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断后路
闭海2021-04-29 11:561,976

  我们向回家的路上跑着,白如梦喊道:“四海,现在你看清你爷爷的真面目吧!用全村人的命陪葬。”

  我低吼道:“姓白的,别断章取义,要全村人的命,我爷爷根本没理由这么做。”

  “不信是吧!今晚你就会知道。”

  “知道什么?”

  白如梦一边跑着,一边气喘吁吁的说道:“当然是你爷爷的手段了,白瞎你还算犁头术的传人,今晚就让你知道犁头巫家的厉害。”

  我听得一知半解,又不好反驳,对于犁头术的手法,白如梦的研究,确实比我透彻。

  呼哧带喘的跑回自家院里,白如梦招呼着张春福赶紧把家里的粮食都搬上房顶。

  我回头一看,只见,张春福竟然拉着小月的手,正在抹汗,我看得气不打一处来,吼道:“张春福,你疯了,怎么把她带来了。”

  张春福擦着汗,向白如梦努努嘴,说道:“我说兄弟,你后半辈子有着落了,我可还是孤家寡人啊!你就不能为兄弟想想。”

  我瞪着眼睛,吼道:“就不能分分轻重缓急吗?你丫这么倒霉,想害人家姑娘啊?”

  张春福无所谓的摊摊手,说道:“怕什么?仙姑说了,只要你能答应她的条件,立刻为我转运。”

  我指着张春福的鼻子大骂道:“你特么就一弱智,她说什么你就信什么?就你这特殊体质,转运?你自己信么?”

  “信!”张春福开始耍无赖,我实在没脾气。

  白如梦从厢房里跑出来,大声说道:“吵什么吵?搬粮食啊!都等死呢?”

  我家剩余的口粮实在不多,总共就半麻袋老玉米和一点点大米。

  白如梦看得直撇嘴,说道:“布衣天下!犁头术戒律严明,你爷爷生活够拮据的。”

  说完,白如梦拿出一瓶香水,在墙角喷了起来,紧接着又在院子的角落一阵狂喷。

  我马上明白什么意思,老鼠嗅觉敏感,对香水这种刺鼻气味极为反感,一般都会敬而远之。

  白如梦跑到我面前,说道:“棒槌还愣着干嘛呢?蹲下?”

  我还没反应过来,白如梦一脚踢在我膝盖上,我吃痛半跪在地上,白如梦倒是不含糊,直接踩上我的肩膀,向上一窜,扒着房檐,爬了上去。

  我刚要起身,张春福拉着小月跑过来,一把将我摁下来,说道:“我说兄弟,忍一下。”

  说着,张春福扶着小月,利用我做踏脚石,白如梦在上面拽着,将小月拖拽了上去。

  张春福还想踩我,我赶紧站起身,说道:“死胖子,你给我拉到吧!自己多沉心里没点数么?”

  我和张春福从屋里搬来桌子,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才爬上房顶。

  霎时间,村里哀嚎遍野,一团团黑影,成千上万只老鼠,挨家挨户的乱窜,所到之处,寸草不生。

  张春福拍打着我的肩膀,急吼道:“四海,你快看,王爷爷还没上房顶。”

  王爷爷是村里的孤寡老人,80多岁,此时,正拄着拐棍,在自家院里。

  白如梦迅速拉着我的手,说道:“来不及了,四海,你别妄想救人了,咱们能不能活着下去都两说着。”

  老鼠蜂拥冲进王爷爷的院子,眼睁睁的看着王爷爷被那一片黑影海浪给包裹住,不到一分钟的功夫,王爷爷就被啃成一堆白骨。

  这群老鼠都疯了,不顾一切的横冲直撞。数量太多,所到之处完全看不到地面,而且逮什么吃什么。

  我看得脸色发白,心脏狂跳,居高临下,远远望去,此时的大黄村,已然变成一片人间地狱。

  大概是白如梦未雨绸缪,唯独我们家的院,没有老鼠闯进来。

  张春福悻悻的笑着,说道:“白小姐,你真是厉害,这么危机的时候,临危不乱。看来咱们这里安全了。”

  白如梦的表情却有些绝望,喃喃地摇着头,说道:“不会?香水只能挡住老鼠暂时的进攻,大黄村能吃的东西,根本不够这么多老鼠吃的,等它们没东西吃了,就会不顾一切的冲进来,到时候,咱们更惨。”

  我和张春和听得一阵唏嘘。

  张春福问道:“白小姐,你这么神通广大,肯定不会让咱们被老鼠吃了吧!还有办法么?”

  白如梦吐了一口气,说道:“拖,只要能拖到黄昏,太阳落山之际,那些老鼠自然会回到四海爹的坟前。”

  这时,站在我们身后的小月发话了,说道:“常公子,如果等不到太阳下山,我可以先下去,你们尽快逃生。”

  说着,小月低下头,双眼泛着泪花。

  我和白如梦都抱有怀疑的态度,只有张春福傻呵呵的一直安慰,握着小月的手,说道:“放心吧!几只老鼠而已,四海自然会摆平的。”

  小月很娇羞的抽回小手,说道:“多谢福哥关心。”

  一句多谢,直接把张春福的魂勾走。

  白如梦撇了他们一眼,露出一脸嫌弃的表情,走到我面前,说道:“四海,现在想明白没?你爷爷用万鼠拜坟这么毒的绝招,到底要干什么?”

  我深深吐了口气,现在,我总算想明白了,万鼠拜坟,屠杀村民,只是前戏,这一招最精华的部分,在太阳落山之后,那些吃饱的老鼠会回到我爹坟前再次拜祭。

  一炷香的时间,这些老鼠会唤醒棺材中的尸体,从而成为尸王。

  万鼠拜坟这一招使用复杂,需要极深的道行才能做到,而且……这是梨头术的独家秘法,任何山寨都模仿不来。

  我默默低下头。

  白如梦拍着我的肩膀,说道:“四海,你清楚事情的前后因果了?”

  我明白了,看样子,爷爷真打算要我的命,用我的命,让他得意延续。

  张春福带着奇怪看着我们俩,问道:“我说兄弟,咋了?你们这是要殉情啊?”

  我慢慢睁开眼睛,说道:“一炷香,太阳落山之际,咱们只有一炷香的时间逃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水师之犁头秘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水师之犁头秘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