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南下
阿哲克2021-02-28 10:191,666

  顾瑾安跪在床边,把帕子浸湿小心翼翼的擦去顾弦歌脸上的血渍,顾夫人在顾老爷的怀里瑟瑟发抖,顾老爷则不停的安抚她崩溃的情绪。

  “又是吐血……又是发疯……我的孩子怎么……”顾夫人掩面泣不成声,顾瑾安擦拭的手抖了一下,鼻子陡然一酸。“好了好了,弦歌一定会没事的”顾老爷看向床上躺的人,双眸紧闭,往日红润的脸蛋也变得苍白,嘴唇的血色褪去。鸿轩和惊远守在门外,顾澈倚靠在门框上,夜色渐浓。

  “明日,我带她南下寻医”

  顾瑾安垂下眸子,把手帕浸在水里,看着满盆清水被染成红色。一滴泪从眼角滴落进水盆,激起不大的水花,泛起了浅浅的一层涟漪。

  “南下?她经得起这样的折腾吗?”顾夫人抬起头激动的质问顾澈。

  “经不起也要去”他的语气很坚定,掺着不易察觉的动容。“那也好过看着她等死”

  顾夫人诧异地看着他,终于忍不住了,哭着扑到顾弦歌身上,把她紧紧的搂住,几度想要哭晕过去。

  他冷静的吩咐着。“惊远,让子筠收拾好东西,天亮启程。”

  “是!”

  “时候不早了,扶老爷夫人去休息”

  “是”屋外静候的下人领命,搀扶起顾夫人。即便如此她的眼睛还是舍不得从顾弦歌身上移开,她想再好好看看这个养育了八年的女儿。

  融化的蜡油滑落,顾瑾安拧干帕子搭在一旁,抬手摸了摸跳动的眼皮。

  “瑾安,去休息吧”顾澈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劝道,顾瑾安抬头看着他,用恳求的语气说:“大哥,我也想一起去”

  顾澈收回手,说:“在家里等着吧,此去路途遥远”

  顾瑾安低下头,他当然明白这话什么意思,他身体不好,跟着去无异于添麻烦。他有些自责的看向沉睡的顾弦歌,他帮不上忙,但也绝不能添乱。

  “南缘荒域有位医术了得的医者,鸿轩缓解毒症的药就是从那儿得来的”

  “我保证会把她好好带回来的”

  顾澈蹲下身伸出小指,顾瑾安愣了下神,也伸出了自己的小指勾住它。“说话算话”

  “说话算话”他伸手拿起搭在一旁的帕子,擦了擦顾瑾安嘴角的血和脸上的血。

  “但我今夜要守在这儿”

  “好,我去给你打水好洗把脸”顾澈欣慰的笑了下,顾瑾安的脸色依旧难看,也许是过于担心顾弦歌的缘故。

  顾澈端起水盆往外走,顾瑾安撩了下她的头发,手指在她脸上轻轻擦过,竟想起来了她初来顾府的样子。

  小姑娘十岁左右的样子,体格却是十分瘦小,神情木然,见人也不说话。那年是顾绛第一次带顾澈实战,平定了一场小暴乱,清理战场的时候在尸堆里发现了小弦歌。她在一堆尸体旁蜷缩着身子,蓬头垢面,身上沾满了灰尘和血污,身上的衣服已经看不出原本的颜色了,唯有怀里的帕子干干净净,绣着“弦歌”二字。那一年,顾澈十八岁,顾瑾安十四岁。

  “还活着吗?”顾澈手在她面前晃了晃,没有反应,不知过了多久,她突然向后退去,面露惊恐之色,嘴里咿呀咿呀的说着听不懂的话。

  “爹!这有个小傻子”顾澈站起身一把把她拎起,轻的可怕。

  “什么?”顾绛闻声走来,士兵还在处理尸体。顾绛看着顾澈拎起的东西,打量了一会儿,说:“带回去吧”顾绛鬼使神差的说了这么一句,或许是看她可怜,又或是想到了别的事情。

  “好”。顾澈拎着她,也不顾她舒不舒服,她倒也听话,既不吵闹也不挣扎。

  那段日子,顾夫人一直沉浸在小产的悲伤中,当顾绛带着一个孩子回来的时候,她是有些讨厌的,但是,当那孩子洗干净,打扮好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她突然就心软了。

  那孩子的五官长得很漂亮,眉眼间和她有些相似再加上身体瘦弱,顾夫人思考再三还是将她留了下来。慢慢教她吃饭,穿衣,说话,只是即便如此,她在来到顾家的半年里,没有说过一个字,饿了就去厨房随便找点东西吃,渴了就自己找水喝,困了就找个角落睡下。

  顾夫人每每想到都会黯然神伤,她无法想象这孩子在来到顾家前过的是什么日子。

  顾瑾安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听到外面传来声响按捺不住走出门去。月光很亮,可以清楚的看到院子里的东西和人。

  “欸?”顾瑾安满头问号的看着院子里小小的身影,小小的影子被拉的很长,他坐到她身边,问道:“为什么要在这儿看月亮?”

  她扭头指了指海棠树,大眼睛眨了眨,脸上有了肉模样也更水灵了些。顾瑾安扯下自己的外衣披到了她身上。“夜里会冷”

  她看着他的脸,不太熟练的说:“谢……谢,哥……哥……”

  “原来你会说话啊”顾瑾安摸了摸她的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远赴人间惊鸿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远赴人间惊鸿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