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暴力升级
agdh2020-08-16 09:473,074

  庞丁被那几位学员们团团围住,并威胁立刻从这间屋子出去,否则他们就会动手。就在庞丁准备开始求饶的时候,警卫士兵们竟然来了,对着准备施暴的几名学员又是一顿毒打,然后拖到操场上。

  学员们一阵惊呼,这是怎么回事?不是允许私斗么?难道是警卫单纯看这几个倒霉蛋不顺眼?难道是战或庞丁跟警卫处有关系?

  卡萨也想不通,询问莱茵这是怎么回事。

  莱茵想了想可能性回答:“或许跟人数有关,学院支持的私斗是以少打多,不支持的是以多打少,毕竟院长卡琳娜单挑一生未败,有这样的规则我认为说得通。”

  学员们议论纷纷,此时出现了未知的规则,都在猜测学院的想法。

  在免费宿舍的某个卫生间,门外挂着修理中的字样。如果往里一看会发现空气中布满密密麻麻的魔法符文,一名紫发学员浑身散发着极度邪恶的气息。

  “最后一笔,嘿嘿”所有符文消失,空气中的元素凝聚,强大的魔法元素肉眼可见,任何一位魔法师看到这些邪恶元素都会感觉冰冷,甚至恶心。

  少年竟然张嘴吸入口中,抬头轻声斥令“你是那样的尊贵,可竟然要跟这群下等人住在一起,你应该拥有单独的屋子。”

  说罢少年梳理了下挡住眼睛的紫发,瞳孔散发出幽幽的白光,如果莱茵在这里立刻就会认出来,这是精神系魔法师的银瞳。

  自发少年邪恶的声音犹如九幽深处邪魅那般,穿过墙体正缓缓进入一名正在瞌睡学员耳中。

  不一会儿他猛然睁开双眼,眼中布满血丝,环顾四周几位室友,立刻火气就不打一处来,抡起拳头就往脸上招呼。

  其他室友都蒙了,刚才还好好的,这是犯病了?

  动静不少,自然引发很多人的围观,但是没有人阻止这场斗殴,学员们都关注着士兵的动向,没动!

  这时聪明的学员们已经明白,规则正如莱茵对卡萨所说那般,以少打多不会引动士兵们。

  使用邪恶魔法的少年笑着点起一根香烟:“果真如此,那你们这些废物们就相互打吧,给我更多的情报。”

  付费宿舍某寝室,一名身穿华丽贵族服饰的学员,正对另一群学员下达着命令,内容无非就是通过各种手段威逼诱利蛊惑,让免费宿舍里的高手们抢占单独宿舍,最终让他们打起来,整个下令过程行云流水,可见其能力之强。

  得到任务后,几名下属向贵族少年行圣马丁跪礼,这是臣子对皇室的礼节,而受礼者正是圣马丁的储君:大皇子惜德。圣马丁

  下属们出门分散,其中有一位又小心翼翼地折返回来,塞了一张纸条到另一间房门间隙处。

  房间内一名学员拾起纸条,敲了水管三下然后用耳朵贴近水管,听到回音后将纸条塞进器皿中从窗户扔下,楼下接应的人反应很快,一把接住了器皿,然后毕恭毕敬的向一旁品着高贵红酒的少女送去,少女看到内容不禁皱起眉头。

  “哥哥还没等开学就打算收买人心!好生狡猾,跟他娘一样心机婊。”随后眼神里传出一丝狠辣,少女正是圣马丁帝国二皇女西利亚。圣马丁

  “不能从外公那边弄到资金么?”西利亚公主,对着身后的年轻仆从询问。

  少年仆从连忙解释道:“赛尔兰学院的保安曾是卡琳娜院长的直属魔法师部队,专业性极强,他们把守的太过森严,我们无法把情报送到外面。”

  “哎,哥哥,竟提前想到带着大笔钱来进来。”西利亚公主无奈的摇了摇头,喝干杯中剩下的红酒,紧接着手低一狠捏碎了昂贵的酒杯。

  “不过就算我输了一局,你也别想好受”少女脸上有着不该属于这个年龄的奸诈。

  “不暴露咱们的情况下把消息送给外国那几个。”

  “是”少年仆从下跪领命。

  免费宿舍的学员们还不知道,原来一切都是无形之手操控的,不管是院内还是院外,过去或是将来,不知不觉间就成了棋子……

  莱茵连休息时间都没有,因为晚饭要提前准备。

  晚餐时间学员们议论最多便是,免费最后宿舍变成战场,平日里看似普通的同学一打六、一打七比比皆是,有时竟只为抢夺一个枕头!

  这让藏在背后圣马丁大皇子都感到意外,战术被无形中升级了。

  个人物品是不能抢的,这违背了圣马丁国法,可学院的公共物资却没人管,只要门卫士兵不管就像房间一样可以抢。除了少数人洁癖自带生活所需,其余人谁能想到这里被褥明显不足。

  起因说来滑稽,门卫的士兵在学院刚建好之初,喝多了搞了一次枕头大战比赛,一开始只是几个枕头被弄坏,后来盘点时候对不上账,不知道谁出的馊主意用被子缝,过几天被子盘点用床单凑,再拆枕头无限循环……

  学院是几大国皇室以及各大名商组建的校董会,进甲家出的枕头,乙家出被子,并家出床单…谁家的财务来考察都得盘点一遍物资,士兵们就拆缝一次,最后导致生活必需品被缝拆的破破烂烂,数量严重不足。在加上几大国彼此之间的对立,打的一时半会停不下来了。

  教师楼

  里两名40多岁中年大叔正讨论学员问题。

  肌肉练的恐怖夸张,整体感觉就是一头人形的巨兽的人无名姓考辛斯,与大名鼎鼎的原脏水佣兵团团长“赤虎”有血缘关系,现在是赛尔兰武道系的主任。

  “氟利昂老弟,小家伙们今天怎么这么热闹,年轻热血真好啊!”

  名叫氟利昂的相比较起来就瘦小很多,不过也是健康成年人的体型,齐肩卷发,带着眼镜斯斯文文。他本人并不出名,原因是他曾是个探险家,早年拜师于院长卡琳娜,出师后他去追求自己的魔道开始探险生活,这几年才被卡琳娜找到,强行抓了回来魔道系主任。

  氟利昂推了推眼镜,将一份资料递到考辛斯手里,资料的内容正是战,我认为应该叫战龙好一些。

  考辛斯听到“龙?”好奇的翻阅着战的履历,惊讶道:“不愧是传说中的龙魂武师,真正的武道天才!年轻时的我在他面前连个屁都算不上,老乌克国王怎么舍得把这宝贝送给我?”

  如果外人听到考辛斯对战的评价,下巴都会掉在地上,考辛斯现在可是当世武道四强之一,甚至有理智的人分析,认为年迈的卡琳娜真打的情况下不一定敌的过考辛斯。

  “老乌克是相信卡琳娜师傅,相信以英雄名字命名的赛尔兰,最后才是相信你”氟利昂点上一根烟

  然后又徐徐说道:“今天的事件就与战龙有关,这事得先说风行那小子被院长认命门卫处队长说起。门卫处你我都知道是院长的私军,原是圣马丁魔法部队的精英,而风行那家伙去之后这只部队如虎添翼,我能弄到战龙的情报他们必然也能,甚至比我更详细。”说罢氟利昂弹了弹烟灰。

  考辛斯若有所思的说着“也就是说一开始战龙动手打同学,门卫处没管是因为感觉很麻烦?”

  “岂止是麻烦,不动用杀伤性魔导器器根本打不过,S级武道的你会惧怕几十个B级徒手的魔法师吗?魔法部队大多数都是C级魔法师,徒手情况下不可能打得过A级武道的战龙,风行那家伙当然不会和小孩出手,所以门卫处怂了,无视战龙欺负同学”氟利昂开始解释。

  考辛斯恍然大悟,然后又询问“院长可从来没有说过以少打多这种话啊,建校之后就走了说开学再回来。副院长成天想当个厨师,他更不可能。”

  “接下来才是有趣的地方”氟利昂掐灭烟头继续讲解……

  新希国废物皇子被群殴,那几个被战龙欺负的年轻人,这么多人不打,偏偏打了个交过保护费的。

  新希国坐拥宝藏城,有着大量稀有金属矿以及矿脉,停战这几年开通商路政策富得流油,学院建设出资最大的就是他们。门卫处不差钱,他们搞宿舍收费就是为了折腾学员,但他们都是魔法师,魔法师是天生的魔导器制作者,稀有金属大国随便抠出点余粮,轻易跟他们就打好关系了。

  送庞丁来的新希国官员是校董会检查枕头事件的财务,枕头大战的事他也不瞎,能看不出来被子缝的吗?可他不会因为几个枕头这样的小事得罪魔法师,就瞒下来了,一来二去关系就好了起来,没事还总喝酒。官员送庞丁来之后,随口一说帮忙照顾一下皇子,门卫处当然给面子了,就给欺负庞丁的学员一顿毒打。

  之后就有不知道内幕的学员们胡思乱想了,其中最符合常理的就是“以少打多可以,以多打少不行”来自莱茵的猜测,被有心人听到传了出去,最后传到了门卫处耳朵里,于是就干脆这么做了。

  至于风行队长他自己没上过学,他一直以为门卫处士兵们很懂,既然他们没管的话,那现在就是一个正常学院该有的样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回忆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回忆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