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班门弄斧
闭海2021-04-29 11:391,965

  女子很有亲和力,微微欠身,说道:“原来是常家公子,我家主人同样欢迎,请三位跟我来。”

  白如梦本来带了一股子火气,但看着此美女这般懂礼貌,也变得温顺起来,只是轻轻哼了一声,便跟了过去。

  来到正房中,中间坐在一位40岁左右的妇女,身形消瘦,长相挺耐看,见我进来后,起身说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位就是常家的大公子,常四海。”

  我笑着回道:“陈仙姑精通算术,料事如神,让四海汗颜无地。”

  陈桃花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小月,快给三位贵客看茶。”

  刚才的美貌女子,请我们三人坐下。

  陈桃花落坐后,收起笑容,说道:“常公子,我听说前几日令尊仙去,没有登门拜访,实在抱歉,节哀顺变!”

  我赶紧拱手而道:“岂敢,岂敢!陈仙姑太客气了,不知仙姑此次邀我前来,有何赐教?”

  陈桃花笑着说道:“常公子真会说话,在常家人面前,我哪敢以仙姑自称?”

  我说道:“理应如此!自从仙姑入驻大黄村以来,真是万民所向,众星拱月。”

  “哪里,哪里!”陈桃花脸上露出得意的微笑,说道:“我只不过是紫微斗数的嫡系传人,若论得专业,令祖父在业内才是首屈一指,长江以北,绝无二人。”

  我不想说一些没用的寒暄,直接切入正题,问道:“小弟有一事不明,还请仙姑指教,据我所知,这座宅院原本姓白,不知为何成为仙姑的府邸呢?”

  陈桃花没有回答,只是拍了两下巴掌,小月从门外走进来,将几张纸双手交给我。

  我翻看了两眼,购房合同,地契,房契,还有过户证明。

  卖方的人正是白如梦的父亲。

  张春福和白如梦也是看的目瞪口呆。

  张春福眨了眨眼,说道:“我说兄弟,白大小姐!你父亲至于这么缺钱么?这么一座大宅就卖俩烧饼钱。”

  白如梦一把抢过这些资料,攥在手里,嘴唇气得发抖,指着陈桃花说道:“不可能!这院子是我白家祖宅,我爸爸怎么可能这么便宜就卖给你了。”

  陈桃花悠然自得的点燃一支香烟,说道:“几年前,你父亲惹到大麻烦,后来是我帮他摆平的,他用这座宅院作为感谢,合情合理。”

  张春福凑到白如梦身后,小声问道:“白小姐,你现在打个电话问问不就都清楚了么?”

  “呵!”陈桃花轻声一笑,说道:“可惜啊!白小姐的父亲,在三年前已经去世了,如果不是靠我,白家很难开枝散叶。”

  说完,陈桃花的媚笑更深一刻,我身体莫名抖动了一下。

  白如梦脸色发青,指着陈桃花说道:“原来三年前,是你为我爸爸作法,你,就是你,害死我爸爸!”

  白如梦刚想冲过去,被张春福一把拦住。

  我也顺势挡在白如梦身前,笑着说道:“陈仙姑,三年前的事,恐怕一时半会说不清楚,我只想知道,今日晌午,白小姐在老宅被同道中人算计……”

  说到这儿,陈桃花抬手阻止我,说道:“常公子,不必问了!今日中午的事情,正式鄙人所为。”

  我干笑了一声,说道:“我们与仙姑无冤无仇,为何……”

  陈桃花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说道:“常公子,你想想看,如果咱们之间有仇怨的话,今日午时你还能全须全影的离开么?”

  我笑着说道:“多谢仙姑手下留情。”

  陈桃花放下茶杯,笑道:“不敢当,我对常老先生一向敬重,他的子孙,我怎敢得罪?不过,今天真是令我刮目相看,常公子年纪轻轻却有这般造诣,前途不可限量。”

  我点了点头,回道:“原来仙姑今天是想试探我,看来,让仙姑失望了,四海才疏学浅,这点本事实在难等大雅之堂,今日不敢再行叨扰,四海就此告辞。”

  陈桃花缓缓站起身,指着白如梦说道:“好!常公子不愿作客,我便不强求,只是!白家小姐需要留下。”

  “你做梦!”白如梦恨得牙根直痒痒,要不是张春福一直拦住,恐怕早就冲上去了。

  陈桃花慢条斯理的解释道:“白小姐,令尊驾鹤仙去,我也不愿意看到,但我保全了你的性命,令尊当初答应的条件,现在我只能找你兑现了。”

  张春福听得瞠目结舌,说道:“我说仙姑,没您这么趁火打劫的吧!这座宅院放在市场上,值什么价?您心里比谁都明白。”

  陈桃花笑容里透着奸邪,说道:“白小姐这条命,可是无价之宝!远不是这座宅院能比的,小兄弟,你说对么?”

  我横跨一步,站在陈桃花面前,说道:“陈仙姑,有件事我得说明一下,我和白如梦自小就有媒妁之言,全村人都知道她是我的未婚妻,今天!恐怕她不能留在这里。”

  陈桃花愣了一下,再次露出捉摸不透的笑容,说道:“既然常公子发话了,我岂敢不遵从!”

  我心里暗暗没底,这个陈桃花显然志不在此,只想利用白如梦,让我卖给她一个人情。

  我点了点头,重新坐回到座位上,端起茶杯,喝了一大口,说道:“好茶,好茶!仙姑,咱们有话直说,您找我爷爷到底有什么事?看看我知不知道?能办到的,老弟绝不推辞。”

  陈桃花满意的点点头,说道:“常公子有大将之风,真是折煞我这片妇人之心,好,我此番前来,只想向常老先生借一样东西,任何条件,我都答应。”

  我寻思了片刻,我家在村里虽然誉望所归,爷爷德高望重,但却不富裕,可以说是很穷,就连我上大学的钱,都是全村人集资凑出来的。

  我就想不明白,我家里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值得陈桃花惦记的?

  我暗暗皱着眉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水师之犁头秘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水师之犁头秘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