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尸斑
闭海2021-04-29 13:471,941

  张春福挺着大肚子,一副大款的样子,钞票在手里来回摔打着,说道:“我说王叔,我们不白借!这些钱,你先拿去花,我们用几天,就给您搬回来,怎么样?”

  看到钞票,村长哪还管什么棺材的事,接过钱之后,舔了舔手指,开始数起来。

  我看着白如梦,问道:“你俩到底想干嘛?”

  白如梦把我拉到门外,小声说道:“四海,陈桃花那边的古怪,开始我也想不明白,但看见村长以后,一切都清楚了。”

  我奇怪的看着白如梦,又看了看屋内,昏暗的灯光下,正在数钱的村长,问道:“有话直说,别藏着掖着。”

  白如梦说道:“借那口棺材,是给咱们保命的。”

  “怎么保?今晚咱俩睡棺材里?”我说道。

  白如梦回头看了一眼,说道:“棺材的事,你先别管!我自有安排,你先看看村长有什么问题么?”

  我仔细看了看,说道:“数钱数得乐开花了,能有什么问题?”

  白如梦叹了口气,说道:“村长早就死了。”

  我气得都想笑,简直无稽之谈,好端端的一个大活人,正在不亦乐乎的数钱,死人能干这事?

  白如梦小声嘀咕道:“他开院门的时候,我就发现了,你看村长的脚。”

  我低头一看,村长踩着一双拖鞋,前脚尖竟是抬起的,根本没着地。

  脚跟不着地,我心里一下就慌了。

  白如梦继续说道:“尸斑都长这么大一片了,你都没注意到?”

  从敞怀的军大衣向里看去,脖子上,竟长了一片紫青色的斑点,可不就是尸斑吗?

  尸斑由于人死后血液循环停止,心血管内的血液缺乏动力而沿着血管积于尸体表皮上,说白了就是充血的结果。

  尸斑在人死后平均2-4小时出现,也就是说,在陈桃花宴请全村人开席之前,村长就已经死了。

  看到这,我心里一阵心酸,村长这么大年纪了,过了一辈子苦日子,没想到会落得这种下场。

  白如梦上前一步,说道:“四海,紫微斗数向来都是名门正派,门下从无大奸大恶之人,也没有害人的邪术,这个陈桃花有问题。”

  我点点头,说道:“名门正派,从无害人邪术,哼!白小姐,这次你不怀疑是我爷爷干的好事了?”

  白如梦深吸一口气,说道:“当然不能排除你爷爷,但从目前的形式来看,陈桃花的可能性非常大。”

  我懒得和白如梦辩解,这两个女人苦大仇深,我现在最担心的是村长怎么办?他现在还不知道自己死了。

  这时,已经数完钱的村长,笑呵呵的看着我们,说道:“海娃子,丫头,进来坐啊!我给你们沏壶茶。”

  白如梦叹了口气,说道:“四海,你去说吧!给村长的个痛快。”

  我犹豫了片刻,点了下头,走到村长身边,小声说道:“王叔,今天下午,您没发觉身体有什么异样么?”

  村长摇了摇头,笑着说道:“能有什么异样?我觉得现在更年轻了,这全要拖陈仙姑的福,给我吃了一粒药丸,你看我,现在倍儿精神。”

  我瞪大眼睛,大声问道:“什么药丸?您现在还有么?”

  村长说道:“没了,当时就给了我们几个人一人一粒,说能强身健体,越活越年轻。”

  “还给谁了?”我和白如梦同时发问。

  村长愣了片刻,说道:“给了我,还有……刘会计,老孙头夫妇俩,就那两口子,别提多鸡贼了,看我吃了药丸,赶紧给陈仙姑送礼,这才求来的药丸,哼!无事献殷勤。”

  我深深叹了口气,说道:“王叔,唉……您吃的是毒药……而且剧毒无比,服用当时,就……就已经死了……”

  村长顿时惊愕,向后退了两步,指着自己,说道:“海娃子,我都这个岁数了,你别跟我开这种玩笑?”

  我没说话,淡淡的晃了晃头。

  村长缓了片刻,说道:“你……你是说……我死了?”

  白如梦说道:“王叔叔,您看看您有没有影子,就知道自己有没有死了。”

  村长低头看了一眼,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亡之后,表现的竟十分平静,只是无奈的叹了口气,之后身子咕咚一声便倒在地上。

  张春福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愣了好半天,指着地上的尸体,说道:“四海,你搞什么鬼?你把村长给说死了?”

  白如梦解释道:“刚才提到的药丸,吃药的四个人,早就是死人了。”

  我转目看向白如梦,此时,我看她的眼神完全不一样了,甚至有些钦佩,叹了口气,说道:“白小姐,现在说说吧!后院的棺材到底有什么用?”

  白如梦眼睛直直的盯着尸体,并没有回答我,只是淡淡的说了句,“今晚便知道答案。”

  我们将棺材抬回家,一口简陋的棺材,黑漆漆的,一头大一头小,平常无奇。

  我站在院里发愁,刚死了父亲,现在院里又多了口棺材,属实不吉利,白如梦从厢房出来,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说道:“四海,今晚你睡在棺材里。”

  我眨了眨眼,没有回答。

  白如梦看了眼站在正房门口的张春福,说道:“凌晨一点,让大福子和你交换。”

  张春福一愣,说道:“什么?我说白小姐,你是把我豁出去了。”

  白如梦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大难临头了还不知道,那个陈桃花今晚就会利用阴人来害四海。”

  我向张春福打了个手势,他会意,转头走进里屋。

  我问道:“阴人,就是包括村长在内的四个人么?”

  “对!”

  我继续问道:“白小姐,你到底是什么人?”

  白如梦瞪大眼睛,质问道:“常四海,你的良心让狗吃了么?我拼命救你,你到现在还怀疑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水师之犁头秘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水师之犁头秘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