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迹天涯风评被害
汽水三千2020-11-16 01:532,901

  “奈何一个人随着年龄增长,梦想便不复轻盈;他开始用双手掂量生活,更看重果实而非花朵。”①

  昨天还打响惊雷,今天晚上的空气却异常干燥,这对于一座四面环海的岛而言太反常了。厉天龙这个大老爷们儿热得慌,按亮手机一看,凌晨五点。他跑去厨房冰箱掏出两罐冰啤酒,敲开百里棠的房门。

  “喝一杯?”

  百里棠磨磨蹭蹭穿戴整齐后开门,接过啤酒。两人踱步到门外。

  平心而论,这个海岛物产丰富,开发适宜,对外噱头也足够,好好经营的话,迟早能成为网红旅游景点。海水拍岸,一罐冰啤酒下肚,厉天龙泛起点醉意。他揽过百里棠,靠进对方怀里喃喃自语:“以前上学时我们好像梦想过,要赚很多很多钱,等老了以后买座海岛隐居。每天早晨起来到海边晨跑,遇见沙滩上倒霉的鱼就扔进海里。每年收集一颗最漂亮的海螺,送给对方作为纪念日礼物。”

  百里棠仰起头看向星空,他带上醉意自嘲:“可惜我们没本事,买不了海岛,连纪念日——你也要和别人去过。”

  “和别人过的都不叫纪念日,应该叫‘受难日’。我真的,对不起你。”

  他一定是被那罐啤酒灌醉了,否则堂堂七尺男儿,怎么会在另一个人怀里哭成淋浴头呢。可是他真的很想念百里棠的怀抱,原以为今生再无可能,这一刻却又让他重新燃起幻想:“不如我们从头来过?”

  百里棠仍旧仰起头看星星,水迹划过他的脸颊,又滴到厉天龙的额头。

  一滴、两滴、三滴、四滴、五滴。

  最后数不清有多少滴水,厉天龙睡意袭来,再次入梦。

  “轰——”

  远处有爆炸声响起,打断了两个人的清梦。他们很快反应过来爆炸声来自海岛上唯一一栋别墅。醉意和困意全部惊醒,厉天龙疯狂跑向别墅,他要去救妻子。

  房体周围有几道发光的水流,走近后,厉天龙才认出那些居然是熔岩流。虽然流速已经减缓,但灼热的高温已经先一步侵袭了每一寸土地上面的人和物。墙面大多是石头,可是横梁、地面、家具却多是木制。厨房里面还对方有易燃气体,根据房体损毁痕迹可以判断出,刚才的爆炸声就是来自于厨房燃料。

  “别过去!”百里棠想拉住正打算往房子里冲的厉天龙:“你不要命啦!”

  “小雨还在里面!”厉天龙狠狠甩开对方,“小雨是我老婆,我得去救她。”

  “可你刚才还说要跟我从头来过的……”

  方才重燃的情谊如同镜花水月,丢进熔岩中全部烧毁。厉天龙理不清头绪,他甩甩头强迫自己清醒:“我必须救小雨。”

  说完,他头也不回冲进别墅。

  他没有听见身后留下来的那个人的失望:“无论多少次,你都选择她。”

  进入房屋后,厉天龙惊恐地发觉整个二楼的女宾房间都已经着火,他急匆匆跑上楼梯,居然发现了昏迷的江雨。她应该也是被爆炸声吵醒后,挣扎着逃命,结果因为浓烟而晕倒。厉天龙不敢耽搁,连忙扛起江雨往外逃。

  这么一小会儿的功夫,熔岩流居然已经将别墅包围起来。厉天龙扛起江雨助跑,纵身一跃,脱离了危险区域。

  现在显然无法再回头多救一个人,厉天龙只好带着仅剩的同伴前往整座海岛地势最高的地方。

  等到旭日东升,江雨终于脱离危险,慢慢转醒。她环顾四周,再看看厉天龙脸上尚未洗净的黑色尘烟,问道:“老公你脸怎么这么脏?咱们在哪儿?晓景呢?”

  厉天龙偏过头,如实回答问题:“咱们在东岸。情况紧急,我只救出你一个。”

  昏迷之前的记忆涌现出来,后怕与伤悲交织,江雨瑟瑟发抖,眼泪止不住往下流。“晓景吃烧烤连煤炭都不敢碰。她那么怕火,一个人该多害怕呀。”

  厉天龙隔着外套抱住江雨安慰:“她跟她姐姐在一起呢,别难过了。”

  在等江雨醒来的期间,厉天龙的内心何尝没有难过呢?他开始回忆起为数不多关于于晓景的事情。比如于晓景很怕火,她曾经经历过火灾②,但是幸存下来,成为他们部门为数不多有过生死一线时刻的人。但她从未把死里逃生的事情当做炫耀的资本。以命相救的恩情,今生无以为报,每次谈到,都是撕开伤口。

  “可昨天她说,她有妹妹啊。难道——”

  “她们是双胞胎姐妹。”

  所以昨天下午回来了两个“于晓景”,她们悄悄避开准备晚餐的夫妻二人回到房间,姐姐下来吃饭,妹妹则上床睡觉。吃完后,姐姐还另带一份餐上去给妹妹享用。

  于晓景注定看不见今天的太阳。

  所谓事不过三,杨柳、陆彼邻、于晓景足足三个前车之鉴,江雨再如何愚钝也反应过来了。但她仍旧困惑:“死掉的‘爱’就那么无可替代吗。”

  死去的三个人已经无法回答她了。

  厉天龙沉默了一会儿,决定告诉她:“爱也许会消失,但逝去的爱会以自己的方式去影响活人。”

  “你也是这样吗?”

  他无法回答。

  确认过江雨安全后,厉天龙着手准备实施求救。熔岩流的流速渐缓,给了他充足的发挥空间。海岛上不少地方都遭了罪,他随随便便就捡了几只烧焦的动物给江雨充饥。对讲机带有发送电波的功能,他向外界发送出“SOS”信号,期望能有无线电频道接收到。

  火山喷发所释放的气体叫他头晕目眩,甚至一度产生幻觉,可他仍旧独自完成所有工作。如果顺利,他们明天一定可以获救。

  等到入夜后,他跟江雨蜷缩在东岸的一处山洞里,躲避外头纷飞的尘烟。厉天龙忽然意识到,百里棠居然消失一整天了。

  “小雨,我要出去一趟。”

  “别走啊!这种时候你怎么能留下我一个人……”江雨死死扒住厉天龙的手臂,“这岛上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但凡你出点什么意外,我也、我也……”

  什么叫只剩下我们两个?对,江雨醒来后没见到百里棠,所以才以为只剩我们两个。

  “小雨你听我说,今天早上我跟百里棠去海边喝酒,他在你昏迷的时候去附近巡视,可到这么晚还没回来,我担心他遇到危险了。”

  谁知听完这番说辞,江雨更加惊恐,手指掐紧厉天龙的肉,几乎要见血。“你疯了吧。你是不是也要步他们几个人的后尘!今天要是敢带人回来,我就跟你离婚!”

  厉天龙感到莫名其妙:“虽然你们以前有龃龉,但是人命关天啊。你一向最善良、最知轻重缓急,紧要关头别使性子了。”

  “啪——”一个巴掌扇过来,即使用足力道,对于厉天龙这么个大老爷们儿而言也说不上是打。可厉天龙还是蒙了,自打认识江雨第一天起,他就没见过对方打人。

  “小雨,你……”

  “那个百里棠早死了!他当着我们俩面掉进铁水,尸骨无存。你还花了十万块钱给他买衣冠冢呢。你忘啦?”

  忘啦?

  厉天龙有些恍惚,他明明记得读书时与百里棠携手攻克一个又一个户外极限环境,也记得他们相爱之后许下的“海岛之约”,还有不久前听到他说“从头来过”之后落到脸上的泪水。中间缺了什么呢?

  厉天龙意识到自己确实忘记了某部分最最重要的细节,但他确认了心意,那些细节便无关紧要了。

  他一根一根掰开江雨的手指,把所有物资留下,走出洞外。他心意已决,再无更改的可能。

  “为什么啊!”

  “因为我总得选他一次。”

  熔岩流弥漫岛屿,但似乎冥冥中有股力量指引厉天龙,令他非常轻易找到百里棠。

  火光冲天,百里棠显得渺小又单薄。他站在码头上,头顶有个用白色油漆刷出一个大大的“WELCOME”。

  百里棠终于露出这次旅行当中,最轻松的一个笑:“选择来找我,你就回不去了。”

  “嗯,你稍微等会儿,我马上来到你身边。”

  “其实没有关系,你现在回头找江雨还来得及。帮我跟她道歉,之前绑架她,我真的,挺抱歉的。”

  “爱莫能助,我说过要跟你‘从头来过’的。我们要一起爬雪山、过丛林、潜海底、穿沙漠,你还愿意跟我浪迹天涯吗?”

  “我愿意。”

  得到肯定后,厉天龙微笑着在浓烟、高温下,一步一步迈入熔岩流当中,一步一步通向码头上等候已久的爱人。

  现在他们去浪迹天涯了。

  ————————————

  ①引用自叶芝《凯尔特的薄暮》。

  ②此处没有写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黄泉入口半步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黄泉入口半步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