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少年战神
花神的星空2021-09-02 23:023,178

  帅帐。一名兵士单膝跪地:“禀报大将军王,据斥候来报,青国国主率领十万兵正在向我固川城开来,最快于明日正午左右到”。安国公挥手让传令兵退下:“今年青国袭边似乎早了些。”副将说:“早有斥候上报,今年青国大旱,牧草减产旱死严重,所以袭边提前也是情理之中。”左将军说:“反正每年年关之前都会打那么几仗,来来回回的,早打早了事儿。请大将军王示下。”安国公下令:“传我命令,此刻起关闭所有城门,严禁所有人进出,违者以奸细论处。

  军营上下整装待戈,城墙也被熊熊燃烧的火把照亮,日夜轮值兵士数量加倍。整理兵库,粮草,备战。众将军齐声答是,然后退出帅帐备战去了。但是奇怪的从那天开始斥候已经三天不曾传来消息,时间久了难免会有人疑惑,难道是消息错了,没道理啊,十万兵士行军动静再小,斥候也不会弄错,难道逛一圈吓吓我们,真是奇哉怪也。虽有议论但是玄青两国打仗多年,已习惯如此,只是千日防贼总有想懈怠的人。

  这天沈清月晚上巡营,营地火把燃烧发出的噼啪声,巡营士兵整齐的脚步声。军营忽明忽暗,他抬起头仰望星空,除了周围有光晕的月亮一颗星星也没有,沈清月似有所感的结束了巡营返回帅帐。他对还未休息的安国公说:“父亲,我刚看月亮周围有光晕,今夜后半夜有很大可能没有月光漆黑一片,如果我是对方将领,我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只要骑兵精锐每人骑两匹马,换马不换人,就可以把握好进攻的时间和节奏,而且前锋部队只要打开缺口,后面大部队补上来,这一仗我们胜负很难说。”安国公问:“依照你的分析,我们今夜是应该马上鞍,士兵不睡列阵以待吗?”清月想了想,对安国公说:“我有一计,请将军定夺。”

  三更,乌云遮月,没有一丝亮光,趴在地上的兵士可以听见马蹄声从远处传来,骑兵将要达到城墙时候,天空突然被无数只火把照亮,青国大将军策马而出放声大笑道:“哟,打了这么多年的仗,第一次看见你们玄国这么硬气,竟然敢城外迎敌,小子,我不杀无名之人,你报下姓名来,我敬你是条汉子,一会儿你死了也好通知你家人收尸。”

  沈清风手持一杆黑色雕着蛇纹的长枪吊儿郎当的坐在马上漫不经心的说:“你废话真多,难道你准备用嘴打败我吗?小爷我没空和你打嘴仗,只有空取你人头。”“小子,你找死。”青国大将军气死败坏的迎了上去,鬼头刀呼啸而至,沈清风轻巧接住,嘴里说:“哎呀,我发现你这个蛮夷有点本事,我要认真迎敌。大战几十回合后清风差点从马上掉下来,这个时候队伍里不知道谁喊了一句:“大家冲啊,帮将军杀了那个蛮夷,骑兵纵马冲击,一时间只听见兵器交接的声音,刀砍入身体的声音,战场的火把在厮杀中不断被熄灭,直至暗黑一片。

  不知过了多久城门上传来鸣金收兵的声音,清风喊了声:“收兵,后队变前队回城。”此起彼伏的喝倒彩的声音:你妈喊你们回去喝奶呢,就你们这样还出来打仗,小心掉下马被我们踩死了、、、、、玄国兵将充耳不闻,清风带领军队回了城。青国副将策马过来问:“将军,我们是否前去追击?”不必了,虽有小胜,但既然已经失了先机,他们在城门的防守只会更加严密,我们就地埋锅造饭,休整部队,等待王上再寻找合适的攻城时机。

  第二天天未亮,玄国的放哨人传令兵大喊敌袭敌袭,城墙上已经搭满了青国攻城的梯子,撞门的战车撞击城门的声音响彻整个夜空,守城的将领指挥着弓箭手不断射杀试图爬上来的人,守城墙的士兵不断往下浇着滚烫的热水,合作试图推开爬墙梯。也不断有受伤的士兵被抬了下去……,火光照亮了整片夜空。一直打到正午,青国将军下令鸣金收兵。接下来几天大致如此,有时候白天有时候晚上,双方各有伤亡。

  青国王帐,一将军说:“王上,我们已经连续数日攻城,城门还没有被攻破,我们粮草快要不足,这样下去对我军不利。“大将军说:大家稍安勿燥,今天攻城我观之玄国守城人数在不断减少,各个城门分配人数明显不足,这说明他们兵力欠缺,我们再好生准备攻城工具,一鼓作气一定可以拿下。”青国王上两只手用力的握在一起说:“好,大将军说的对,大家下去好生准备,今夜拿下长川城。”

  晚上果然顺利攻下长川城门,在打开城门的那一刻大将军直觉有些不对劲,王上策马过来问,怎么了,还不随我消灭残兵,杀入内城抢夺粮食,女人,财宝。大将军悄悄按下心中的不安,青国大军在追击的过程中遇到了几次小规模抵抗但都是一打就跑,内城就暴露在大军的眼前,就在这个时候,侧方冲出来一大队骑兵上来不由分说操刀就砍起人头,当然得动手快了,一个人头五钱银子呢。打着打着,右贤王挤过来大声对左贤王说:“我觉得不太对劲,这队人马怎么精神如此之好,战斗力也很强。”左贤王沉吟了一下说:“是比以前的兵士强,但也许这是他们玄国压箱底的,别多想,赶紧杀掉他们。”

  就在这个档口,一个士兵从远处好不容易骑马靠近,几乎连滚带爬的从马上下来说道:“禀告左右贤王我们被包围了,城门已经关闭,城墙下出现大量骑兵,还有……”士兵还没有说完,右贤王打断道:“他奶奶的,哪里又来了那么多骑兵,我们一路扫荡过来,没发现哪里藏有大量骑兵啊,还有什么,你接着说完。”传令兵吞了一口唾沫,似乎有些害怕接下来说的话。右贤王不耐烦的踹倒士兵:“你结巴了?”小兵直接趴在地上说:“还有我们王帐留守的王族全部被捆了压在城墙上,包括太后和王后。王上已经赶过去了,请左右贤王速去护驾。”

  话音刚落,在一阵骂娘声中左右贤王已经消失在原地。他们拼命的赶到城墙下,王上正在和城墙上的人交涉:“小子,你是谁?”一阵嬉笑声音从后面传来,沈清风慢悠悠的骑着马过来:“说你们是蛮夷,你还不相信,你以为大半夜的爷爷不睡觉专门等在门外和你打架是闲的啊,还不是为了放他出去,他不出去怎么能七天天之内直捣你王庭,还回来帮我关门打狗呢?”右贤王上前挡在王上侧面:“废话少说,你们想怎么样?”清月淡淡看了下面的人冷酷的说:“投降,否则我半刻钟杀一人。”他抬手一个王族人头落地:“此颗人头是提醒你们,我不是吓你们的。”战场陷入死一般的宁静,只有青国王族隐忍的哭泣低低的传出来,月亮不知道什么时候从云朵里钻了出来,凉凉的照着静谧的战场仿佛想要笼罩住那呛人的血腥味和刺鼻的烟雾味。

  第二颗人头落了下来,王上强忍着滔天愤怒和恨意,抬起了头看向城头的沈清月问:“是否我们投降就可以放了他们?”清月:“这不是我可以做主的,我们只负责押解你们回到京城,剩下的事情由皇上定夺。”王上咬着牙从喉咙里发出声音:“既如此,还说什么?”王上红肿眼眶压住滔天的恨意朝城墙上射出了一箭。只听见城头出现了一小撮慌乱的声音:主子,你没事儿吧。青国王上抓住这难得的时机大喝一声:“投降也是死,众将士随我冲出城门。”

  王上一马当先从城门破洞冲了出去,然后不断有将士拼命冲了出去,后面更是有士兵用刀扎马背让马发狂将满是窟窿的城门冲击的七零八落,仓皇而逃。看看城门下那些堆积这甚至连面貌都无法辨别的尸体,就知道这场出逃有多么的惨烈了,被马踏死又何止数百人,即使是这场出逃也是建立在无数人鲜血上的。玄国是打了大胜仗,可这大胜仗后面何尝不是尸山血海,这人世间的功与名、繁华大概都如此,不能细看,细看都是丑陋,残酷或者无法言说的痛苦。

  沈清风还是一贯没有正型的歪歪的坐在马上说:不好玩,这么快就都跑了,真是对不住我们给那帮孙子费心准备的大惊喜,他雀跃的看向清月说:“清月,你回来了,你一切可好?”沈清月看向他点了点头,策马从城墙下奔向他。沈清风让自己的马和他并行然后锤了他一下说:“好小子,师傅一直说你虽出身名门,但是论隐忍、耐心、心智你都是我们之间最强的,我一直还不服气,谁知道那老头是不是因为疼幼徒而没有看见拼命努力的我们呢?清月看向他:要尊重师傅。”清风笑了起来,他笑起来真的如清风拂面,吹走了沈清月连日的疲惫。清风说:“走吧,这段时间,父亲虽嘴上不说但是我知道他很担心你,毕竟你第一次一个人独立深入敌营,他最近火大,我都躲着他走。他看见你平安归来肯定火气就消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河即人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河即人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