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鸿门宴
闭海2021-04-29 13:411,958

  我点点头,说道:“也许!下九门中盗墓、捞尸、赶尸、梅花、走阴、犁头、驱蛇和蛊人这八门中,秘法虽然独门,但却有其极限,我害怕的是通灵一脉的人,这种人传说能自由穿梭阴阳间。”

  张春福问道:“我草,那不成神仙了?我说兄弟,才八分之一的几率,可能性不大。”

  我转过身,有些绝望的看着张春福,说道:“可能性很大,我爷爷突然失踪,就是最好的证明!如果是其他门派来犯,爷爷完全可以自行解决。”

  说到这儿,张春福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说道:“我说兄弟,照你这么一说,我也有点害怕了,咱们要不要做好准备!刚才在白家老宅,可能是有人在试探犁头术。”

  我和张春福正在合计着,院外,村长风风仆仆的走进来,手里拿着一封红色的信封,说道:“海娃子,你爷爷呢?”

  我迎到院子中,村长手里拿的简贴,也就是请柬的意思。

  我摇了摇头,说道:“爷上山给我爹还魂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王叔,什么事?”

  村长面露难色,将请柬交到我手上,说道:“算了,给你也是一样!咱们村搬来一位神人,跟你爷爷一样,占卜算卦无一不精,很仰慕你爷爷,今晚做东请村里人吃席,特地让我来请常老,晚上过门一叙。”

  我打开请柬:“永年老生,何盟厚仪,谨订于日下5点谈酌厚教,大黄村370号院,紫微斗数嫡35代传人,陈桃花敬上。”

  我合上请柬,笑着对村长说道:“王叔,麻烦您了,晚上我会代我爷爷赴约。”

  村长挑起大拇指,说道:“行啊!海娃子长大了,像个男子汉。”

  村长走后,张春福拿过请柬,皱着眉头说道:“我说兄弟,紫微斗数,也是卜卦这一行?”

  我点了点头。

  见我表情沉重,张春福问道:“这个紫微斗数是啥门派?刚才你说什么下九门里,没有什么紫薇啊?”

  我吐了一口气,说道:“紫微斗数精于算术,比下九门的历史要长很多,至今没有过黑历史,自然不会被划分到下九门之中。”

  张春福晃悠着请柬,说道:“我说兄弟,难道这个陈桃花,不知道大黄村有你爷爷坐镇么?还搬到这里来抢生意,挑衅啊?不,明摆着就是踢馆。”

  我转头看着张春福,说道:“也许是鸿门宴,你看看上面的地址。”

  张春福低头一看,立刻张大嘴巴,“大黄村370号院,这是白家老宅啊?”

  “什么?”一直在厢房偷听的白如梦,一脚踹开房门,跑出来抢走请柬,看了一遍,怒目而道:“他妈的,简直喧宾夺主,拿我家房子请客,谁给这个女人的权利。”

  白如梦气得就要冲出去。

  我一把将她拉回来,说道:“别冲动,堂而皇之的在村里请客,一定有准备,不是你过去闹一通就能解决的,况且,敢使唤村长来传话,别把这个女人想简单了。”

  张春福眼睛提溜转了一圈,说道:“草嘞!我说兄弟,依我看,既然是鸿门宴,咱们别轻举妄动了,反正他请的是你爷爷,你不去,他也没辙。”

  我叹了口气,说道:“先礼后兵,去是一定要去的,总比把灾难引到这里强。”

  张春福一阵干笑,说道:“我说兄弟,最近我减肥,这个席面,我就不参加了吧!”

  白如梦气鼓鼓的攥着请柬,说道:“不行,大福子,谁不去你都得去,而且天天去,她敢霸占我家祖宅,咱就让她天天不太平。”

  我微微一笑,安抚着白如梦,说道:“好,晚上咱们三人一起去,说不定,你刚才被暗算的事,也会水落石出。”

  白如梦重重的点了点头。

  到了傍晚6点,刻意迟到了一小时,我们三人来到白家老宅,嚯!人山人海,场面竟然比我爹那天出殡还要壮观,全村人几乎没有缺席,也搭上白家老宅地方足够大,摆个100来桌酒席不算难事。

  只见,门口全是村民自发送来的礼品,礼盒,堆积如山。

  白如梦看在眼里,气得牙根直痒痒。

  我看到村长正站在人群里,给村民发烟,并维持着秩序,哼!真是墙倒众人推,破鼓万人捶,我爷爷昨晚刚走,今天这帮人真是捧场啊!

  村长看到我,笑着跑过来,说道:“海娃子,来了,一会你们去试试,陈仙姑太神了,比你……跟你爷爷有一拼喽!”

  仙姑?草,不就一个神婆嘛!

  张春福问道:“王叔,瞧把您高兴的,这仙姑算一卦收多少钱。”

  村长自豪的伸出五根手指,说道:“五百!不划价,但人家货真价实,算得丝毫不差?”

  此时,我也有些生气,冷着脸,说道:“王叔,您以前找我爷爷帮忙,什么时候收过钱?哪次算卦出现过偏差?”

  此话一出,村长着实尴尬,急忙拍了我肩膀一下,说道:“海娃子,看你这话说的,常老是咱们本村人,没有可比性的。”

  我哼一声,直接越过村长,向院里走去。

  进到院里的时候,简直让我大跌眼镜,中午我们刚来过,这里哪那都布满了蜘蛛网,凌乱不堪,仅一下午的工夫,这里就被收拾的焕然一新,石板路上甚至连尘土都没有。

  前院内,宴开几十桌,好不热闹。

  这时,从正房内走出来一位身穿旗袍的年轻女子,彬彬有礼,带着职业性的微笑,双眉修长,唇薄如纸,甚是漂亮。

  其惊艳的妆容,甚至要盖过我身边的白如梦,张春福眼睛都看直了,就差流哈喇子了。

  女子微笑着走到我面前,说道:“请问,您是常先生吗?我家主人等您很久了。”

  我还了一个礼貌的微笑,说道:“不速之客,登门造访,祖父常永年不在家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水师之犁头秘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水师之犁头秘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