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友人来访
蓝非璃2021-01-31 11:242,955

  “你看,我把谁给你带来了!”

  云相惜挪开脚步,后面站着一个金黄色头发的男人,男人背对着穆婉婷,无法看清他的面容,

  只见他穿着白色的丝质衬衫,下身穿着黑色的西装裤角你睁着一双同色系的皮鞋,身边放着一个黑色的行李箱。

  ——难道这是云相惜的男朋友?

  由于无法看清对方的长相,这是穆婉婷心中第一时间出现的猜测。

  可是很快她便否定了,因为,这个男人,她似乎认识。

  这个男人竟然给他一种很熟悉的感觉,更加确切的来说是亲人间的那种,亲切感。

  ……………………………………………

  “婉婷,我们又见面了!”

  正在他的名字在穆婉婷嘴边即将呼之欲出的时候,男人转过了身,是,北冥寒。

  这个让她愧疚,又让她自责,更让她感到受到温暖的男人。

  “………”

  看着站在不远处的北冥寒,眼睛涩涩的发疼,眼泪在眼眶中打圈,样子悬悬欲泣。

  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穆婉婷见到北冥寒,原本一肚子想要和他说的话,在看到他的这一刻,半个字也说不出来,觉得所有的话全都堵在了嘴边。

  失恋,没有工作,遭遇人生中事业与爱情的双重打击,那段时间是她人生中最困苦潦倒的时间。

  多亏有了北冥寒在她身边支撑着她,照顾她,如果不是对她不离不弃,或许她现在早就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也可以这么说,是北冥寒给了她第二次生命。是他们把她从疾驶而来的大货车车轮下,救出来的。

  因此他的双腿才会瘫痪,只能依靠轮椅生活。

  如果没有北冥寒的话,就不会成就今天的穆婉婷,所以在内心深处她早已把这个,可以用生命保护自己的男人当做自己的亲人来看待。

  “你,你怎么突然来了?,打你的电话打不通,我还以为你不想再见到我了!”

  穆文婷回国后给北冥寒打了,少说也有几十个电话,可是一直没有打通过,后来她就渐渐没有再去,拨打他的电话了。

  她还以为北冥寒是故意不接的,想要和自己彻底的断绝了关系,毕竟自己的确给他的人生造成了很多的伤害,如果不是她的出现,他的人生或许会比现在好上很多,或许已经有了自己的家庭。是她的出现,把他的人生打乱的一团糟。

  如果他真的想要划清界限的话,不想再和自己有任何交集的话,她也无话可说,唯一能做的只有离开他的世界,让他眼不见为净。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北冥寒抚摸着怀中人的柔顺的长发,一个劲的说着对不起!看着她伤心,他觉得很抱歉,他也忍不住难过。

  ………………………………………………

  “你的腿……(表话未说完,语意未尽)”

  穆婉婷终于注意到了北冥寒的腿,他能站起来了……

  “傻丫头,我的腿已经好了,所以你不用再为我感到自责了,也不用为我再感到难过!那样我会感到伤心的!”

  北冥寒温柔的抚摸着穆婉婷的脑袋,满眼柔情的说道。

  …………………………

  穆婉婷回国之后,他便开始接受骨科专家安排的康复训练。

  为了尽快恢复,他选择了完全封闭式的康复训练,屏蔽了外界的一切信息,每天只知道,训练,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早点,回到穆婉婷身边,离开了自己,那个傻丫头,又不知道一个人受了多少委屈……

  北冥寒,由于长期瘫坐在轮椅上,没有得到正常的运动,腿部的肌肉已经开始萎缩。

  所以,正常人的肌肉锻炼也是不可取的了,但是可以通过仪器进行运动,同时还需要在饮食上增加蛋白的摄入,以及维生素和无机盐。

  对于这样的病人,常人轻微的运动对他们来说已经是很剧烈了,完全恢复肌肉力量就要三个月。

  但是北冥寒的体质,比其他人的要强那么一点点,所以他每天会给自己增加训练,尽管训练的过程很苦。

  他心中也忍不住萌生过放弃的念头,可是只要一想到自己只有痊愈了就能见到穆婉婷,照顾她,保护她。

  他的心中就顿时充满了信心,尽管如此,他还是花了两个多月的时间,才恢复肌肉的力量。

  不知道花费了多少时间,康复训练终于结束了。北冥寒的腿恢复得基本上与常人无异。只不过如果仔细看,还是微微有些不利索。

  北冥辰打开手机,看到了满满全是穆婉婷打来的未接电话,心中,忍不住激动。

  花了两天的时间处理了在美国那边的琐事,然后便马不停蹄的提着行李箱飞来了A市。

  …………………………………………………

  “好了,别站在门口了,有什么话进去再说!”

  站在一旁,沉默许久的云相惜开口说道,转过身去把北冥寒身边的行李箱提进了房内。

  ——唉!多好的一个男人啊!长得也帅,脾气也好,最关键的还是有钱。

  难道好男人都是注定当护花使者的吗?可是自己长得也不差啊,也算是一朵花吧,为什么就没有男人围着她团团转呢?

  看着站在穆婉婷身边的北冥寒云相惜忍不住腹排到

  ——天呢,她在想些什么。她是在忌妒吗?

  云相信被自己心中的想法吓了一跳,他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错觉,对,一定是错觉。

  ————————————————————

  ——司徒语嫣篇

  公司破产后欠下了巨额债款,每天都会有各种各样的人上门找他们来讨债。

  可是他们根本就没有钱去还那笔债,于是那些人就开始砸东西,能拿走的值钱的东西全都拿走了,不能拿走的,全都被他们砸乱了。

  原本华丽温馨的家,就这样被这些人毁于一旦………

  银行那边也欠下了巨额债款,最后的避风港也被作为抵押,就这样司徒语嫣带着憔悴不堪的宋佳琪净身出户。

  司徒语嫣带着宋佳琪无处可去,只好去求助司徒正雄那些生意场上的朋友。

  ………………

  司徒语嫣:“王叔叔,我们家现在的状况您应该也听说了,我来是希望您能看在和我父亲以往的交情上,帮帮忙!”

  王某:“语嫣,对于你家的遭遇我也深感不幸,王叔叔叔也帮不上什么帮,这些钱你拿着,以后就别来了!”

  司徒语嫣:“王叔叔…王叔叔…”

  没有理会司徒语嫣的呼唤,王某便头也不回的上楼了,旁边的管家将一个信封放在司徒语嫣面前的茶几上,,也跟着上楼去了。

  客厅里只剩下司徒语嫣一个人,司徒语嫣坐在沙发上,看着放在茶几上那个厚厚的信封,拿过来,紧握在手中。

  ——这些人都是一个样子,不是用钱来打发自己,就是直接避而不见,什么朋友,全都是一些白眼狼…

  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如今司徒雨嫣深刻体会到这两个词语的含义。

  ——迟早有一天,她要他们后悔…

  …………………………………………………………

  司徒语嫣只好拿着那些钱,给司徒正雄缴了住院费后,拿着剩下的钱,勉强租下了一个房子,是一个又脏又乱的地下室,那里整天都暗无天日,甚至连A市路面上的雾霾与灰尘也吸不到。

  看着宋佳琪憔悴的样子,司徒语嫣突然后悔及了,自已扔掉了夜南弦给的那张支票,当时都是自己那可恶的自尊在作崇,如果自己设有扔掉那张支票的话,或许现在就能让母亲住上好一点的房子,过的好点…

  自从家里出事后宋佳琪就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整天一个人呆呆的坐在那里不哭也不闹看不出份还是难过,每天维待着一个样子。

  ………………………

  司徒语嫣刚从医院看完司徒正雄回来,司徒正雄目头还处于昏迷中,医生说及有可能一直都醒不过来一直,这样沉睡下去,也就是说成为植物人。

  司徒语嫣路过街边的水果摊,摸了摸袋中的零钱,咬了咬牙,买了几斤苹果,她记得母亲一直到非常喜欢吃苹果。

  司徒语嫣看着自便利袋里面装的,几乎数的过来寥寥数十个苹果。心中想起自己曾经吃的苹果都是佣人洗好了,削皮,切成块我在盘中拿过来纶自己吃的……

  原来自己曾经过的那么幸福,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妈,我回来了,开门…”

  司徒语嫣双手提满了东西,司徒正雄的换洗衣物,给母亲买的苹果和外卖。也懒得去伸手翻口袋中的钥匙,站在门口直接喊到。

  …………………………………………

  过了许久,房间里也设有半点动静,司徒语嫣中一顿,连忙放下手中的东西掏钥匙去开门。

  “呼,还好,在家!”

  打开门看到躺在床上的宋佳琪长舒一口气。

  幸好,她没有离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相爱十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相爱十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