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夜少很腹黑
蓝非璃2021-01-31 11:253,281

  化着浓密妖艳的妆容,穿着性感的短装的女人来到赛道中间,挥舞手中的旗帜:“开始!”

  两辆车就像离弦的箭一样,飞快的冲了出去,留下一团尾气,和飞到空气中的尘埃。

  赛程大概进行到了三分之一,两辆车的速度依旧不相上下,很难分出胜负。

  只不过众人已经不在像开始时那样小看夜南弦了。

  “MD,今儿还遇到个很角色了!”

  龙哥撇了一眼一直与自己并驾齐驱的夜南弦,吐掉口中的香烟,正了正身子,这个人不容小觑。

  一脚把油门踩到底,车子立刻超了夜南弦的车一个多车头,很快就拉开了距离。

  看着对方超过了自己,夜南弦到也不急,依旧保持着原来的速度行驶在崎岖的赛道上。

  “哼,还以为遇到了一个强劲的对手,原来就这么两下!”龙哥透过后视镜看了眼紧紧跟在身后的夜南弦的车,擦了吧额头上渗出的冷汗讽刺道,同时也微微把车速放慢了一点,毕竟在这种危险的赛道上开这么快还是很危险的,他又何必和自己的性命过不去呢?

  况且已经进入了最后一小段的赛程了,车道也变得更狭窄了,只能容一辆车通过,夜南弦想赢得话除非用飞的!当然这是绝对不可能的,换句话来说,就是这场比赛他赢定了。

  看着前方的车速明显放慢了,夜南弦嘴角扬起一抹诡异的弧度,该是他出手的时候了。

  他观察到,前方距离二十米多米处的地方有一个65度的台阶,他只需要按照现在的车速冲上台阶,车子至少能够飞离地面3米的距离,然后会因为惯性在空中翻转360度,然后稳稳的坠落在地面上。

  虽然说起来是很轻松的,但是操作起来,确实极其困难的,哪怕只有那么一点小小的失误,立马就会车毁人亡。

  所以夜南弦反复在心中推算了一下,直到确定准确无误后才做。

  他从来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迅速打方向盘,冲上台阶,然后一切都和他预算的一样,腾空,翻转,落地。

  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嘴全部都呈“O”型,眼里充满了震惊,和不敢相信。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牛逼的人,无论是他的胆量,还是他的车技都是他们从未见过的,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们怎么也不会相信刚才发生的那一幕。

  龙哥,几乎什么都不怎么清楚,他只知道夜南弦的车子突然“空降”到了自己前面。

  “怎么可能?”

  龙哥看了看前面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的跑车,然后有些蒙的看了看车子的后视镜,没有见到夜南弦的车子,他又有些不可相信的转头向后查看,后面除了自己车子掀起的尘埃,其他的什么都没有,空荡荡的一片,更别说夜南弦的车子了。

  “嘭!”由于方向盘失去掌控,车子不听控制的撞向了旁边的水泥墙,发出砰的一声大响!同时发出尖锐刺耳的摩擦声,铁质的车皮与粗糙的水泥墙磨出了星星点点的火光。

  好车子很快便重新得到了掌控。稳稳地行驶在了车道上。

  一个完美的漂移动作。结束了这场比赛。最终的获胜者,夜南弦。

  在场的众人几乎都是惊愕。这场比赛的结果全都超乎了他们的预料,过了一两秒钟之后。顿时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帅哥,我们能认识下嘛?”

  一个身材比较高挑,长相还算艳丽的女人把手大胆的搭在了夜南弦的肩膀上,似乎有些不安分的在游动。

  夜南弦看了一眼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有些厌恶的皱了皱眉。

  女人,都是一个样!既现实又虚伪的物种。

  龙哥的车子随后也停在了,终点。打开车门,下车。

  他的脸上挂着淡淡的血痕,脚步走在地上有些蹑跙,他整个人看起来,早已没有之前那种嚣张的气焰。

  他手里提着一个黑色的皮箱,朝着夜南弦的方向,一步一拐地走过来。看起来有些杀气。

  原本打算勾引夜南弦的女人也悻悻的离开了。

  “愿赌服输,这是你的!”龙哥将手中的黑色皮箱重重地放在了夜南弦跑车的引擎盖上,打开箱子,一叠叠摆放整齐的,钞票,映入众人眼帘。

  夜南弦拿起其中的一叠钞票,放在手中掂了掂,然后直接扔向了空中,纸张喧嚣的声音在空中传递,数百张百元大钞从空中盘旋飘落,有的甚至飘到了火盆里,瞬间化为了灰烬。

  “你这是什么意思?”龙哥的脸,因为愤怒而开始扭曲。

  “这些钱,既然是我赢的,我想怎么用就怎么用!”夜南弦根本不在乎龙哥已经喷火的眸子,依旧漫不经心的说道。

  “我看你tmd是活腻歪了!兄弟们给我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混蛋!”

  龙哥的话音刚落,瞬间人群中就穿出十多个手中持棍的男人,一个个都是镖头大汉,身材魁梧,说不定有的还当过健身老师呢!

  他们围绕成一个圆形将夜南弦困在中间。场面之大堪比电影。

  人群中响起戏谑的口哨声和欢呼声,对于这些人来说,打架,是司空见惯的事,你们打的人越热闹他们看得越开心。

  包围圈被迅速缩小。危机感被迅速扩大。

  一根棍子朝着夜南弦的头顶,砸了下来。很庆幸的是被他及时接住了。

  然后一个完美的后身旋转直接将持棍的那个彪头大汉带倒在地。接着,趁着其他人涌上来的空隙。快速的跳上了身后的,车子。借助惯性,一个完美的后空翻。正中男人头部。又解决了一个…………

  大约过了六分钟后,四周皆是痛苦的呻吟声,数十个彪形大汉,全被撂倒在地,痛苦的卷缩在地上,呻吟着……

  四周一片寂静,这个男人的气场太过强大,让人有种从心底而生的恐惧感。

  由于刚才的打斗,夜南弦的气息有些缭乱,但丝毫不影响他整个人强大的气场。汗水沾湿了他额前的碎发,紫色的眸子,有些犀利的盯着龙哥的方向。

  “到你了!”夜南弦缓缓的朝着站在不远处有些底气不足的龙哥走去。原本拥挤的人群自觉地给他让出了一条道来。

  龙哥有些害怕的倒退着,早已没有之前那种嚣张的气场。

  他仿佛看见男人身后长出一双巨大的黑色翅膀,那是撒旦降临的模样,突然脚下一个蹑跙,摔倒在地,惊慌失措之下右手摸到了一根铁棒,紧紧的攥在手里,仿佛抓到救命稻草般。

  看了看人群中那些鄙夷不屑的目光,一步一步逼近自己的夜南弦,像是鼓足了极大的勇气,吼了一声,举起铁棒朝着夜南弦直接冲了上去。

  夜南弦眼睛都没有眨一下,直接一个侧身躲过去了。一脚狠狠的踹在了龙哥的背部。

  由于惯性,龙哥脚步不受控制的向前冲了几步。

  “啊!”的一声怒吼,龙哥举起手中的铁棍再次朝着夜南弦挥了过来。

  这次夜南弦没有躲,直接用手接住了,然后一个后旋转…

  “啊~”随着一声痛呼,龙哥手中的铁棒从手中滑落,被夜南弦接住了。

  “啪!”的一声重重地砸在了龙哥的腿弯处,又是一声痛呼,龙哥单膝跪地,原本笔直的背脊心也痛得弯曲。

  夜南弦扔掉了手中的铁棒,同时也松开了控制龙哥的手,点燃一根香烟,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下,走向了他的那辆跑车。

  冷冷地瞥了一眼,依旧放在引擎盖上的钞票。走过去,提了起来,一步一步走向疼得蜷缩在地上的,龙哥。

  四周的人被刚才的情景都震惊的不敢说话。现在就连空气都是安静的,只能听到,夜南弦脚中的皮鞋与地面的碰撞声。

  “挞,挞,挞。”沉稳而又有力。

  最终他将脚步停在了龙哥身边三十公分的距离处,打开黑色的皮箱,反转,里面的钞票全都散落在了龙哥的身上,和地上。

  夜南弦把箱子扔在了一旁,蹲下身,单手揪着龙哥的衣领,迫使他看着自己。

  嘴里吐出一缕青烟,眼睛微微眯起:“这些钱就当做留给你和你兄弟们的医药费,够吗?”

  “够了,够了!”龙哥忍着痛回答,他只是希望这个男人赶快离开这里。

  “这么肯定?”夜南弦的嘴角浮起弧度。

  龙哥有些不解的看着夜南弦。

  “因为你要进的是重症监护室……”男人的声音很小,却一字不差的落入了龙哥的耳中。

  男人的脸色顿时面如死灰,他还来不及开头求饶。

  “啊~”又是一声凄惨的叫声,夜南弦把闪烁着火光的香烟,直接杵在了龙哥闻着苍龙的那条手臂上,而那个位置正好是龙眼处,很快便散发出一种肉被烧焦的臭味。

  “对不起,对不起,求求你放过我吧,我再也不敢了。”龙哥就像一条哈巴狗一样抓着夜南弦的裤脚,对他摇尾乞怜。

  “放过你?可以……”

  龙哥立马用充满希翼的双眸,对上夜南弦冰冷的双眸,不知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疼痛。双手依旧止不住的在颤抖。

  “不过不是现在……”

  夜南弦一把提起男人瘫软在地的身子,扔进了后备箱,驾上车子绝尘而去。

  要怪就怪他碰到了他今天心情不好的时候。

  A市的夜色很美,却透漏出丝丝寒意。

  穆婉婷搂着有些单薄的身子,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有些微征的看着外面如墨一样黑的夜色。

  拿出手机,给北冥寒发了一条简讯:你的腿没事吧?

  本以为到了这个时辰,北冥寒应该已经睡觉了,可是没想到很快短信便回了过来。

  “别担心,我的腿没事。”

  看完短信,穆婉婷把手机紧握在胸前,尽管只是一句普通的安慰的话语。却让穆婉婷悬挂的心,放了下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相爱十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相爱十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