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战场
花神的星空2021-09-01 23:223,308

  沈清月跟随沈国公一路快马飞驰,十天后来到了边关。这是沈清月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来到边关,三年前他来到边关还没上过战场,父亲就带兵灭白国,后来被朝臣弹而劾削去兵权,父亲一边守孝一边在家闭门思过。他骑马跃上城墙,向关外远远看去,空旷苍凉的感觉铺天盖地袭来,静谧边城之下仿佛有浓烟滚滚,他听见了金戈铁马声,听见了自己热血流动的声音,他觉得自己鲜活了起来。他对自己说:“也许这就是我的归处,封侯非我志,但愿边境宁。”

  时间在边关的流逝让人不易察觉,大概是因为边关的生活单调而宁静,几乎每天都是一样的。沈清月按照武将继承人的道路慢慢的走上了战场,他看见自己的战友昨天还在一起吃饭说笑话,今天就被敌人杀死,他们的血溅在地上、树枝上甚至自己的脸上。他经常看见他们身负重伤,缺少胳膊,断了腿痛苦的在地上呻吟,他们看着自己的胳膊、腿却永远再也无法拥有了,那种痛苦和绝望来自灵魂。他无法帮他们减轻痛苦,他能做的是不断杀死敌人,不断强大,只有这样才可以保护更多的人。他甚至也干净利落的给那些正在痛苦咽气的人一剑,让他们快点结束这种咽气的痛苦。他从一名亲兵做起,渐渐成长为可以保护更多人的将军。在年复一年的杀人游戏中,沈清月越来越不喜欢杀人,但是他却不能停止杀人。

  边城防线丢了一城长宁,大将军王带领将士又将城池夺了回来。边境就是这样,反反复复的打仗。今年为了过一个清净的年关,安国公和众位将军商议后觉得痛打还没有撤远的青国人。安国公命令前锋将军和游击将军前去探路,一路寻找敌人,注意和中军保持联系。不到半日,他便收到战报,游击将军又斩敌首伍佰余人。安国公却觉得胜利太快也太近了,似乎不太对劲。他决定自己去查看被众人劝阻。沈清月出列:“大将军王,沈清月请求前往侦查。”安国公看着几乎和自己一样高的儿子,他的欣慰的同时也发现这个儿子越来越清冷,但这无损于他是未来合格的安国公。他点了点头开口嘱咐:“注意安全。”

  天上下着雨,雨水夹杂着冬的寒气拍在树上草上,滴在沈清月和他所带领的三千兵士身上。他发现此处的地势和斥候传回来的信息似乎有所不同,他拉住踏雪,直觉告诉他前方和他想的可能不同,他想了一下对副将说,我带两千人先行,你修整一个时辰后出发。他带军疾驰到一个山坳,漫山遍野的都是死的各种姿势的尸体,旗子和各种兵器扔的到处都是,震耳欲聋的骑兵冲击的声音,兵士的嘶吼声,来不及抹掉的血水提醒他战争仍在继续。沈清月毫不犹豫的举起长枪:“杀。”所有骑兵一拥而上冲入了战场,冲入战场的沈清月发现前锋将军和游击将军被包围了。

  两人拼命的斩杀了自己身边如蝗虫一般多的敌人,艰难的骑马到沈清月身边游击将军说:“将军怎么冲进来了,我军中计了,他们一路引我们来到此处,敌军一下子就围过来了。”前锋将军焦急的吼道:“你废什么话?将军,他们现在还没有完全封住你进来的缺口,快走,快走啊!”打仗打输了,不要紧大不了下一次接着打。世子有什么三长两短,丢掉北境的继承人,他们万死也无法向朝廷交待,向安国公交待。这是一个死地,他们被引进来后敌人越来越多了,无法估计后面还有多少人,现在最好的选择就是送世子从刚刚从缺口离开。他们也在这样做,不断将沈清月往快要合上的缺口处推去。

  沈清月却在此时举起了他的长枪,银色的长枪在空中泛着冷光,他怒吼道:“全军攻击,敢退却者后队斩前队。”两位将军闻言只停顿了一下就迅速调整位置,一左一右的将他保护了起来,因为他选择了他们最不想听到的选择:“死战不退。”没有选择了,只能陪着世子走下去,他是选择了最艰难路但也是一条足以告慰人心的路,如果出去了以后会有更多的人心甘情愿的守护着他,前提是他们能出的去,现在看来前途渺茫。啥也别说了,上吧!

  雨越下越大,雨水让地面泥泞不堪,马失前蹄的次数也越来越多。战场也越来越焦灼,一名玄国士兵抹眼睛的瞬间被对面冲过来一个人一刀砍翻在地,刀砍在腹部瞬间血流漫出铠甲。不远处的沈清月长枪刺入对手的肩膀,他用力的把枪拔出。他回过头他认出那个受伤的士兵,一刀又将至,沈清月喊道:“小五子,趴下翻滚。”他在喊出的瞬间跳到小五子的站圈,一个长枪过去挑飞对手。躺在地上几乎没有动弹之力的小五子丝毫没有劫后余生的欣喜,他不断的对着沈清月嘶吼:“快走,快走。”

  看着源源不断靠近的赤国士兵,他发现自己一个人跳进了赤国的包围圈。战场局势瞬息万变,原本是赤国诱敌深入,玄国中了埋伏被青国包了饺子,沈清月的到来只是让战场短暂的乱了一会儿,他带来的人不足以再次包围青国,青国的将领也敏锐的发现来救援的队伍人数也不多,索性又调来一批人又围了一圈。战场的局势被打乱,包围圈被割裂,一个大的包围圈吃掉小的,还没有来得及喘口气又被更大的吃掉,循回往复。仗打成这个样子,没有什么谋略章法,就是杀掉更多的敌人才可以活下来。血一层又一层的染透盔甲,似有千斤之重。沈清月的眼睛被血水扑的视线模糊很多次,不能停下来,不能松气,不然等待自己的只有死亡。

  外圈的沈家亲卫拼命的杀敌试图靠近沈清月,他们不断大喊:“将军,你赶紧跳过来。”沈清月看了看受伤坐在地上连刀都举不动的小五子,他比自己还小,是个善良活泼的孩子,他会跟在自己后面声音清脆的问能:“世子,你能不能教我轻功?”被人教育了那是沈世子后,他会不解的挠着头:世子怎么了?在我心中他就是我朋友。”他在自己受罚的时候偷偷的给自己塞带着体温的馒头。沈清月无法说服自己放弃他,小五子举起刀想自杀,他失血过多已经出现意识模糊,颤抖的手摸索几次都没有举起刀。他大喊:“你走,你走啊。”他也许用了最大的力气去喊,听起来像是呜咽声。

  家将一心想快速的救出沈清月,他们很快就发现沈清月几乎力竭还不愿意走的原因,有人拉起弓箭毫不犹豫的射杀了小五子,小五子看着沈清月露出释然的笑容。沈清月看着面对数倍于自己的敌人包围圈也拼命的救自己的沈家亲卫,他们损伤惨重,却丝毫没有放弃的意思,他飞身骑到马上,和亲卫汇合。再犹豫他们都是下一个小五子。包围圈越来越小了,所以的人都筋疲力尽,仗打到这里胜败只在一念之间。不能放弃,放弃就意味着这五千人全军覆没。这个时候,按照约定出发的副将到了,看见血水混合在一起分不清的浑浊的无数条小溪,他看见了几乎没有原样的世子吓一跳,赶紧带人冲了进去。

  副将的骑兵突然出现,来的刚好,因为所有的人都提着一口气在杀敌,战场陷入一片混乱,青国将军没有看清到底冲进来多少人,副将有意打散了自己的队伍从不同的方向冲进去,这样乍一看好像来了很多援兵,又累又饿是冷不堪的的青国士兵没有了作战的欲望,掉头逃窜。青国的将军也被迫收拢残兵从战场退了出去,这仗只能是惨剩。从白天到傍晚的厮杀,终于结束了,战场上到处都是残肢断臂,或者还有半个手掌,一只耳朵,一只被马踏的血肉模糊的脚、、、阵阵痛苦的呻吟的呻吟声就像是地狱飘出来的挽歌。沈清月回营后,无处宣泄的情绪几乎将自己溺闭,他单枪匹马从营地冲了出去,上山找到了师父,师父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派他的师兄沈清风送他回去。沈清风是他的师兄也是安国公义子。

  回来后的沈清月去了伤兵营看受伤的沈家亲卫,他们看见沈清月进来,都挣扎要起来行礼,沈清月快步走过去按住他们。他们面带微笑的叫着:“少主,少主。”有人大着胆子问:“少主,军医可看过你,你可受伤了?”沈清月摇了摇头,众人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少主没事就好。”看着那包扎的胳膊腿纱布还在渗血的沈家亲卫,丝毫没有关注自己的伤,他们只关心自己的少主有没有受伤。这些受伤的沈家亲卫还是幸运的,还有永远留在战场上的人。他走出军医简易的帐篷,沈清月想起很小的时候父亲的话,他是沈世子、沈将军、唯独不是沈清月。沈清月你要永远记得自己的身份和责任。

  沈清风看着越来越清冷的沈清月,他话越来越少,杀人越来越干净利落,他在战场上越来越快精准的判断,该保存什么,丢弃什么,沈清月总是能几乎一瞬间就做出来判断。他再也不是那个为救一人而不管不顾的沈清月了。他的成长让所有的长辈都很满意,作为安国公世子他做的很好,不,应该说他已经超过同时期的安国公,可沈清风却感到害怕,只有他看见的沈清月越来越少的人的气息,越来越多的冷漠空灵,他很害怕有一天沈清月毫无留恋的挥挥衣袖离开了这世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河即人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河即人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