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 第十最好不相遇
独步七夜雪2021-02-25 14:121,243

  我没想到,我和陶尘封的重逢,竟然是在这种情形下。

  我简直想笑,如果不是身边的蓝幼惜还在低低的哭,如果不是手里的化验结果让我恶心,我看着陪着妻子做产检的陶尘封简直能笑出泪来。这好笑的相遇,真他 妈 的,好笑。

  医院的走廊里,陶尘封的笑容依旧和记忆中那样干净,他甚至笑着和我说“梓潼,好久不见。”

  去你的好久不见。

  他的妻子我见过,是早我们十多年毕业的校友,也是一位小有名气的画家。上学的时候,曾来我们学校开过讲座。之前陶尘封忽然消失的时候,学校里有过一些风言风语。我以为只是风言风语,我从不信,我不信我的少年是这样的人。可是现实呢,我心里的纯白少年选择了自己的高枝,我以为对我专情的林歌空和别人有了孩子。

  我终于没忍住,彻底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蓝幼惜在病房门口站着,低着头看不清表情。坐在我身边陪着的,是陶尘封。他看我醒来,自然的握着我的手“醒了呀,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我忍不住抬头直视着他,我想看清楚这个人到底是怎么做到可以假装什么也没发生过,可能是病房的灯光太亮,竟然一下子让我看明白眼前人不再是我喜欢过的那个人,可是我喜欢的少年又是什么样子呢?记忆深处的那个人,忽然模糊不清,他弹过的曲子,说过的话,忽然失去了鲜活的颜色。

  等了三年的人忽然出现,我竟然一句话都不想和他交流。之前也想过,他去了哪里?去做了什么?想着重逢的时候说什么,我甚至想过,他解释的话我都信。可是这个人真真切切的在我面前,他的表现好像一直在我身边一样自然,我竟是什么也不想再说了。

  还是他先开了口,他说了离开是为了出国深造,他说回来的这半年也想过找之前同学询问我的近况,他说之前离开没和我说,是怕伤害我。

  听听,多可笑的话,害怕伤害,那就是知道一定会伤害。既然选择了伤害,迟到的解释又有什么用呢。

  我不想再继续听下去了“你老婆还在一个人做检查,你快去陪她吧。”

  我把他的手挥开,撑着想要坐起来。陶尘封一只手撑在我身边,把枕头垫在我背后。他做这些的时候离我很近,近到我可以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香味,我微微测了下头,避开这陌生的味道,然后一只手放在他的肩膀,毫不犹豫想要推开了他。

  林歌空这个时候,忽然推门而入。

  瞧瞧,我现在最不想见到的人,接二连三的都见到了,竟然他们俩还见了面,多好笑啊。

  我歪着头眯着眼看了看他们俩,终于笑了出来。

  林歌空脸色很难看,下巴坚硬的轮廓格外明显,他站在门口看着我,还没说什么就被蓝幼惜拉了出去“林哥,你先出来一下,我有事和你说。”

  我看着门口,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对陶尘封说了最后一句话“你走吧。”

  他笑容不减,他说,好。他还说,再见。

  我没有理会,也是不想再见了。我只是看着门口,等着林歌空进来。

  他进来后的第一句话,就让我压了一天的泪落了下来,他说“孩子留下吧,我们俩好好养着他。”

  我流着泪,嘴唇有些颤抖,说不出一句话来。我仔仔细细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他红着眼眶,喉结上下滚动,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脸涨得有些红,可是还是很英俊。

  林歌空,为什么连你也要这么残忍。

  “林歌空”我听见自己的声音说“我们分手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等待三年,相爱十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等待三年,相爱十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