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第二波进攻
闭海2021-04-29 12:081,990

  我还在诧异之时,孙大婶拽着我的脚脖子,将我抡了出去,力道之大,超乎我的想象,直接把我甩飞,撞在院墙上,顿时骨肉分离的疼痛,貌似魂魄一下被抽离出去。

  当我摔在地上时,感觉骨头像散架一样,动弹不得,老孙头夫妇僵硬的转动着身体,再次奔着我走过来。

  妈的,学艺不精,这犁头术怎么一会灵一会不灵?

  可惜,我懂的只是一些犁头术的皮毛,还是从爷爷那里听来的只言片语,大多都是理论知识。

  我现在疼的动都不能动,眼看着老孙头夫妇就要走到我身前。

  蓦地,白如梦解下腰间的丝带,伸手一递,缠住老孙头的小腿,用力一拽,老孙头重心不稳,被绊倒在地,白如梦动作迅敏,将老孙头捆得结实。

  我看得纳闷,白如梦的腰带,看上去平常无奇,一扯就能扯断,却能束缚阴人,任凭老孙头倒在地上如何挣脱,都挣不断这条丝带。

  这时,张春福跑出来,怀里抱着一坛子菜籽油,泼在老孙头身上。

  我穷日子过惯了,心中大急,喊道:“春福,你丫疯了,那是我家一年的油。”

  这一坛子菜籽油,我着实心疼,以前娘在厨房炒菜,只舍得放一点点油,这孙子倒是不客气,一整坛子菜籽油全给泼了。

  张春福嘿嘿一笑,打火机点燃了老孙头,熊熊烈火,老孙头被丝带捆得结实,没有过多反抗,更没有大声呼喊,可能是死人根本不知道疼痛,任凭火焰燃烧,直至一缕青色烟雾腾起,和刘会计一样,一命呜呼。

  火焰越来越微弱,我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孙大婶?

  我马上起身,只见,孙大婶瘫坐在墙角,低着头一动不动,此时,我们谁也不敢上前,互相望着。

  张春福更是一脸尴尬的笑,脚步向后挪着。

  白如梦叹了口气,走上前,抬起孙大婶的下巴,双目紧闭,死一样的沉寂,我扎着胆子走过去,问道:“怎么样?”

  白如梦也百思不得其解,念道:“怎么会这样?这根本不符合阴人的特性?”

  见没有危险,张春福走上前,说道:“我说兄弟们,既然死透了,咱们赶紧回去吧!白小姐,用不用把尸体绑了?你还有没有裤腰带啊?”

  提到腰带,我想起来刚才白如梦刚才那条红丝带。

  白如梦的目光也刻意闪避我,我问道:“白小姐,那条红丝带不是普通物件,能介绍一下么?”

  白如梦默默低下头,说道:“四海,有些事,我现在不能说。”

  张春福翻了翻白眼珠,凑了过来,问道:“不能说?我说兄弟,现在刀都架在脖子上了,您还有所隐瞒,以后咱们还怎么同舟共济啊?你和四海怎么共枕眠……”

  张春福意识到口误,马上捂着嘴巴。

  白如梦转头望着我,说道:“四海,我知道现在刀架在脖子上,但我没害过你吧!”

  我点了下头,向院里走去。

  白如梦情绪不高,没有和我们过多交流,直接回到厢房中。

  张春福哈欠连天,躺在炕上,无精打采的问道:“我说兄弟,明天会不会还是九死一生啊?唉……不管了,困死我了,我特么要睡个昏天黑地。”

  我抬头看了看时间,凌晨3。25分,问道:“死胖子,问你个事,刚才老孙头夫妇分别进了你和白如梦的房间,都没发现么?”

  张春福闭着眼睛,说道:“嗨!你未婚妻提前都安排好了,只要老孙头夫妇进来,我屏住呼吸,他们就找不到我了,再说,他们的目标是你……”

  我站在窗前,张春福已经困得不行了,断断续续的说道:“我……我说……兄弟,你咋还不睡?”

  其实,我眼皮也沉的不行,说道:“不敢睡!第二波进攻马上开始。”

  “嗯……”眼看张春福的呼噜声都起来了,忽然瞪大眼睛,从炕上滚下来,跌跌撞撞来到我身后,摁着我的肩膀,说道:“我说兄弟,第二波进攻?谁啊?孙大婶么?她不是死门口了?”

  我指着厢房的位置,说道:“白家大小姐!”

  张春福拼命晃悠着我的胳膊,说道:“我草,兄弟!你说什么?孙大婶是阴人,转移了么?转移到白如梦身上?”

  我点头,差不多是这个意思。

  就在这一刻,西厢房的门突然打开,白如梦穿着一身白色的睡衣,披散的头发走出来,站在院子中间,眼睛直直瞪着我所在的位置。

  在月光的映衬下,活脱一个女鬼。

  我的心瞬间提到嗓子眼。

  张春福几乎贴在我后背上,说道:“我说兄弟,难不成把她也烧了?你舍得么?”

  我‘背着’张春福,向后退了一步,小声说道:“一会儿别出声,否则会把白如梦的魂吓出窍的。”

  张春福重重的点点头,说道:“好,好,怎样做?”

  我让张春福躺在床上,扮成我,假装睡觉。

  我从爷爷的布包里,拿出一张符咒,屋里没光,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符咒,摸黑叠成一个三角形,放在嘴里。

  爷爷曾经给一家人驱鬼,就这么做过,当时爷爷塞进口中的是一张类似隐身符的符咒。

  我将符咒置于舌下,顿时觉得口中火烧似的。

  等了片刻,房门被推开一条缝,“常……四……海……”白如梦在呼喊我的名字,只不过,声音变得异常低沉。

  “常……四……海……”随着声音的逼近,白如梦一步一步缓慢的靠近炕上的张春福。

  张春福用棉被把自己包裹的严实,听到低沉的呼唤,吓得巨幅颤抖。

  白如梦的动作格外慢,犹如钝刀子杀人,将恐惧延伸至无止境,双手撩开张春福身上的棉被,口中仍旧重复着常四海三个字。

  张春福就像震动的手机,双手抱着脑袋,蜷缩成一团。

  我悄悄溜到白如梦身后,凑到她耳边,用极小的声音说道:“我就是常四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水师之犁头秘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水师之犁头秘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