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入殓
闭海2021-04-29 12:081,927

  张春福无奈的摊了摊手,说道:“都知道了,今天白天发生的事,我都告诉她了。”

  此时此刻,我真想一巴掌拍死他,说道:“我爹丧事的细节,你也告诉她了?”

  我张春福愣了片刻,说道:“都说了,但是……好像……你爹胸口少了一块皮的事,我没告诉她,我以为她会知道。”

  说到这儿,我心里算踏实不小,爹胸口消失的那块皮,至关重要,也许就能揭秘,谁在图谋不轨。

  我又嘱咐了张春福一阵,才安心离开。

  第二天早上,我还没睡醒,就听见院子里唢呐的响声,照旧车水马龙的人流,在为我爹安排入殓仪式。

  我出门就看见张春福和白如梦站在我家院门口,我赶紧跑出去,问道:“春福,你丫有病吧!怎么带她来了?”

  “哼!”白如梦一挑下巴,说道:“我怎么就不能来,你爷爷是远近闻名的风水师,而且常白两家关系走的那么近,我不来,于理不通。”

  说完,白如梦迈步走进院子,直奔正房。

  我薅着张春福的衣领子,问道:“她又和你说什么了?”

  张春福拨开我的手,说道:“什么也没说,她早上打电话叫我起来,要我陪同,拜访一下你爷爷,我说兄弟,你别那么紧张,小场面而已。”

  我和张春福来到正房,白如梦很恭敬的站在爷爷面前,“常老好!我叫白如梦,小时候……”

  还未说完,爷爷抬手打断白如梦,露出满脸的笑容,说道:“原来是白家丫头啊!一晃都长这么大了。”

  白如梦很乖巧的坐在爷爷身边,安慰道:“常老,您节哀顺变,四海这么孝顺,一定不会亏待您的。”

  我里外屋转了一圈,我娘哪去了?

  走上前问道:“爷,我娘呢?昨天晕倒后,就一直没醒来,现在哪去了。”

  爷爷点了点头,说道:“你娘没事,今早让村长送医院疗养一段时间,不用担心。”

  我还想说着什么,爷爷站起身,白如梦很适时宜的搀扶着,“海娃,人都齐了,开始你爹的安葬仪式吧!”

  走到院外,白如梦悄悄溜到我身边,小声嘀咕着:“四海,临下葬之前,你要不要打开棺材看看?”

  我回道:“打开干什么?像昨晚一样,继续折腾我爹的尸体。”

  白如梦面色一囧,皱着眉头,说道:“这个张春福,我就知道他靠不住,什么都说出来。四海,我绝没有害你的意思,只要你打开棺材,你爷爷的狐狸尾巴肯定会漏出来。”

  哼,我白了她一眼,村民浩浩荡荡的送行队伍甚至壮观,护送着我爹的棺材来到坟地。

  众人将我爹的棺材用绳子拴起来,白如梦在身后踢了我一脚,急促道:“棒槌,你再不阻拦,就永远也别想知道你爹的尸体在哪儿?”

  我见时候差不多了,跑到爷爷身前,扑通跪了下来,借着伤心的情绪,哭道:“爷,让我再看一眼爹吧!四海生前为尽孝道,愧为人子。”

  村长赶忙上前阻拦,“海娃子,这可使不得,卯时三刻,是良辰,非常适合下葬,是常老算出来的!海娃子,要懂事嘞!可不能误了时辰,快起来。”

  爷爷沉思了片刻,深深探出一口气,说道:“随他去吧!难得海娃这么孝顺,海娃!看一眼便可,切记不可误了时辰。”

  我赶忙起身,在众人的帮忙下,打开棺材盖,白如梦也凑了上来,爹躺在棺材中,脸色铁青,身上仍旧盖着兽皮。

  白如梦眉头大皱,惊诧道:“怎么会这样?”

  我强忍着内心的悲痛,招了招手,村民重新盖好棺材,移入祖坟。

  安葬仪式没有想象中的复杂,大概是爷爷年龄大了,一切从简,我在坟前大约跪了一个小时,听着响器班吹吹打打,安葬仪式算是圆满结束。

  傍晚,我万念俱灰的回到家中,看见爷爷正在收拾包裹,我急忙问道:“爷,怎么了?您要出哪儿?”

  爷爷叹着气说道:“你爹死的不安生,我要进山为你爹招魂。”

  招魂?

  我愣愣的看着爷爷收拾包袱,爷爷说道:“海娃,昨天你娘冲邪,我就料到咱们常家被人算计了,这里头没那么简单,我不在的这几天,你要小心白家丫头。”

  我的呼吸顿时加快,爷爷不愧是神算子,才见过一次面,就看出白如梦有问题,和我料想的一样。

  爷爷转过头看着我,露出一丝慈祥的微笑,说:“海娃,你未经世事,而且生性善良,很容易被骗。”

  我喘着粗气,再也忍不住了,说道:“爷,对不起,我实在不应该瞒您,昨天晚上,我看见……”

  见状,爷爷直接摆了摆手,仍旧露着慈祥的微笑,说道:“好孩子,不用说!爷爷干这行的,什么都知道,白如梦不过是个小女孩,没资格对咱们家产生威胁。”

  我激动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晚间,我坐在空旷的院子里,张春福提着两壶烧酒来到我家。

  我兴致缺缺,说道:“春福,你的主子没有任务交给你?”

  “当然有了!”张春福笑嘻嘻的坐在我身边,说道:“我说兄弟,白家小姐知道你心情不好,让我过来陪陪你。”

  我看了看时间,8。45分,看着张春福坏笑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白如梦又打我家祖坟的主意吧!”

  张春福一脸惊愕,望了望里屋,又看了看我,诧异的问道:“我说兄弟,你咋知道的?你爷爷不是走了么?”

  我叹了口气,说道:“我爷走了,你连问都不问,这不奇怪吗?白如梦叫你来,摆明是拖延她刨坟的时间,张春福,咱俩这么多年兄弟,你为了点钱,就帮着外人害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水师之犁头秘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水师之犁头秘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