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你竟然还活着
折翼妖精2020-11-02 15:041,460

  颜轻轻眸光微动,张张口:“君子藏器于身。”

  闻言,裴元猛地抬头,双目怔怔地看着眼前面容陌生的女子,口中不自喃喃:“待时而动。”

  这是他与主子的暗号,天下绝不会有第三人知晓,便是盛淼亦是如此。

  颜轻轻沉静地看着他,徐徐道:“我还是我,不过是换了身份和皮囊。”

  “主子……”裴元耷拉着脑袋,失而复得的欢喜,喜极而泣,“你活着,你竟然还活着!皇上告诉我萧邑杀了你时,我当真恨极了!……”

  颜轻轻目光愕然,藏在长衣袖摆里的手不住微微颤抖,“你说,谁杀了我?……”

  裴元扬首,眼中含着激动,开口:“萧邑杀了您,我定然要为您报仇!纵然我知道这是一条险路……”

  她耳中再听不进别的话,只觉得振聋发聩。

  许久,刺目的光照着她,她神思恍惚。颜轻轻走出地牢时的每一步都无比艰难,她的手因为愤怒紧攥成拳头。

  盛淼真是谋划的一手好计策,杀了自己,嫁祸给萧邑,又将此事揭发给自己的心腹。

  心腹为了给自己报仇定然寻仇,可是这王府里重重机关,便是一只鸟也无法安然脱离。

  所以,裴元必死无疑!

  只要裴元死了,那这世上便不会有人再有他的把柄,如此,他便能久坐皇位而不动摇。

  萧邑在假山下等她,却见她面无表情地走来,没有失落没有喜悦,只看着他回道:“是我无能,未问出什么,请王爷降罚。”

  萧邑本就不曾期待她能问出什么,只是她冷静,默然的态度回答妥帖,到让他有几分奇怪。

  站在一旁的柏青嗤笑,“王爷,还是让属下来吧,我……”

  柏青在一边毛遂自荐,颜轻轻却开口打断:“若是没有别的吩咐,小女先行告退。”

  萧邑打量她,看不出异样,须臾后抬抬手,“回去。”

  颜轻轻转身瞬间,目光一沉,她一定会逃离这里,带着裴元一起。

  夜深,颜轻轻换了一身轻便衣装翻出窗,门外说不定有人看守,自己的悄悄翻出窗营救裴元最为保守。

  白日里她看了机关按钮,只需要将裴元从地牢里带出来,从后院翻墙便能逃离这里,纵然千难万险,但裴元为她以身赴死,值得。

  到假山前,颜轻轻却发现地牢已被打开,心中一紧难道萧邑猜到了自己打算?

  她轻轻蹑着步伐凑近地门,听见柏青的声音,他道:“颜轻轻已经安葬了,只是葬身火海,尸身无法保留的体面些。”

  半晌,萧邑语气淡淡:“知道了,一切择最好的,她受得起。”

  颜轻轻心中惊诧,触动,难以置信。

  竟是自己的恨了万年的死对头安葬了自己?

  而自己花空心思,尽力辅佐上位的心上人却是让自己的葬身火海的凶手!

  念及种种,鼻尖涌上酸楚。

  此刻萧邑守在门口,她原本想要救裴元的想法只能作罢。

  不动声色回到房间,颜轻轻叹了口气,心中百感交集,正在她思索时忽而听见门外来回徘徊的脚步声,她以为是萧邑发现了她的行踪,故而警惕,“谁!”

  她一错不错地盯着,半晌门才被推开,来人是白芨,端着瓶瓶罐罐进门,“贸然前来,打扰沈姑娘了。”

  不等颜轻轻首肯,他倒是自顾自地走进来,边走边说:“那日姑娘替王爷解毒,在下之后思来想去始终不解,特地过来向姑娘讨教一二。”

  他目光热忱,颜轻轻心中不禁感慨,当真是个医痴,不过是个蛊毒而已,便让他这般费解?

  “先生言重了,哪里说讨教,只是我也不大知道。”颜轻轻坐在一旁淡笑了笑。

  白芨打破砂锅问到底,“沈姑娘自幼便如此吗?还是吃了什么东西?”

  颜轻轻拢了拢茶杯,望着白芨谦虚,“我也不知那日我为何没中毒,许是运气吧。”

  这样明晃晃诓人的话,就算白芨这样的书呆子也能听出她是刻意回避。

  只是白芨阅遍所有医典,房中藏书卷轶浩繁,他也见过不少疑难杂症,只是从未遇过百毒不侵的人,不禁有些难耐。

  “不如这样吧,我替沈姑娘把把脉,或者姑娘可愿放些血给我。我自不多要。”

  颜轻轻手不自向后一躲,僵着脸笑了笑:“这有不妥吧,不……不必麻烦先生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权臣的戏精娇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权臣的戏精娇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