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阿哲克2021-01-16 23:161,581

  “这和陵国的西边啊,原本还有个小国叫临月国,传闻临月国的女子貌美,善音律,舞也堪称这世间一绝。只可惜啊,咱们啊,是没那个福气喽!”一个身体瘦削的男人说道,他的眉毛很淡,眼睛有点小,眼角还有一道浅浅的疤。

  “那你在这说什么屁话!”

  “不过,咱这运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啊。整恁大的笼子,还拿布盖着”队伍中,一个脸被晒得有些红的中年男人说道。

  “人雇主说了不让咱看,咱们要讲信用”

  “咱也没说要看啊”

  这支队伍已经赶了一天的路了,此刻是又渴又累,为首的男人回头看了看后面被布盖起的笼子,不由得好奇起来,心道:这是什么稀罕宝物?拿黑布盖着竟也不让人看。

  “不过话说刀哥,咱们还不歇歇吗?”商队中一个体型稍胖些的男人说道,他口中的刀哥,正是那回头看的男人,只因他脸上的一道刀疤,大家便都称呼其“刀哥”。没人知道他脸上的刀疤是怎么来的,也从未有人问起。

  “咱都走了一天一夜了,你就算不为我考虑考虑,也要为这小兄弟考虑考虑啊”

  刀哥顺着那男人的目光看去,只见在这商队的后面还跟着一个年轻男子,刀哥只略微打量了一下,回过头看了看前面说道:“再等等,前面就有个专供商队歇脚的驿站了”此话一出,那胖男人两眼瞬间放光。大声嚷道:“宝儿啊!再坚持一会儿,马上就能休息了,哈哈哈”见他亲切地称呼自己的马为“宝儿”,众人皆笑了起来,一下子都有了精神。走在队伍最后面的年轻男子依旧面无表情地赶路。

  临月国是因其所在之地每逢月圆之时,巨大的圆月仿佛悬于临月国边,触手可得,故为临月。据史料记载,临月国的第一任国王在建立临月国五年后突然病逝,幼子被迫登基,其弟以老新帝年纪尚小不能处理政事为由“辅佐”新帝。两年后,新帝突发心疾病逝。而一月后,他正式登基,成为临月国新一任国王。

  “各位客官,是要住店啊,还是……”店里的人招呼着。

  “住店!当然是住店了!”那胖男人不等他说完,嚷道:“给咱几个上菜,快快快!”

  他这一吆喝,招呼的人有些懵了但也很快反应了过去,招呼道:“好嘞!您稍等!”一行人两桌并一桌纷纷入座。

  “欸我说,咱几个都是老熟人了,还不知道你小子咋称呼呢?”

  众人看去目光皆落在了坐在一旁,一路上默不作声毫无存在感的那名年轻男子的身上。只见他正襟危坐,缓缓说道:“谢瑾瑜”

  “那我们就叫你小谢了啊,叫我胖子就行。小二,上酒!”

  “好嘞”

  酒过三巡,胖子一行人已经有些醉意。谢瑾瑜看着他们,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刀哥也在一旁看着,整张桌子上,只有他们两个人是清醒的了。

  “少喝点,好好休息休息,明天还要继续赶路”胖子嘟嘟囔囔的,话也快说不利索了,半天才支棱起脑袋来,点了点头,随后又趴在了桌子上。最后被几个人抬进了房间。

  “你要去干什么?”谢瑾瑜见刀哥往外走,不禁问道。

  “我去看一眼货物”虽说天还未黑,刀哥的心里却怎么也不踏实。“我跟你去”

  刀哥本想拒绝,但看了看其他醉得稀烂的人,叹了口气说道:“行吧”

  两人走到货物旁边,刀哥犹豫了一下还是掀开了那块黑布。

  “这……”看到的一瞬间两人皆是震惊的说不出一句话。这笼子里的,并非是他认为的什么奇珍异兽,而是一名活生生的女子。她的脚被铁铐拷着,脚腕处可依稀看见有擦伤的痕迹。

  “我去拿点食物”谢瑾瑜轻声咳了咳,刀哥这才收回目光,放下了那块布。

  “姑娘,吃点东西吧”女子闻言看向谢瑾瑜,“多少吃些东西吧”

  女子愣了一会儿,慢慢向他靠近。她接过馒头,在她伸手的时候,谢瑾瑜也注意到了她手臂上的花纹。

  “那女子……”刀哥一想起笼中的女子,心口就如同被一块石头压着一般。“她会怎样?”

  谢瑾瑜正借着光翻阅着一本书,不紧不慢的说道:“不知道,或许会被卖到青楼,或许会成为京城富人取乐泄欲的工具”谢瑾瑜的语气很平淡,又好像很无奈。半晌,谢瑾瑜只听见身后传来一声叹气声。他并没有说什么,依旧认真的看着手里的书。

  第二天,他们还是照常赶路,谁也没有提起关于货物的事情。无论运送的是什么,他们都没有任何资格去碰,去插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远赴人间惊鸿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远赴人间惊鸿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