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酒后吐真言
蓝非璃2021-01-31 11:252,026

  回忆完母亲给自己留下的遗言,司徒语嫣整个人早已瘫坐在甲板上哭的泣不成声。

  她好想她的母亲。

  她好关键怀恋过去的那段日子。

  她好恨自己的愚蠢。

  母亲要自己放下,可是事情变成这样,她还放的下吗?

  这一切她不可能就这样让他们过去,也不可能就这样过去。

  她无法原谅哪个让自己变成这样的男人,更加无法原谅这样的自己。

  她的上半辈子在父母的呵护下长大,享受着父母的关爱,那么她的下半辈子便是为了还爱。

  夜南弦害她家破人亡,她是绝对不可能就这样算了的,她也不会让他好过。

  大不了一起下地狱……

  仇恨的火焰在女子眼中愈烧愈烈。

  ————————————————————

  铭城酒吧

  夜幕降临,天空很沉,浓郁中张扬四色。

  两名长相俊美非凡的男人相对而坐,两人浑身散发着不同的气息,一个冷冽,一个阳光。

  今天宫皓南不知怎么的,心情似乎很糟糕,从夜南弦进入酒吧的那一刻,就看见他不停的在喝酒,与其说是喝酒,不如说他是在灌酒。

  看着已经七八分醉的男人,夜南弦无奈的摇了摇头,夺过了男人手中酒杯,重重地放在了吧台上!

  “你找我来,就是为了要我来看你自虐的?”

  夜南弦的语气中带着隐含的微怒,自己可没有哪个闲工夫在这里看他耍酒疯。

  宫皓南微醉,眸子浅眯,盯着夜南弦看了一会儿,傻笑道:“弦,我真的好难过!”

  夜南弦一征,没有想到像宫皓南这种整天看起来无忧无虑的人,居然也会有难过的一天…

  他倒是第一次看宫皓南如此失态…

  “难过?原因?”

  宫皓南也不着急回答,从新拿起吧台上的酒杯,一饮而尽,然后缓缓开口:“因为你妹!”

  听完宫皓南的回答,夜南弦的脸顿时变色了,他这是趁着酒醉骂他吗?

  不过很快宫皓南接着说到:“夜思琪——”

  卧靠,说话不带这么大喘气的,好不好?

  “你看上我妹妹了?”

  趁着宫皓南酒醉,夜南弦接着问道。

  毕竟酒后吐真言吗?腹黑的他怎么可能白白错过这样的大好机会呢?

  现在的宫皓南估计醉的连东南西北都不知道了,你问他银行卡密码多少,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告诉你。

  不过夜南弦对他的银行卡密码并不感兴趣…

  “嗯!”

  回答完夜南弦的问题,“啪”的一声,宫皓南的头重重地砸在了吧台上,昏睡了过去!

  夜南弦看着已经昏睡过去的宫皓南,抽了抽唇角,感情他是看准了自己会送他回家,才叫自己来的吧。

  拿起放在一旁的车钥匙,搀扶起一旁醉的不省人事的男人,摇摇晃晃的走出了酒吧!

  丝毫不怜香惜玉的把宫皓南扔在了床上,好心的给他盖上了被子,丛裤兜中掏出宫皓南掉落在酒吧的手机放在床头柜上,便就离开了。

  爱情果真是一件很奇妙的东西。

  接近凌晨,高架桥上早已没有白天的拥挤,半天都没有一辆车驶过。

  夜南弦开的那张红色法拉利,在月光的照耀下,很是显眼。

  夜南层的脸子中始中想着宫皓南刚才的样子,忍不住耸了耸肩。

  ——自己不会有一天也会变成那样吧!

  不,怎么可能?

  他才不要变成那个样子。

  不知不觉的夜南弦的车行驶到穆婉婷婷所在的公寓楼下。

  看着那层己经熄灯的楼层,眼神暗了几分,叼了根烟,开始吞云吐雾。

  他恐怕现在已经无力自拔了,他陷进去了……

  ——————————————————

  宫皓南是被渴醒的,喉咙里人像是被人点了一把火,让他极其难受。

  半梦游的形式,来到了厨房,倒了一杯水,水很凉,刺激着宫皓南的脑部神经,顿时他酒醒了大半,整个人也清醒了不少,只不过头依旧在隐隐作痛,有些难受的爬到床上,视线无意间触及到静的躺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几乎是没有经过大脑的思考,拔通了夜思琪的电话。

  打过去,没有人接。

  再打。

  还是没人接。

  没关系,接着打。

  “嘟…嘟…”

  响了许久后,电话终于被接通了…

  先是一顿沉默,然后对方破口大骂。

  “他妈的谁啊?大半夜闹鬼啊?滚!”

  宫皓南一句话也没来的及说,对方已经挂掉了电话。

  再次打过去,电话接通了,可是对方并没有开口说话。

  似乎等宫皓南开口。

  “丫头,你给我听着,我喜欢你,或许你觉得有些不可置信,但事实就是这样,从我见你的第一眼开始我就对你有感觉,我从来没有对一个女孩认真过,但你是第一个…………”

  宫皓南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只剩一片沉寂,他再次睡着了……

  夜思琪坐在床上,刚才是自己幻听了吗?目光看向还在显示通话中的手机,脑子里很是混乱……

  他在向自己表白吗?

  意识到这点的夜思琪瞬间睡意全无。

  ——————————————————————

  一大早穆婉婷和云相惜便收拾好自己,和穆翌轩一同下楼,今天是穆婉婷腿伤痊愈后,回剧组的日子,可不能迟到。

  一下楼就看到,楼下的大妈弯着腰,一手拿着扫把,另一只手拿着簸箕,扫着一堆烟蒂头……

  ——现在的人真没素质。

  穆婉婷心中感叹了一把,却不知道此人正是夜南弦。

  昨晚在南弦也不知道突发什么奇思妙想,半夜把车停在穆婉婷楼下,烟一根接着一根的抽,全然起了自己的身体健康。

  ………………

  穆婉婷刚进入剧组,便是一堆人的“嘘寒问暖”。

  某男说:“小穆啊!你来了?腿好的怎么样了?”

  某女说:“婉婷,怎这么快就来了,你应该调养一段时间的,要是将来落下个什么后遗症,就得不尝失了。”

  男A说:“婉婷,你终于好了,我本还想着去医院看你的可是无奈太忙了,所以……你不会介意吧?”

  对于这些人的“嘘寒问暧”,穆婉婷都是一笑置之。

  她从来都没有打算能在这圈子里遇到什么朋友,真正关心自己的人,毕竟雪中送炭的少,落井下石的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相爱十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相爱十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