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阴人
闭海2021-04-29 11:571,951

  我点燃一支烟,说道:“受命于天,谁主沉浮,这八个字刻在梅花玉玺上,被同道中人奉为神物,无人不想得到它,今日从陈桃花嘴里说出来,你却不闻不问,这不奇怪么?”

  白如梦目光避开我,说道:“我不是你们这一行人,梅花玉玺对我没什么吸引力。”

  “真的么?”我向前一步,盯着白如梦的眼睛,说道:“十几年不见面,凭空冒出来一位惊艳动人的未婚妻,对我家的犁头术手法了如指掌,能一眼看出陈桃花的阴人劫,恐怕你的本事要在我之上。”

  白如梦瞪着我,说道:“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我吐了口烟儿,说道:“如果你的目的和陈桃花一样,恐怕要失望了,我家根本就没有什么梅花玉玺。”

  白如梦上前拿掉我手中的香烟,说道:“好,四海,就算你怀疑的有道理。现在快到12点了,你快进棺材。”

  这个丫头确实懂得比我多,今日见到陈桃花,杀机尽显,摆明威胁我,如果不交出梅花玉玺,我会劫数难逃。

  包括村长在内的四个阴人,今晚就要给我一个下马威。

  我躲进棺材里,里面地方很宽敞,我将棺材盖拨开一条小缝,白如梦分配好任务,就回到厢房中。

  午夜12点,棺材里冷飕飕的,真傻,早知道就带条棉被进来了。

  忽然,院门‘嘎吱’一声被推开,我透过棺材的缝隙,向外看去,老孙头夫妇二人,直挺挺的站在外面,面无表情,目光呆滞,后脚跟不着地,像僵尸一样。

  二人一动不动,好像在等待着什么命令,一分钟后,老孙头夫妇开始迈着僵硬的步伐向院里走来。

  二人的步伐尤其缓慢,一边走着一边嗅着旁边的气味,先是进了厨房,听见里面翻箱倒柜的声音,十分钟后,二人出来奔着厢房走去。

  我心里一紧,但还是没什么动作,白如梦路子那么野,能料敌先机,还会怕这些?

  果不其然,二十分钟后,二人从厢房走出来,奔着正房走去,我心里开始扑腾,张春福这个人向来倒霉,恐怕这次在劫难逃。

  我在棺材中耐心的等待着,又过了二十分钟,只见,张春福佝偻着身躯,几乎从正房里爬出来的,那肥胖的身躯活像个垃圾桶。

  张春福迅速跑到棺材前,推开棺材板,探进来一个大脑袋,对我小声说道:“我说兄弟,计划有变!”

  我还没明白什么意思,张春福将一条大黑狗扔进棺材里,那条大黑狗直接趴在我身上,然后张春福迅速将棺材板推回来,一溜烟跑进厢房。

  我看着胸前的大黑狗,显然被灌了麻药,不吵不闹,一个劲的舔鼻子,脑袋也越来越沉。

  我来不及多琢磨,就听见吘……一声低沉的吼声,在棺材附近响起,此时此刻,我甚至能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随着沉重的脚步声,我连呼吸都在颤抖。

  看来,老孙头夫妇将整个屋子都翻遍了,唯有院中的这口棺材。

  不对啊!白如梦和张春福是怎么躲过搜捕呢?

  唯一的解释就是,阴人的搜捕目标是我。

  咣!一声闷响,棺材震动了一下,我的心也跟着震了一下,这种惊悚的场面,以前只是听说,并没有实践经历过。

  嘎吱一声,我头顶的棺材被推开一条缝隙,缝隙越来越大。

  猛地,一只浮肿的手探进来,我赶紧向棺材的另一端挪,摸到我胸前的大黑狗,抓住狗腿,拽了出去。

  等了几秒钟,那只惨白的手没有再探进来,我努力喘匀着气息,鼓足勇气,慢慢坐起身,眼珠子差点飞出来,老孙头夫妇坐在地上,正在啃噬着黑狗腿,二人大快朵颐,狗已经死了,眼前血腥的场面,我差点吐出来。

  妈的,现在不跑更待何时,一步蹿出了棺材,直奔院外。

  这时,厢房的门忽然打开,白如梦出来破口大骂:“常四海,你这个窝囊废真是棒槌,眼看着就要破了,你跑什么跑?”

  回头看着老孙头夫妇,已经被白如梦的话‘惊醒’,空洞的目光直勾勾盯着我。

  我总不能说我太害怕了,站在院门口,吐了口气,说道:“少废话,这么恶心的事,我实在看不下去,自古以来,英雄从不懂得能屈能伸。”

  “常四海,你就是胆小怕……四海……”白如梦的表情忽然僵住,眼神望着我身后的方向。

  我顺着目光转头望去,只见,刘会计带着厚厚的眼镜,空洞的眼神里没有一丝内容,站在我身旁,脸色铁青。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刘会计双手锁住我的喉咙,顺势将我提起来。

  满满的求生欲瞬间被激活,本能的想起犁头术,阴阳逆顺妙难穷,逐鹿经年苦未休,若能达得阴阳理,天地都在一掌中,猛地一脚踹向刘会计的胸口。

  ‘砰’一声闷响,刘会计直接飞了出去,五米开外,重重摔在地上,胸口凹进一大片,一团影子,缓缓从肉身之中抽离出来,最后化为一股青色烟雾,消失不见。

  白如梦张大嘴,目瞪口呆的看着我,诧异的问道:“刚才你踹的那一脚,怎么会有这么大威力?”

  我来不及解释,也根本不知道怎么解释,那一脚为什么有这么大力?大概是祖师爷保佑吧!

  蓦地,老孙头夫妇从院里直挺挺的走出来,目空一切,奔着我的位置走过来。

  白如梦和张春福很自觉的站在墙根下,用眼神示意我可以开始表演了。

  我深吸两口气,二指竖于身前,口中大喊:“阴阳逆顺妙难穷,逐鹿经年苦未休,若能达得阴阳理,天地都在一掌中。”猛地一跺脚,奔着老孙头的胸脯踹过去。

  但是,刚才的勇猛荡然无存,老孙头纹丝未动,顶着我的脚继续前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水师之犁头秘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水师之犁头秘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