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破茧抽丝
小手绢2021-01-10 11:502,374

  徐县的徐明老爷听了苏知县传来的消息,派人在苏县内暗暗打探,证实了苏知县的消息确实,这才多方联系。大牛得知有这样一笔大买卖,第一时间和苏大夫商议起来。

  “ 大牛,我们要有个响亮的名头,这样才能行走江湖。我从小就喜欢天上的流星,划过天际瞬间的闪亮。以后执行任务时你就叫我(流星)。”肖彤想着对大牛说到。

  “我喜欢鹰,凶猛的老鹰,我叫老鹰。苏大夫,不!流星你说行吗?”

  “行,可还有点……叫天鹰吧。在天上飞翔的鹰。”

  “天鹰,好名字,我就叫天鹰。”大牛兴奋的心情溢于言表。

  “天鹰,和徐知县定的见面时间是什么时候?”

  “今天傍晚。从我们这里去徐县,骑马走官道得两个时辰,从山里穿过去近些,也得一个时辰。”天鹰思索着回答。

  “那我们去的时候穿山而行,回来骑马。我再检验一下你的脚程。”

  “流星,我可不是说大话,您领着她们去山里集训的时候,我们可是在拼命的练功。莫师傅严厉的狠,我们可没少吃苦头。”

  “严师出高徒,这话你不知道。娘训练人的时候可是一点情面也不讲。”肖彤深有体会的说。

  “流星,就我们两个人去,行吗?”

  “还不知事情到底怎么严重复杂,我们先去探探消息再做打算。”

  徐县要比苏县大很多,是群山环抱的一座县城。城里商户林立,大多是出售皮草和药材的。

  “你看出了什么?天鹰。”

  “什么?”天鹰懵懂的问道。

  “这县城里多的是猎户和药农,如果贼人想要把偷来的银子运出去,最方便的法子是什么,途径又是什么呢?”流星引导着说。

  “你是说,贼人会走山道,或者找猎户带领。”天鹰思索着。

  “对,如果县令够聪明,发现银子丢失的及时,应该第一时间封锁官道。我估计,银子还在城内藏着。”流星笃定的说。

  “是有这个可能,五百万两银子不是小数目。人背肩扛是弄不出去的。”天鹰说到,他逐渐明白了流星的思路。

  时间还早,流星带着天鹰在和知县约好的酒楼对面的茶馆坐定。边喝着茶水边听着茶客天南地北的聊着。

  “听说了么,给朝廷准备的官银丢了,这县老爷可在城门口和官道上堵了好多天,也没抓到贼人。”

  “去,去,去,这算什么新闻,据说当天就发现银子丢了。没看现在街上衙役官差多了不少,没事别乱说话,小心被抓了去问话。一顿杀威棒打的你半死。”

  “这银子真要找不回来,县官老爷也要丢了乌纱帽,指不定谁上位呢。”

  “管他是谁呢,咱小老百姓就图个吃饱穿暖,莫谈国事。喝茶,喝茶。”

  ……

  “那个就是徐知县,上次我来时在远处看了一眼,今天他没穿官服。”天鹰对流星介绍到。

  正往酒楼里走的徐知县一身便装,像个儒生,旁边跟着个精干奸诈的瘦高个子的人,看上去应该是师爷或者幕僚。一行人进了对面的酒楼,不少衙役便在酒楼外守着。

  看着坐在对面的两个高人,徐知县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两个人都很普通,黑纱蒙面只露出两只眼睛。高一点的短衣打扮,是个练家子。矮一点的外罩深红色斗篷,看不出深浅。

  “请问两位壮士高姓大名?”知县旁边的瘦高个子问道。

  “你是什么东西,我们只和知县老爷谈事。闲杂人等还是走开。”流星不屑的说到。

  “女侠不必介怀,这是本县的师爷。听闻二位的大名,本县有一事相托,事成之后万两白银酬谢。”

  “那就更不必知道我们的名字,我们可不想有命赚来的银子没命花。”流星不耐的说着。

  “二位不说也罢,但本县令保证绝不会出现你们上次的事情。”

  “徐知县不会,难保别人也不会。”天鹰也学着流星的口气说道。

  “徐知县,还是和我们说说官银失窃的事吧。”流星问到。

  事情是这样的……徐知县和师爷互相补充着说了银子丢失的前前后后。

  “我想找那几个看管银库的衙役了解些情况,他们……”

  “他们现在就在外面。张三,李武,你们进来。”还没等流星说完,师爷就招呼两个衙役进来。

  看着一脸奸诈相的师爷,流星若有所思。

  “你们就是那天值班的衙役,那天可有什么不寻常的事情?”流星问两个人。

  “ 那,那天傍晚的时候。”叫张三的衙役边说边偷眼看着师爷,流星装作没注意的打断衙役的话说到。

  “本人在了解案情的时候,不喜欢外人在场。如果知县大人相信我等,就请您和师爷回避,如果不信,我等现在就告辞。”

  “信,信。”知县忙不迭的说到,拉着满心不情愿的师爷离开。

  “现在敢说了吧,那天你们一共几个人值班?”

  “四个。”这次是李武回答的。

  “那两个人在什么地方住?”流星突然问道。

  “你,你,你怎么知道那两个人被辞退了。”张三像见了鬼似的问道。

  “本来是猜的,现在证实了。如果你们不想落得他们那样的下场,就赶紧把你们知道的都说出来。如若不然……,”流星说到这里停顿下来。

  两个衙役互相看了看,还是叫李武的说到:“那天我们都喝醉了,醒来时就发现库银被盗,第一时间通知了老爷,知县老爷爷也第一时间封锁了官道。”

  “你们守着银库也敢喝酒。”天鹰威严的质问。

  “是,是户部杨大人体恤我们给送来的酒菜,我,我们不敢不吃。”张三哆嗦着回答。

  “杨大人可是好人,他说我们这些衙役,做的最多,俸禄最少。所以他来了之后,每天都给我们送吃的。”李武感激的说。

  “是个大好人。他呆了几天走的呀?”流星问道。

  “五天,这五天他都陪着知县老爷去各村里催要赈灾银两。晚上回来从不忘给我们带好吃的。”这回张三没结巴的说到。

  “杨大人现在走了吗?”天鹰问道。

  “走了,官银丢失的第二天就走了。说是帮知县大人回京疏通关系去了。”李武说着抬眼看向旁边的张三。

  “是走了,我们和知县老爷一起送的。从官道骑马走的,临走时还让我们老爷务必把官道守住。”张三肯定的回答。

  “那两个和你们一起值班的衙役住在什么地方?你们谁能带我们去。”流星从椅子上站起来,居高临下的问道。

  “我,我,我们不知道他俩住在哪里。”这回轮到李武结巴了。

  “不知道,那么官银就是你们两个监守自盗偷走的啦!”流星一副笃定的样子说到。

  “二位侠士饶命,我们领着去找。官银真不是我们偷的,借我们几个胆子也不敢拿呀。”张三急忙站起来就往外走。

  “这下着急了,早说不就得了。别忙着走,记住出了这个门,把嘴巴闭严喽。”流星警告的说。

  “是,是。”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飒爽英姿回古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飒爽英姿回古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