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狐狸尾巴
闭海2021-04-29 11:421,965

  陈桃花看了看白如梦,又看了看我,说道:“我没猜错的话,寻找梅花玉玺的线索,就在那块丢失的皮上。”

  我听得一头雾水,就连白如梦也觉得不可思议。

  陈桃花笑一下,说道:“常公子,我和常老都属于相术之人,只不过方法不一样而已,本来这件事不会暴露,只可惜,他阳寿将至,不得不换命!哈哈,但常老聪明反被聪明误,如果他不拿走你父亲胸口那块皮,我根本算不到。”

  陈桃花等了片刻,观察着我们的表情,说道:“常公子,现在既然你都知道了,那咱们的时间不多了。”

  “为什么?”我疑惑的问道。

  陈桃花解释道:“你爷爷是大人物,跺一脚,风水界都要颤三颤,大黄村发生这么大事,行家很快就会闻风赶来,我不想与其他人分这杯羹。”

  我琢磨了一会,问道:“仙姑,我觉得你分析的有误,照你这么说,我爷爷神通广大,唯一的线索在他身上,为什么还要在此逗留?找个地方躲起来不就行了?和你硬碰硬,可不是高明之举。”

  陈桃花无奈的摇头,说道:“你爹那条命,只够维持他几个月的寿命,现在他暴露了,需要更多的时间周旋,所以才会冒险留下来。”

  我爹去世之时,正值壮年,被我爷爷换命,才能维持几个月的寿命?

  陈桃花看出我的疑问,说道:“常公子乃知天命之人,命盘天启轮回,体内阴阳二气各走极端,非常霸道!如果你爷爷换了你的命,足够他延长十年寿命,这也是他使出万鼠拜坟的真正原因。”

  我不禁倒吸一口凉气,现在所有线索都连上线了,白如梦和陈桃花两个人的话,如出一辙!

  我坚定的点点头,说道:“陈仙姑,咱们合作没问题,我全力配合!外面的尸王,有劳仙姑出面摆平了。”

  陈仙姑满意的点点头,说道:“好,常公子,咱们一言为定。你们折腾了一天,我让小月安排你们休息,晚上我会告诉你具体的安排。”

  这时候,小月从前院走回来,说道:“主人,外面都安排好了。”

  张春福很自觉站在小月身边,说道:“外面这么危险,千万不能再出去了,要去的话,我陪你。”

  陈桃花抱歉的笑了笑,说道:“小兄弟,不好意思!我忘记了,早些时候,小月已经是你的人了。小月,以后不用喊我主人了。”

  小月害羞的低下头,没有说话。

  陈桃花这句话可算说进张春福心坎里了,赶忙献殷勤,说道:“仙姑真是一言九鼎,以后家里有什么事,您全交给我处理。”

  …………

  房间内,白如梦指着我鼻子质问道:“常四海,你个没良心的东西,你爹胸口少一块皮,这么重要的事,为什么不早告诉你,往我一次又一次的救你。”

  我抬头,说道:“那块藏着梅花玉玺线索的皮?这件事很重要?对你来说很重要?白小姐,你的真正目的终于暴露了?”

  白如梦气得直跺脚,说道:“常四海,你知不知道梅花玉玺意味着什么?你就这么轻易的兑换出去了?”

  我指着前院的位置,说道:“你有本事把尸王摆平么?梅花玉玺意味着什么对我来说不重要,能活着很重要。”

  白如梦气冲冲的坐在床上,说道:“如果真像你所说的那样,陈桃花是通灵术的传人,她确实有抗衡你爷爷的资本,而且,本事可能在你爷爷之上!”

  我惊诧的瞪大眼睛,问道:“白小姐,何出此言?你不觉得我爷爷很厉害么?”

  白如梦冷哼了一声,说道:“堂而皇之的入住大黄村,你爷爷却刻意避开,难道这还不能说明问题么?都这么多天了,你爷爷不敢露面,说明他很忌惮通灵术。”

  白如梦喘了口气,继续说道:“正如陈桃花说的一样,大黄村搞出这么大动静,同道中人肯定会有所行动,陈桃花不会给你爷爷喘气的机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逼你爷爷现身。”

  “哒!哒!哒!”清脆的敲门声,门外响起张春福的声音,说道:“我说兄弟,仙姑就是仙姑,不到1小时就搞定了尸王,四海,快出来看看。”

  白如梦紧皱眉头,倒吸一口气,说道:“竟然这么快?陈桃花比想象的还要厉害,历史资料记载,万鼠拜坟,至今没有破解之法,她是怎么做到的?”

  现在不是研究万鼠拜坟的时候,我推开房门,问道:“我爹的尸体怎么样?”

  张春福咧着大嘴,笑道:“绑了,在前院,仙姑说尸王是你的父亲,不敢擅自处理,要尊重你的意见。但是,刚才仙姑悄悄嘱咐过我,你爹已经仙去,前院的尸体跟你父亲是两码子事,仙姑建议焚烧处理,才能以绝后患。”

  我吐了口气,迈步向前院走去。

  我爹像大粽子一样,被捆的结实,身上裹着兽皮,只不过,捆绑的方式比较儿戏,一条红褐色的麻绳,非常细,很容易挣断。

  只见,我爹见到我过来,立刻瞪着猩红的双眼,身体也开始剧烈的抗争。

  我吓得向后退了一步,看到爹死后这般模样,心里那叫一个难受。

  陈桃花走到我面前,说道:“常公子不必担心,别看这条绳子很细,却是用龟血浸泡七七四十九日,淬炼而成。”

  我唏嘘一口气,实在不忍心看到我爹这样,强忍着眼泪,说道:“仙姑,烧吧!”

  陈桃花拍着我的肩膀,说道:“好!这是减轻令尊痛苦的最好方式。”

  我低下头,陈桃花转身刚要点火,我爹的一下从地上弹起来,“吘!”一声怪嚎,嘴巴裂开一条不可思议的大口子。

  因为爹的尸体已经开始腐烂,脸上的肉很容易撕裂开,嘴巴一张一合,好像在对我说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水师之犁头秘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水师之犁头秘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