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寄人篱下
闭海2021-04-29 11:441,984

  我让他们退后,站在房檐前,默默闭上眼睛,二指竖于面前,深吸一口气,大喊道:“阴阳逆顺妙难穷,逐鹿经年苦未休,若能达得阴阳理,天地都在一掌中。”

  说罢!脚下猛地一跺,灰尘散落,果然,犁头术总纲起到效果,脚下的老鼠一只只目瞪口呆,看上没有那么凶神恶煞。

  我继续喊道:“阴阳逆顺妙难穷,二至还向一九宫,八分又离八盾门,上元阴盾八局,中元阴盾三局,下元阴盾六局!开!”

  随着我一声咆哮,下面的老鼠一只只开始发抖,发疯一样向院外逃窜。

  我一下瘫坐在房顶上,不知怎么的?念完这两句口诀,全身虚弱不堪,双腿灌铅,被透支一样。

  张春福目瞪口呆的看着院内一片狼藉,说道:“我说兄弟,认识你这么多年了,你居然会法术啊?太厉害了。”

  讲真的,我也不知道怎么搞的?非要解释的话,可能就是祖师爷显灵了。

  此刻,我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在房顶上,歇了将近半小时,才缓过这口气来。

  院内,白如梦找到一个矿泉水瓶,说道:“快点,太阳要落山了,天黑就来不及了。”

  我尿了半瓶,实在挤不出来了,大家看到我拿的半瓶黄色液体,都不约而同的笑了。

  白如梦咳了一声,说道:“行了,快走吧!”

  我们来到坟地,正好赶上万鼠拜祭我爹的坟,远远望去,黑漆漆一大片,每只老鼠都笔直的站在坟前,仪仗队似的。

  白如梦捅了我一下,说道:“棒槌,还等什么呢?赶紧去!”

  我拎着半瓶童子尿,愣呆呆看着坟,“这……这……这该怎么操作啊?”

  白如梦气得翻白眼,说道:“把棺材掀开,童子尿撒在你爹身上就行了。”

  我冲张春福使了眼神。

  张春福本能的向后退了一步,说道:“我说兄弟,那可是你爹啊?怎么还有我的事?”

  我指着凸起的坟包,说道:“等我把坟挖开,天都黑了。”

  张春福心不甘情不愿的找来两把铁锹,碎碎念道:“找我这么个灾星搭伙,你就等着倒霉吧!”

  二十分钟后,我爹的坟又一次被刨开,站在坟圈外的白如梦大喊道:“常四海,你到底快点啊!天都要黑了,再墨迹会,你就等着被五马分尸吧!”

  我和张春福刚想掀开棺材板,就听见里面‘咚’地撞击声,‘咚,咚……’响声频繁,里面的尸体好像随时都要破棺而出。

  我的心一下提到嗓子眼儿,拧开瓶盖,说道:“春福,掀开!”

  张春福听得直撇嘴,犹豫了半天,没敢下手。

  白如梦继续喊道:“四海,来不及了!”

  我转头一看,只见,一只只老鼠纷纷倒下,躺在地上,嘴角开始漾血。

  张春福诧异道:“这算祭品吧!”

  大批的老鼠死亡,棺材里的响动更是加剧。

  我喊道:“春福,快!”

  张春福刚蹲下来,“砰!”一声,棺材盖直接弹飞,冒出一股白烟,紧接着就是一阵刺鼻的腐烂恶臭味。

  张春福吓得直接跳到外面,捂着鼻子喊道:“我说兄弟,你速战速决啊!我先走了。”

  我爹身上仍旧盖着兽皮,面部出现腐烂迹象,还有白色蛆虫在鼻孔内爬动,眼睛是睁开的,精准无比的对准我所在的方向,正在和我对视。

  我吓呆了,一时间,忘记做任何动作。

  我爹缓慢的张开腐烂的嘴,向后裂成一个极其恐怖的微笑。

  “常四海,你就是个废物。”

  听见白如梦的谩骂,我才反应过来,迅速将童子尿倒在尸体身上。

  一行四人,气喘吁吁的跑到白家老宅,看到白家大院,让我们目瞪口呆,大黄村每家每户都遭到老鼠的‘洗礼’,但白家老宅却整洁如新。

  来不及研究,在小月的带领下,我们来到后院,此时的陈桃花很有闲情逸致,正坐在凉椅上品茶,见我们进来,也不意外,客气的说道:“常公子,别来无恙!”

  唉!每次和陈桃花说话都是文绉绉的,实在不适应。

  我拱手二道:“不速之客,希望仙姑不要见怪。”

  陈桃花点了点头,笑道:“当然不会,常公子也不是外人,想来随时都可以,我这里是天下最安全的地方。”

  “强取豪夺!”白如梦愤恨不平的给了一句。

  陈桃花也不和她一般见识,起身走到我面前,说道:“棺材那具尸体出动了?”

  我点了点头。

  陈桃花满意的笑了笑,说道:“甚好,常公子,咱们可以继续商量那件事喽?”

  我还了个微笑,说道:“仙姑,不用客气,咱们之前不就谈定了么?如果我能找到梅花玉玺,一定交给你。”

  “哈哈!”陈桃花脸上笑容更浓,看我就像个三岁孩子一样,说道:“常公子还是太年轻了,你爷爷是何许人?梅花玉玺这么重要的东西,绝不会放在家中。”

  “咣!”远处传来一声巨响。

  这是前院大铁门发出的响动,我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尸王已经找到这里了。

  陈桃花脸上笑容不减,对小月使了个眼神,小月心领神会,马上向前院跑去。

  陈桃花继续说道:“不用急,常公子!即便我无法抗衡犁头术,尸王也别妄想轻易进来,咱们继续谈。”

  “咣!”又是一声巨响。

  我说道:“那仙姑想让我干什么?”

  陈桃花想了片刻,说道:“你爹死之前,胸口缺少一块皮?对吗?”

  “什么少一块皮?”白如梦大惊失色,瞪大眼睛看着我,质问道:“四海,你爹胸口上真的少一块皮?”

  我点头。

  白如梦怒推了我一把,说道:“常四海,你真是个没良心的王八蛋,这么重要的事,为什么不说?”

  我翻了翻白眼,我特么还不知道这件事重要,越重要的事越不能告诉你。

  只不过,我爹胸口为什么少了一块,到现在也是个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水师之犁头秘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水师之犁头秘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