从里面扔出来一件件破衣服,我长出一口气,不迫害我爹的尸体,我就踏实了。

  二人重新把坟填好,听见白如梦说道:“大福子,那老东西可能狡兔三窟,四海他爹的尸体绝不会埋进祖坟,到时候你在确认一下,等明天常四海掀开棺材,看他怎么狡辩。”

  二人又商量了一阵,便分开了。

  我仍旧没有回家,而是悄悄尾随张春福身后。

  张春福天生灾星,他父母在很早的时候就去世了,这些年就他一人过日子。

  我跟着一直进了卧室,这孙子愣没发现我,心够大的。

  张春福打了个哈欠,刚一转身,看到我瞪着喷火的目光,惊讶的下巴都快掉在地上了。

  “我说兄……弟!你特么幽灵么?怎么进来的?”结结巴巴的张春福,连连后退,一屁股坐在炕上。

  见我怒目而视,张春福刚忙摇晃着双手,说道:“我说兄弟,你听我解释……事情没你想象的那么恶劣。”

  我长长叹出一口气,说道:“我来这儿,就是要听你解释的。”

  张春福一屁股坐在炕上,急促的说道:“我说兄弟,你别胡思乱想,咱哥俩这么多年,我怎么可能害你?”

  我喘了口粗气,说道:“你和那个白如梦挖我爹的坟,也是为我好。”

  张春福一脸尴尬的笑,估计连他自己都编不下去了,说道:“当然啊!四海,你爷爷真要害你,我和白如梦简直一拍即合,都是为了你好。”

  我皱着眉头,说道:“白如梦来头不正。”

  张春福站起身,着急的说道:“我说兄弟,就算她白如梦来头不正,目的不纯,跟你的什么娃娃亲都可以不作数,你也不应该怀疑我啊?咱俩这么多年的兄弟,光着屁股长大的,害你的事,我会干么?”

  我靠近张春福,问道:“白如梦还知道我家什么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水师之犁头秘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水师之犁头秘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