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奇葩的求婚(上)
蓝非璃2021-01-31 11:212,921

  “只不过认识罢了,谈不上什么关系。”

  “你认为我会相信你说的话吗?把我当朋友,就说实话吧!别骗我了!”

  穆婉婷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大学时期,我和他曾经交往过一段时间!”

  “呵~”

  云相惜倒吸一口凉气,虽然心中早有准备,可是听穆婉婷亲口说出来,还是忍不住有些惊讶。

  “那么轩轩是………(表话未说完,语意未尽)”

  云相惜吃惊的张大了嘴巴!

  “你猜的没错,轩轩是夜南弦的儿子!”

  穆婉婷直接肯定了云相惜心中的想法。

  “可是为什么我看夜总对你们两个,好像没什么印象?这是为什么?”

  云相惜被弄的有些糊里糊涂的,既然他们都走了孩子,为什么看起来不冷不淡的,似乎二人之前并没有什么交集的样子。

  “我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他,好像不去的从前发生过的事了……(表话未说完,语意未尽)”

  “………”

  ……………………

  “您好,现在播放一段新闻报告,本市龙头企业司徒集团,于今日正式破产,其董事长司徒………”

  电视中的一则报道引起了穆婉婷和云相惜注意,他们两人的视线顿时被电影题目中的新闻所吸引!

  ——什么?是司徒集团竟然破产了?怎么回事?

  “你知道为什么吗?”

  穆文婷有些呆愣的问同样一脸茫然的表情的云相惜。

  貌似这个司徒集团的千金——司徒语嫣,就是上次新闻中报道的,与夜南弦解除婚约的未婚妻吧!

  虽然他平常不怎么关注商界新闻之类的,可是她也知道,司徒集团的实力绝对不容小觑,怎么会说倒闭就倒闭了呢?

  “别问我,我也是局外人,什么都不知道!”

  云相惜无辜的耸了耸肩,表示她对此事毫不知情。

  ——————————————————————

  ——铭城酒吧

  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刺激着人们的耳膜,吧台上浓妆艳抹的舞娘跳着激情四射的舞蹈,引得台下口哨声连连,酒吧内的气氛被推向了高潮。

  可是某包厢内的的气愤却冷到极点!与与外面的火热朝天的气氛形成强烈的对比。

  宫皓南看了看坐在一旁的两人,感觉自己的纯在就是多余的。

  夜南弦双腿交叠搭在面前的茶几,整个身子向后仰着,眼睛半眯眯着,像是在假寐。

  而坐在另一旁的韩樊在一旁吸着闷烟,在哪里吞云吐雾,整个人被烟雾笼罩着,给他增加了一份朦胧感,恐怕除了他自己没有能知道他的视线落在哪………(表话未说完,语意未尽)

  …………

  宫皓南开了一瓶红酒,依次到了三杯,自己拿了一杯。

  “弦,恭喜你成功达到了目的!这杯我干为敬!”

  宫皓南没有管夜南弦究竟理没理自己,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夜南弦放下双腿,俯身拿了一杯酒,小酌一口。然后目光半眯着,盯着手中的酒杯看,精致的酒杯在手中轻晃,头顶的光束打落在酒杯中,酒杯中的液体就像女人的红唇,尽显极致诱惑……

  夜南弦:“为什么我的心里总是闷闷的……(表话未说完,语意未尽)”

  “你不会真的对司徒语嫣动了真心吧!”

  宫皓南凑近夜南弦一点,一个劲的盯着夜南弦的眼睛看,似乎要从他的眼睛里找出答案。

  “不是……(表话未说完,语意未尽)”

  宫皓南:“………”

  “我好像喜欢上了一个女人……(表话未说完,语意未尽)”

  夜南弦的脑海中出现第一次遇见穆婉婷时,她嘴角那淡淡的笑意,倔强的小眼神,诱人犯罪的红唇,没一点都在深深吸引着他。让他忍不住想要接近她。

  如果说一开始,对她只不过是一时兴起的话,那么,现在…是所谓的喜欢吗?

  “噗~”

  宫皓南刚喝了一大口酒,还没来的急下咽。听到夜南弦的话,便是有酒喷酒,有血喷血了。

  宫皓南从来没有想过,“喜欢”这两个字会从夜南弦嘴里吐出来,而且还是用在一个女人身上。

  夜南弦虽然交往过不少女人,可是都只不过是为了生理需要,对于她们,只有性,没有情,更没有爱,别提听到这样一个男人说喜欢有多震惊了。

  宫皓南这一喷,嘴里的酒一滴不剩的全部喷在了对面的韩樊身上。

  韩樊本来就面无表情的一张俊脸,更加黑了。

  韩樊眉头紧皱,双眸紧闭,薄唇轻抿,红色的液体在脸上肆意蔓延,整张脸皱成了一团。

  黑色的发丝湿成一缕一缕,红色的液体顺着柔须的发丝滑落,坠落在他白皙的脸颊上,穿过又浓又黑的剑眉,顺着高挺的鼻梁在空中划过一道华丽的孤独,最后无声的坠落在地毯内。

  宫皓南看着韩樊狼狈的样子,愣了几秒,脸上立刻挂上尴尬的笑容,抽了几张纸,快速起身来到韩樊身边。

  宫皓南:“真抱歉,我对天发誓我不是故意的,只不过是情难自禁而已!”

  宫皓南用纸巾认真的擦拭着韩樊脸上的酒渍,只不过那个动作谈不上轻柔,反而,有点……粗鲁。

  “不用了,我去趟洗手间!”

  韩樊制止了宫皓南在自己脸上的为所欲为,起身向门外走去。

  宫皓南“………”

  宫皓南僵硬在原处,然后冲着夜南弦尴尬的假笑几声,坐回原处。

  …………………………………

  韩樊径直来到了洗手间,看着镜子中狼狈的自己,打开水龙头,不停的用冷水浇在自己脸上…………

  最后将整张脸埋在了洗脸盆中。

  一分钟……三分钟……五分钟………

  …………

  “呼~”

  韩樊将脸抬了起来,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渍,长吸了一口气。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他有喜欢的人了?

  他这次真的认真了吗?

  …………………………………

  韩樊在洗手间仔细整理了一下才回到包厢,只是依旧可以看出他湿透的衬衫前襟………

  一进门韩樊就听到了宫皓南那夸张的笑声。

  韩樊:“你在笑些什么?”

  “哎呀!笑死我了,樊,你知道吗?我们的冷清总裁得相思病了,而且还病的不轻……”

  韩樊心中微微抽痛了一下,放在膝盖上的双手下意的紧握成拳:“………”

  宫皓南扫了一眼坐在一旁的夜南弦:“他说他一天不见到他喜欢的那个她,他就会想她,他想念她的笑,想念她独有的体香,想念她与他在床上打闹,想念她如牛奶般顺滑的肌肤,想念………”

  宫皓南说的绘声绘色的,让人忍不住想入翩翩……

  “够了!”

  韩樊拍桌而起,宫皓南一字一句全部深深击中了他的内心深处,他无法再继续伪装下去,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样子,拿起搭在椅背上的外套,快步离开了。

  …………

  韩樊坐在车内,点燃了一只香烟,吸了起来,他原本并不抽烟,可是却不知从何开时竞然喜欢了这中感觉——上瘾的感觉。

  ——为什么?老天对他这么不公平,竞让他爱上自己的好兄弟。

  为什么?

  他如果知道自己存着这样的心思,他会不会觉得自己很恶心?

  他还会和自己做兄弟吗?

  …………………………………

  “你看清楚了吧!”

  刚才的那些话是宫皓南故意说出来,刺激韩樊的,为的就是让韩樊认清自己的内心,也希望夜南能够知道韩樊的心思,只有这样才能给出答案,毕竟,韩樊喜欢是他…

  需要作出选择的也是他……

  “嗯!”

  夜南弦轻嗯了一声,他早就察觉到了,只不过一直装作不知道的样子,或许这就是人类的本性吧,自私。

  在享受被爱的同时,却不能给对方做出答案,还装作不知情的样子,让别人在自己身上白白浪费时间,浪费感情。

  “你就没有什么要说的吗?”

  宫皓南弦不得不佩服夜南弦的冷静,知道自己的好兄弟喜欢上了自己,居然还能如此淡然。

  “那你觉得我应该说什么,或者说我应该做些什么?”

  夜南弦反问一句,抛了一个白眼,拿上车钥匙离开了。

  这种情况他能说什么?他一直都把韩樊当做兄弟来看,从来没有往那方面想过……

  宫浩南看着关上的包厢大门。

  ——是啊,他(夜南弦)能说什么?

  难道说:“我有喜欢的人了!你给我滚远点!”如果这样说他们还能做兄弟吗?

  算了自己的脑袋里也挺乱的,还瞎管什么闲事,先管好自己的事,再去担心别人的事吧!

  ————————————————————

  “是你?”

  穆婉婷万万没有想到,夜南弦会再次出现在自己的生活当中,她本以为那天分开后夜南弦证明已经对自己失去了兴趣,两人以后不会再有什么交集了!

  ——他,现在出现是…………(话未说完,语意未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相爱十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相爱十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