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不孝女
折翼妖精2020-11-02 15:041,554

  白芨可是萧邑身边圣手,此人虽怪,但医术甚佳,上一回他虽未看出自己体内藏有蛊王,可难保这次他不会察觉到什么。

  若是被萧邑知道自己身怀蛊王百毒不侵,那自己这条命注定要被绑在丞相府里。

  白芨不死心,“不劳烦,姑娘且一试。”

  说着,他抬手便要去把脉,颜轻轻下意识起身一躲,与此同时门外传来一声低唤:“喂,王爷传你有话。”

  闻声望去,柏青站在门外,脸上清清楚楚写着极不情愿,在他眼皮子下刺杀他家主子,他对颜轻轻敌意可不浅。

  柏青出现犹如神兵天降,解救她于危难。

  “好,这便去。”颜轻轻堪堪松了口气,朝白芨微微点首示意,“先生请回。”

  月凉如水,皎洁月光洒落在长廊上,晚风微凉,吹得颜轻轻面颊痒痒,她跟在柏青身后暗自揣度,萧邑现在传她去有何事,难道他从裴元身上搜出了什么端倪?

  心中想着,颜轻轻迈进门,迎面瞧见正堂上坐着萧邑,端着茶盏神色自若,他身侧还端坐着一中年男子。

  她一眼就辨认了出来那人是原主的父亲,刑部尚书沈秉德。

  沈秉德阴沉着脸坐在堂上,语气严肃:“不孝女,还不跟我回去!”

  深夜到访相府,沈秉德为了带自己回去应该费了不少周折吧。

  可是,萧邑会这般轻易放走自己?

  颜轻轻抬眼看他,他审度的目光望向自己,噙着一抹玩味笑意,“沈大小姐可是不愿走,想留在丞相府。”

  颜轻轻瞥了他一眼,暗自腹诽,这种心思狠毒的男人便是哪一处都要阴你一招,故意玩弄取笑,看人备受折磨,想必这是他最大的乐趣。

  沈秉德起身,朝萧邑一拜,“丞相大人所说下官铭记于心,不日便会备好。”

  颜轻轻垂首,果然有交易,萧邑那般一个功于心计谋算的人,不会做得不偿失的事,自己要从这重重关卡里出来,不得扒层皮?

  回去的马车里,沈秉德默然无声,这倒让颜轻轻有些难以揣测,她的战术是要看对方如何下棋,自己才能布阵。

  下了马车,过垂花门进庭院,夜晚正堂火光通明,迎接颜轻轻的不是一家人为她从狼窝虎穴里逃出生天的喜极而泣,而是一张张尖酸刻薄的脸。

  沈老夫人坐在正堂上,手里摇着牡丹绣花团扇,抬了抬眼皮,扫了颜轻轻一眼便默不作声。

  倒是一旁的少女柳眉一挑,冷嘲热讽道:“呀,姐姐还有脸回来?妹妹以为姐姐该去跳护城河了呢。”

  颜轻轻打量眼前嚣张跋扈的少女,约莫着十五六的年纪,若是没记错,这便是沈家长房的嫡女,沈思妍的堂妹沈思姝。

  她掩面笑着,得意的不得了,满堂人都等着看颜轻轻的笑话。

  “还有你们这些无盐之貌排在我前面,哪儿轮到我去跳护城河。”颜轻轻浅浅一笑回敬。

  原主貌若西子,倾国倾城,京城闺秀无人不艳羡,凡是花会诗宴无人敢同她走在一处,沈思姝对她更是妒忌万分。

  沈思姝容貌也不差,只是与原主想比,只能算是姿色平平。

  “你!……”被戳到痛处的沈思姝怒目而视。

  “胡闹!”沈老夫人狠狠地拍了桌子,手腕上的珠串震的叮当作响,屋内顿时寂静无声。

  她抬眼看了看颜轻轻,冷哼一声道:“恬不知耻的东西,我沈家的门风都被你败光了!你怎么还有脸回来!”

  颜轻轻嗤笑,“是你们领我回来的,我有的选吗。”

  沈老夫人被她顶撞,气得指着颜轻轻大呼:“你说什么!你胆敢再说一次!你这种不知廉耻的东西,信不信我将你沉塘了!”

  颜轻轻正色,明洁迥彻的眼眸如水玉一般透亮,她笑道:“沉塘?祖母您敢吗,别忘了今日我是从何处来的,从丞相府里全尾全须的出来,如今我与丞相大人的关系,您觉得,您杀得了我?”

  虽然这话说的有几分假,但至少他们之间的确关系匪浅。

  经历过互撕搏杀的敌人,也算一种亲密关系。

  “好啊,敢威胁我……”沈老夫人双眸微眯,她进了丞相府,爬了萧邑的床,还能全身而退毫发无损,是有些手段,或许萧邑的确看中了她。

  往日里笨口拙舌只会胡搅蛮缠的沈思妍今日竟变得口齿伶俐,巧舌如簧。

  沈老夫人忍住一口气,朝一旁的沈秉德道:“看看你教出来的好女儿,还不管教吗!”

  沈秉德神色深重,眉间凝着一股愁色,许久后才道:“是儿管教不善。”

  说着,他朝身后小厮道:“去,请家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权臣的戏精娇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权臣的戏精娇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