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绝望
闭海2021-04-29 11:551,928

  一炷香的时间,也就是说,在这些老鼠拜祭的时候,我们可以逃生。

  但这个想法有些天真,我爷爷是什么人?在村子的几个出口,随便摆点阵法,就够拖延一炷香的时间。

  既然爷爷决定要害我,就不会给我任何逃生的机会,这就是他的风格,做事干净利落,从来不会拖泥带水。

  我能想到的,白如梦自然也能想到,说道:“四海,你别担心,我有一个办法,只是……但也是没办法中的办法。”

  我有些绝望,至亲之间,竟能如此骨肉相残,我对于活命不抱有太大希望,只是淡淡的笑了笑。

  张春福倒是问前问后,一直催促着白如梦。

  白如梦蹲下来,直视我双眼,问道:“虽然我们逃出去很难,但万鼠拜坟,不是不能破解!”

  我兴致缺缺的甩出一句,“白小姐,你别想的太美好,就你这点道行,能破我爷爷的万鼠拜坟么?”

  白如梦说道:“很难,但并不绝对,只是这个办法有些对你父亲不敬!但总比等死强,你们二位,谁还是童男子?”

  一句话,问得我和张春福面红耳赤。

  我不好意思的说道:“我和春福都是童男子。”

  张春福尴尬的看着小月,又尴尬的看了看我们,挠着脑袋说道:“四海,抱歉!我早就不是处男了。”

  万分诧异,张春福这么倒霉的人,竟然……唉!我也懒得追究了。

  白如梦咳嗽了两声,想笑没笑出来,忍了忍,说道:“四海,这不是什么丢人的事,虽然万鼠拜坟破不了,但你的童子尿,可以大大降低你爹的尸性。”

  我白了她一眼,问道:“管用么?尸王即便降低尸性,仍旧是一具六亲不认的尸体,到时候还会把我大卸八块。”

  白如梦说道:“你们是至亲,童子尿从尸从水,纯阳之体,具有真元之气!泼在你爹身上,多少能唤醒一点尸王的生前意识。”

  “我说兄弟,然后呢?咱们怎么做?”张春福迫不及待的问。

  白如梦沉下一口气,说道:“然后,交给陈桃花解决。”

  白如梦目光一瞪,望着白家老宅的位置,说道:“既然陈桃花诚意十足,自然不会不顾你的性命,正好也试试紫微斗数的深浅。”

  我一摆手,说道:“不用试了,陈桃花根本不是紫微斗数的传人。”

  “啊?”白如梦和张春福同时露出惊讶的表情。

  我解释道:“紫微斗数门下从没有害人的术法,只以算卦,风水看江山,其他概不过问,昨天见面,我就知道他不是紫微斗数的门人。”

  听闻这话,张春福有些兴奋,问道:“怎么说?”

  我说道:“打着名门正派的幌子,说的理直气壮,还不是挂着羊头卖狗肉,春福,你还记得昨天白家老宅门口的黑蛇么?”

  “嗯,嗯。”张春福频繁的点头。

  我说道:“能操纵那条蛇,不会是泛泛这辈,能做到这一点的,下九门中,除了驱蛇人,就只剩下通灵术了。”

  我吐了口气,继续说道:“但昨天的手法,根本不符合驱蛇人的套路,那只有一个解释,陈桃花属于通灵一脉,也是我最担心的事。”

  说到这儿,白如梦紧皱眉头,慢慢陷入沉思。

  张春福问道:“那又怎样?我说兄弟,你对犁头术这么没信心么?难不成你会输给通灵术?”

  我撇着张春福,说道:“犁头术和通灵术份属下九门,这两门在清朝灭亡后,就开始没落,两门都很神秘,传人少之又少,建国以来,从未出现通灵术的身影?通灵门人,传说可以自由穿梭于阴阳两界。”

  我不禁苦笑,唏嘘一番,说道:“我的犁头术处于起步阶段,约等于不会,跟陈桃花没有可比性,换句话说,咱们根本没有抗衡的资本,寻求陈桃花的庇护,只能是掩耳盗铃,从一个火坑,跳进另一个火坑。”

  张春福却不以为然,说道:“我说兄弟,此言差矣,起码,陈桃花那里还有谈条件的余地,你爷爷则不然,那是实实在在要你命啊!”

  我继续苦笑,笑容别提多惆怅了,蔫头耷脑的说道:“有什么区别?我去哪找梅花玉玺给她?结果还不是一样,谈了半天条件,最后我什么都没有,还不是一样要死?”

  白如梦凑到我身边,说道:“四海,你别太悲观,大福子说的对,起码陈桃花那里有回旋的余地,她能查到梅花玉玺和你爷爷有关系,绝不是无的放矢,先度过眼前这关再说。”

  我仔细琢磨一遍,也不是不无道理,即便我活不了,起码也能保全张春福,白如梦,小月活命。

  我起身后,忽然发现,我家院前,黑压压一大片,大军压境,我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

  展目望去,大黄村几乎变成一片废墟,能看见远处屋顶,零零散散的站着几个人。

  蓦地,“咔嚓!咔嚓!”老鼠嗑铁门的声音,很快,院门被嗑出一个窟窿,面积逐渐增大,老鼠像黑色的潮水一股脑涌进院子。

  几分钟后,我家能被磕的东西,全都被啃噬一遍。

  张春福大急,紧紧攥着小月的手,急吼道:“四海,白小姐,你们到想想办法啊?马上就要冲上来了。这离太阳下山还得半天呢?”

  白如梦盯着房下的壮观景象,说道:“别急,它们没那么快上来。”

  转眼睛,我家里外屋都被老鼠搜寻了一遍,一只只老鼠驻足在方向,黑压压一片,虎视眈眈看着房顶上的我们。

  草,我想过一万种壮烈的死法,从没想过会被老鼠啃死,而且还是尸骨不全。

  妈的,已到绝境,不管我是不是犁头术的初学者,姑且试一试,总比等死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水师之犁头秘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水师之犁头秘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