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究竟谁在扯谎?
浮笙若猫2021-09-16 10:553,274

  “秦小姐不见了?”唐玉翡很是惊讶。

  面上不显,心里却大喜,这可太好了!

  真是饿了有人送肉,渴了有人给水,困了有人递枕头,最近手气挺顺,意外扒了小岚的裘裤除外……

  “两位客人是?”丽娘开始警惕,不愿多言。

  唐玉翡指了指身后的季青岚,说的客客气气彬彬有礼:

  “这位公子是我府上重金聘请来的琴师,之前不小心把最称手的一把焦尾古琴的羽弦给弹断了。久闻秦小姐修琴技艺超群,半月前这尾琴送到秦小姐处修缮,约定半月后的今日来取。却不想秦小姐居然失踪了…”

  这唐玉翡不愧是干这行的,扯起谎来煞有介事,连他都差点信了。

  丽娘显然也被诓住了,不疑有它,用捏着帕子的手掌自来熟般轻捅了捅唐玉翡,笑盈盈:

  “思语这孩子真是给两位客人添麻烦了,回头我一定好好说叨说叨。既然两位来都来了,锦栾不在,我们这还有其他琴师的技艺也不差,要不丽娘帮两位公子寻一个来听听?”

  “明日府上有贵客到访,那尾琴还是今日取回的好。可否劳烦丽娘取个钥匙开个门?”

  “这随便进思语的卧房不好吧……”

  丽娘见两位客人无心花钱消遣,又提了这么个强人所难的要求,打心里不想帮忙。

  唐玉翡也不多言,伸手从袖拢里抽出一张银票,直接塞进丽娘怀里,讨好笑道:

  “您尽可放心,您进去拿琴,我们站门口便是。”

  丽娘假意推拒了几下,银票还是揣进了兜里。她笑成了一朵盛开的芍药,忙不迭的按唐玉翡的要求领着两人进了内厅,安排了离秦思语卧房最近的雅座坐好,又唤人备上上好茶水和精致糕点,全部安排妥当了才扭着腰肢去取备用钥匙。

  唐玉翡见丽娘已经走远,找了个理由遣走在旁伺候的婢女,抓起季青岚的手就往秦思语卧房方向冲。

  “唐玉翡,不应该把我留在那放风吗?拉上我做甚?”

  “我倒想啊,可是我诗词不行啊,万一偷错了岂不是白折腾一场?”

  唐玉翡嘴上不停,脚下也没有停留,季青岚想扯开手,却被拽的更紧。

  季青岚低头看了眼被紧紧拽住的手腕,无奈,只得跟着她风驰电掣,一路嗅着她淡淡皂香,看着她高高的束发,自己的心不知怎的,也一跳一跳。

  到了房门口,唐玉翡从高高梳起的发髻处抽出那只白玉木兰发簪,弯腰低头,用尖的那端伸进锁头里来回捣鼓几下,“咔哒”一声,锁开了。

  轻轻推开门,一股尘土味混杂着些许梅花花香扑面而来。唐玉翡挥手示意季青岚跟上,自己一脚先迈了进去。

  这间厢房面朝北,加上拉着帘子的缘故,光线昏暗,唐玉翡努力眨了眨眼,才慢慢看清屋内的摆设。

  房间不大,放上一床、一柜、一小几后,就没有什么多余的空间,从厢房规制朝向看也就比醉香楼的使唤婢女强一些。床塌上整齐摆放着枕头衾被,唐玉翡打开衣柜,里面的衣服多是白色粗绸裙衫、柜格里也只有两支素雅至极的银质梅花发簪和一对成色一般的水滴玉耳坠。

  看来秦思语作为黎京第一青楼醉香楼修琴师,银钱并不多,甚至可以说日子有点拮据。

  唐玉翡再转向小几,因为空间不够,一把古琴竖放在小几上,搁放手掌处的位置已被抹得油光发亮,看来是屋子主人常用之物。

  除此之外只有一个四角磨皮掉漆,做工粗糙不堪的漆黑色双层妆奁。

  唐玉翡小心打开,最上层并无首饰头面,确切的说是没有多余的首饰物件可以摆放,取而代之的是镊子、刀具、琴弦、卷轴等一套完备的修琴工具。挪开第一层,打开第二层,一件不该出现在妆奁的物件令她有点不解。

  一个脏兮兮皱巴巴的布面玩偶静静的躺在里面,布面边缘磨损厉害,颜色也不够鲜亮,勉强能看出是一只小鸡的模样。唐玉翡拿起正反面翻了翻,仔细端详一番,又用手指捏了捏玩偶的肚子,除了粗砾的布料和潦草的针脚,并无蹊跷之处。

  这该死的情诗究竟藏在哪里?目前来看一无所获。

  唐玉翡不免焦躁,她望向小岚,正想问她那边有什么发现,只见小岚两眼向上,站在门口大佛般纹丝不动。

  “我的祖宗,你快进来帮我找找,杵在那里干嘛?”

  小岚脸上肌肉不自然抖了两下,不进反退:“随便进女子闺房不妥吧,毕竟男女授受不亲。”

  “不亲你个鬼啊,你不是女子吗?快点进来。”

  唐玉翡上前一把把他拽进门。

  季青岚心一横,把唐玉翡翻过的地方又重新翻了一遍,诗稿仍然无踪无影。他把屋内又扫了一圈,视线定格在竖放的古琴上。

  唐玉翡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快他一步,上前小心举起,古琴被翻了个身,横放在床榻上。

  果然!古琴背部被挖了一个约莫两个指头粗的小洞,唐玉翡用手指试了试,整个手伸不进去,她使唤季青岚扶着古琴,取下头上那根万能发簪,这次不用尖头,而是把花朵状的那头探进洞里,捣鼓了两下,拖出来一卷纸轴。

  嘿嘿,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春啊!

  正想叫季青岚一起过来看看,大门口远远飘来说话声。

  “不好,快走,有人来了。”

  季青岚急忙帮忙把古琴复位,两人环视屋内,确认没有异状,迅速闪身出门,唐玉翡把锁挂好,两人刚装做碰巧经过的样子,丽娘的声音就从身后传来:

  “两位怎么不在雅厅好好坐着,跑到思语门口守着来了?”

  一扭头,丽娘虽笑着,狐疑的表情却一览无遗。

  “呵呵,这不是等着有点心急了,想着丽娘你应是快到了,先行一步候着。”唐玉翡信口胡诌。

  丽娘半信半疑,看在银票的份上不愿深究,也不啰嗦,从怀里掏出一串钥匙开了门。

  唐玉翡装腔作势在门口望了望,自然没有找到那尾本来就不存在的“古琴”,唐玉翡轻飘飘一句“瞧我这记性,可能管家已经取回了。”就把丽娘打发了去。

  两人快步刚要迈出“高山流水”,后面有女子声音传来:

  “两位客官请留步!”

  唐玉翡心道不妙,眼下也只能先见招拆招了,回头站定一看,原来是刚才的那个使唤婢女。

  那姑娘也不客气,张口就来了句猛的:

  “你们是李望沐李公子请来偷诗稿的吧……”

  “这位姑娘说笑了,在下是听闻过李公子的大名,可还没熟到帮他做鸡鸣狗盗之事的份上。”

  小姑娘重重的从鼻腔里发出“哼”的一声,很是不屑:

  “你不承认也没关系,你偷走的可是誊抄本,正本思语姐姐自己贴身带着呢。李望沐一定和你们说是思语姐姐死皮赖脸纠缠他吧。

  呸,真不要脸,明明是他隔三差五就给思语姐姐送情诗诉衷肠,现在李家府上为他攀了个什么镇南侯府嫡长女这个高枝,他生怕思语姐姐拿着那些诗讹他钱财,就想着毁尸灭迹了?真是龌蹉至极!”

  姑娘说的太急,一口气没提上来,喘了喘继续说道:

  “这也就罢了,见姐姐不理他,还找人到处污蔑思语姐姐和锦栾姐姐有秦晋之好,爱而不得就毁了所爱之人吗?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我看说的就是他!现在思语姐姐几日不见踪影,一定是李公子那个小人见姐姐不肯屈服,干脆杀人灭口!”

  小姑娘说的义愤填膺口沫横飞,这剧情展开怎么不太一样啊,唐玉翡和季青岚互望一眼,都读出了彼此眼中的意思:这对小冤家里,一定有人说了谎,到底会是谁?怎么听着李望沐这个万人迷是个无耻之徒的可能性大一些?

  而季青岚除了这些,则被镇南侯府嫡长女这几个字给惊住了,镇南侯府可就一个嫡长女。就因为自己偷逃出宫,他那就差下一道圣旨的未婚妻穆红梓这么快就被镇南侯那个势利小人转嫁他人了?

  季青岚不禁为这个从小穿开裆裤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惋惜,不过,以她不愿被别人拿捏的性格,不会也逃婚了吧。逃婚就逃婚,不会来寻他了吧。

  思及此,季青岚身体晃了晃,一个唐玉翡不够,还要再来一个混世魔王吗?

  “喂喂,小岚,回个神啊,想什么呢,小姑娘人我都打发走了,别呆了,我们赶紧回去看看古琴里的那卷纸,兴许就清楚到底是谁在撒谎了。”

  两人快步走回马车旁,此时天已渐黑,隐有月光,唐玉翡从怀里小心取出那卷纸轴,交给季青岚。

  季青岚展开,里面卷了两样东西:

  一样是几首小诗诗稿,而另一样是百两银票。

  “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窃窃如私语。”

  “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唐玉翡见小岚半天不出声,也把脑袋凑过来看了半天:

  “这些诗里怎么都有一个‘雨’字啊?这是何用意?”

  “呵,思语,思雨。看来很明显是李望沐说了谎。”

  “为何这么说?”诗词小白还是一头雾水。

  “这里面每一句诗都含‘雨’字,能看出写诗之人对‘雨’的浓浓深情,笔迹又皆为同一人,再结合李望沐之前所作所为,显然那个婢女说的是事实。”

  “这些诗句也可以是秦思语提前写好想误导我们啊?”

  “不会,她犯不着如此,因…”

  话音未落,只听得两人周身空气扭曲,紧接着有东西破空而来,嗖嗖两声,唐玉翡正想跳起避开,已经被先反应一步的小岚紧紧搂住,压倒在身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玉结(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玉结(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