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落瓦无声
石非语2021-01-07 18:503,238

  银川见他们你一口,我一口的,也不用碗,突然说道:“景公子,不知我是否配喝这酒?”

  景棠一愣:“银小姐你要喝?”

  “不错。”

  景棠看了看她,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说道:“银小姐是巾帼英雄,当然配,来,接着。”说着,把酒递给银川。

  银川伸手接过,往嘴里也灌了一口。虽然平时她有陪她的父亲偶尔会喝两杯,但没有这样大口喝过,所以酒一进口,就觉得一股刺激辛辣之味直冲口腔,好不难受,噗嗤一声,酒已从口中喷出。

  小石头见状,忙拿出手帕递给银川,但银川手一推,没有接,而是用衣袖往嘴巴一抹,然后豪气地说道:“一时不慎,献丑了。”

  说完之后,又举起酒,重新喝了一口。这次她已经有了准备,没有再出现刚才的窘态。

  见她突显气概,景棠的眼睛亮了亮,怔怔地看着她,半晌说不出话。

  银川喝完酒之后,把酒递给段飞,说道:“既然景公子邀请你去喝酒,那就去吧,免得景公子不高兴。”

  徐风一听,正想说话,给银川摆手阻止了。

  段飞接过酒,说道:“现在我哪都不想去,就想在这里喝。”

  银川一愣,说道:“刚才你们不是嚷着不喜欢在这屋里喝吗?”

  段飞说道:“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

  银川深深地看了他一下,说道:“随便你。”说着,她又跟小石头说道:“小石头,走,我们回房去。”

  小石头点了点头,说道:“是,小姐。”

  于是,她们主仆两人便走了出去。一出屋,小石头轻声说道:“小姐,这个景棠就喜欢搞事,要不明天天一亮,就轰他走。”

  银川摇了摇头,说道:“这景棠不是坏人,只要他不为非作歹,就不要为难他。”

  “一看到他我就生气,实在无法容忍他这般胡闹。”

  “这不怪他,他是个真性情的人,与段先生又是一见如故,见段先生有委屈,不免忿忿不平,想替段先生出头。”

  小石头冷笑了下,说道:“出头?他算哪根葱?也不掂量一下自己的斤两。”

  “小石头,你又来了。这景公子虽然有点不自量力,但也算正义之人,不可过于无礼。”

  “是,小姐,只是小石头的心里很不服气。”

  银川她们走了之后,段飞他们也无视徐风的存在,开始一边喝酒,一边高谈阔论起来。

  段飞对这武圣王朝不了解,与景棠本应该没有共同话语,但人间殊途同归,虽然身处不同的时代,段飞发现,景棠的一些观点与他并没有多大的区别。

  看来,变化的是时代,不变的是人心。

  看他们旁若无人地高谈阔论,徐风也不出声,静静地坐在一旁,默默地喝着茶水。虽然段飞一再邀请他同饮,但都给他拒绝了。

  不是他不喝酒,只是他不想喝景棠带过来的酒。

  而且他有守护段飞的责任,也怕贪杯误事。

  酒过三巡,景棠的舌头便有点大了,段飞也开始脸上泛红。突然,景棠朝段飞眨了眨眼睛。段飞聪明过人,领悟到景棠的意思是要他装醉。

  又喝了一会,段飞和景棠开始语不轮次了,眼神开始变得有些呆滞。

  见他们这样,徐风知道他们差不多了,不由冷笑了下,心想:就这酒量,也敢吹嘘什么一醉到天亮。

  又过了一会,景棠突然趴在了台上,安静了。

  见他趴下,段飞哈哈一笑,说道:“景……景兄,你……你怎……怎么了?酒,酒……还没……还没喝……喝完,怎么,怎么就……睡……睡着了。”

  见景棠没有回话,段飞歪歪倒倒地站了起来,想起身去拉景棠,但他一个脚步没站稳,扑通一声,已跌倒在地上。

  段飞在地上挣扎了一下,还是没有站起来,于是,开始语不轮次地骂骂咧咧起来。

  骂了一会之后,地上便传来了一声声的鼻鼾声,原来,在骂骂咧咧之中,段飞竟睡着了。

  虽然徐风是个老江湖,但哪里会想到这两个人早有合谋,以为他们不胜酒力,喝趴了。所以他一听到段飞的鼻鼾声,便笑了笑,心想:这两个人倒是天生一对,一个无知无畏,一个无惧无畏。

  想到这里,他摇了摇头,然后站了起来,走向段飞,把段飞抱起,放到床上。

  放好段飞之后,他又走向景棠,准备把景棠弄回他的房间。

  但当他走到景棠身边的时候,他的脸色突然一变,正想往后撤,但是已经迟了,原本一动不动趴在台上的景棠,已闪电般点了他身上的两处穴道,顿时,他不但动弹不得,连惊叫声都发不出来了。

  然后,只见景棠慢悠悠地站了起来,笑眯眯的小声对他说:“徐大哥,得罪了。”

  听到他的声音,床上的段飞翻身跃起,轻声问道:“得手了?”

  景棠点了点头,然后抱起徐风,把他放到床上。放好徐风之后,景棠悄声说道:“走。趴我身上。”

  段飞点了点头,也不客气,便趴到景棠的身后。等段飞趴好之后,景棠轻轻一跃,已背着段飞飘出窗口。

  出了窗户之后,景棠四处看了看,见四周一片宁静,显然没有惊动到银川她们。于是,他不假思索,又背着段飞,轻飘飘地跃上屋顶,然后展开绝顶轻功,向山顶掠去。

  他轻功绝顶,虽然背上背了一个人,依然落瓦无声,轻如叶子。

  看他往山顶上走,段飞很惊讶,悄声问道:“我们不是要下山吗?为什么还要往山顶走?”

  “山顶有下山的路,只是难走而已,但难不倒我。”

  景棠一说话,真气有所泄漏,身体一沉,往下挫了挫,于是,不敢再出声。

  段飞一听,暗暗佩服他的机智,反其道而行,就算银川她们发现他们逃了,要追,也一定是往下山的那条道追,不会想到他们会走山顶。

  只听见两边的耳边呼呼作响,山风一阵阵掠过,段飞估算,现在他们飞走的速度不下于七八十速。看景棠的背后背着一个人,竟然还有这般速度,段飞不禁又是佩服,又是羡慕。

  看来,这个景棠不但轻功卓越,内力也是非常深厚。

  景棠不敢停歇,背着段飞,全力往山顶方向飞掠。在他看来,虽然他已经点倒了徐风,去了一个强敌,但那个雪樱,却是个可怕的高手,在她发觉之前,他一定要离开这参云观,否则,一旦给她缠住,想走就不容易了。

  还有,参云观名闻天下,藏龙卧虎,观里的高手一定不少,绝不能惊动他们。

  一阵风驰电掣之后,景棠他们便到了山顶。由于景棠忌讳道观里面的高手,不敢在三清殿那边上山,而是选择了路径更远的山崖边。

  到了山崖之后,景棠放下段飞,喘了口气,说道:“现在安全了,你稍等我一会,刚才内力消耗不少,我要调息一下。”

  虽然他的轻功卓越,内功深厚,但背后背着一个人,实在很耗力气。何况等会他还要背着段飞下山,这大晚上的,更是艰辛,所以他要尽快恢复力气。

  “好,感谢景兄的相助之恩。”

  景棠听段飞说的客气,有点不高兴了,说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乃我等义不容辞之事,何况段兄与我乃交心之友。”

  段飞知道他不高兴了,所以也就不客气,说道:“那你赶紧调息。”

  景棠点了点头,嗯了一声,然后坐下,开始运功调息。

  段飞看了看四周,见四周一片安静,耳边只有一阵阵呼啸而过的山风。头顶上,则是明月当空,繁星点点。

  段飞觉得那月亮,那星星,伸手可摘。

  由于山顶上缭绕着层层的云雾,那透彻的月光,竟然照不进来,但尽管如此,还是有一层朦朦胧胧的暗光笼罩着山崖,所以,山崖上并非一片黑漆漆,依稀还是能看到人的身影。

  就在这时候,段飞赫然发现不远处正站着一个人影,身穿白衣,头发随风飞扬,犹如女鬼一般,就那样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冷冷看着他们。

  段飞不由倒吸了一口气,妈呀,这是人是鬼?

  但段飞不是胆小之人,一阵惊吓之后,低声喝道:“什么人?”

  那人冷哼了一下,说道:“小子,你以为这样就能跑掉?”

  一听她的声音,段飞不禁心一凉,坏了,给她们发现了。看来,命运弄人,今天恐怕是走不掉了。

  虽然他知道景棠武功高超,但绝不是她们几个的对手,否则,景棠也就不会如此费尽心思了。

  事已至此,段飞也豁出去了,说道:“跑不掉也要跑。”

  雪樱说道:“我们如此待你,你竟然串通外人设计我们?”

  段飞说道:“你们是黄鼠狼给鸡拜年。”

  雪樱没有听懂这句话,但大概猜出不是什么好话,冷冷说道:“你乖乖跟我回去,也许我还可以当做什么也没发生,如果执迷不悔,休怪我无情。”

  段飞知道景棠需要时间恢复体力,所以尽量拖住她。

  “无情?你们的无情我早就见识过了,在我看来,也不过如此。”

  “小子,那是对你手下留情,别不知好歹。”

  段飞自然知道她们手下留情,但这样更加可恶,看硬的不行,便来软的,比那些手段毒辣的人更加狡猾。

  “你不要假惺惺的了,我是不会再跟你回去的,有本事你就杀了我。”

  雪樱的怒气渐盛,冷声说道:“如果不是丫头偏护你,我早就把你挫骨扬灰了。我给你最后的机会,跟我走,还是跟他走?”

  段飞赫然笑了笑,说道:“真是废话,这还用选择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权剑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权剑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