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千里飞鸽传音信(二)
司空三聿2021-06-18 20:392,034

  “瞧,殷伯,您并不是个无用的老人!”

  殷伯听出了雪梅此刻的声音中有些欣喜,不禁心中犯疑,苦笑道:“哦,我还能派上甚么用场不成?”

  “可否将这些信鸽借我一用?”

  “当然……”本想这些信鸽除了平日陪在自己身边,照料打发时间已无甚大用处,借给雪梅玩玩倒亦无妨,可转而便想到了甚么似的,惊道,“姑娘……难道是想望宫中送信?”

  “不错!”

  “此地都是新犁之人,姑娘可不能胡乱言语啊!”

   

  “殷伯放心,我不仅仅是要望宫中送信,亦是想从宫中获得一些音信,如若可以……”雪梅在硌得慌的门槛上不禁端坐起来,正色道。

  檐上鸟雀仿佛听懂了雪梅这番言语一般,一时停止了跳脚,几只小雀向日光照来之处飞去。

  殷伯思虑良久,沉吟道:“这恐怕是兵行险招。”

  “但殷伯还是选择相信我……”

  老人并未回答,面上亦是一副不置可否的态度。

  “就像我相信我的姊姊们一般。”雪梅面朝着逆光中檐上的鸽子眨了眨眼,道。那些鸽子回应似的扑腾了几下翅膀。

  殷伯似是无奈地摇了摇头,却已是默许了雪梅。

  雪梅站立起身,拍了拍衣衫上的尘土,道:“殷伯放心,我自是知晓甚么可言,甚么不可言,若是不能,便只当是传送普通音信。若是可以,便能借此助他们一臂之力,至少为这不知何时才能结束的战局添上一份希望,百姓亦可少受些苦,我想这亦是夏郎所希冀之事。”

  雪梅双眼中露出坚毅的眼神,向着方才鸟雀远去的方向,定睛相望,似是在许着甚么心愿,而后快步离去,只余冷香与衣袂共在风中飘飘。

  殷伯半掩在阴影中的面庞,满是褶皱的嘴角渐渐向上翘起,双眸中尽现慈爱之意,似是自言自语道:“若是不信你,不放心,又怎会将信鸽借予你?”

  言罢,一面笑叹着摇头,一面慢悠悠起身,重新拿起扫具清扫起马厩来。

  雪梅回屋便开始捉笔奋笔疾书,只见她方书了几行,便即将所书之纸揉掷在一旁,又起新纸。

  原来,她本想将离开宫中离开姊姊们几月以来的事情皆一一道尽,然转念一想,一来时间紧急不容多叙,二来亦不知到时收信之人是谁,万不可吐露太多,第一封书信只用来与可信之人联系上,若真能达此目的,便已是万幸。

  于是,她略一思索,便下笔书了一列字,接着又舔墨,在本该落款之处,用饱蘸的墨汁点画了四点,形成一朵梅花图样。她将纸笺落墨处轻吹几下,便即将纸笺细细得卷将起来,匆匆望后院马厩处跑去。

  ……

  清冷的斜阳自宫中屋檐上倾洒而下,将明黄的屋瓦照得更是金光灿灿,鸟雀纷纷阵阵,鸣叫着归巢。一着碧色衣裙,身姿妖娆的女子正倚靠在红色的宫柱旁,身子落在屋瓦的阴影之中,只有白皙的面容自寂寥的阴影之中探了出来,曝露在夕阳的余晖之中。

  碧色的衣裙隆重地叫嚣着新一轮春日的到来,但她不知道此时自己心中到底是悲是欢是喜是忧。

   

  她已助自己所爱之人达成了他心之所愿,她本该是喜才对;她终于因此获得了他“真正”的喜爱,她本该是欢才对。

   

  然而她心中却一点也欢喜不起来,虽然他几乎日日召唤她,日日与她在一起,她亦因此觉得自己受尽了宠爱。然,一切都变了,好像变得她不是那么喜欢了。

  ……

  “报————我军首战告捷,将新犁大军逼退!”

  她刚想退下,殿上紫金锦袍之人却一把将她拉住,嘴角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

   

  她心中虽满是欣喜,但见大殿之中已站满百官,好几十双异样的目光朝向此处,她只好默然退侍于他身后。

  “报————新犁大军再次进攻,我军已顺利将敌军逼退石阵之外!”大殿之中的挺身直立的官员们不禁都舒了口气。

  他嘴角的笑容显得更为惬意了。

   

  她的心中似是亦随之更为安心。

  唯殿下一着深绯色官袍之人悄悄抬起右手拂去了额角的汗珠。

  然而,她记得真真切切,这抹笑容到了下一刻却如冰雪一般冻结在了那人脸上。

  “报————敌军之中忽现几十人,皆为中原打扮,不过不足为惧!”

  “咦,怎会如此?”“怎会如此?”大殿之中,官员们悄然奇疑之声不禁此起彼伏,谁都想知道缘由,可是终无一人能够解答。

  殿上紫金锦袍之人开始紧锁眉头,不禁骤然起身,双手死死地抓在高座把手之上,似是在与脑海中的某种想法做死命的斗争,直至掌心抓出惨白的勒痕,指甲都快嵌进木质把手之中,显得通红青白。

  她在他身后轻声急切地呼唤了好几声:“阁主、阁主!”却未有一声入了他的耳。

  “报————不好、不好了!我军身后突然出现陇右军队!”这人如被阎罗王追拿一般,是踉跄着跌撞进大殿之中的。若是往常,早有人大喝一声:“放肆!”

  可如今,却无一人将注意力放在这在大殿之上失态的将士。

  “什么?!”方才拭去额角汗珠的那位官员随之发出亮堂的惊疑之声,如一支箭一般划过整个大殿。他脑袋上的汗珠不禁变得豆大,挥如雨下。

  阵阵“怎会如此!”之声随之如终于穿透了一层薄纸一般,瞬间清晰明亮地充斥于大殿之上。

  “面对前后夹击,我军拼死抵抗……可……可仍有数千将士或伤或亡!伍将军命人禀告,若如此下去,我军将溃不成军!”

  “够了!”只听殿上一阵怒斥,那人一掌重重地拍在高座把手之上,霎时将殿中的波澜一手抚平,“我命你们集结于此,不是用来听这般市井之声的!若你们的脑袋仅限于此,不如现在就解甲归田去罢!”

   

  “哼!”他发出一声冷笑,缓步下殿来,自上而下地捋着额角的那绺碎发,眼神却犀利冰冷,如能随时射出锋利的刀剑来一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迎风阁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迎风阁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