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蓝非璃2021-01-31 11:262,191

  “婉婷,我打算回美国了,你愿意跟我一起走吗?”北冥寒放下手中的碗筷,认真的看着穆婉婷。

  是,他希望看到她幸福,可是这种幸福代价太大。他不希望她再受到伤害,夜南弦身边的水太深,她涉足不起,难免溺水。

  这次她可能侥幸能躲过,可是难保下一次再有什么更大的灾难等着她。

  而他又不能时时刻刻守护在她身边。

  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带她离开这个地方,离开夜南弦的身边。

  他也的确想过要放手,可是发现自己并做不到。

  穆婉婷咬了咬嘴唇:“对不起…我…想继续留在这里!”

  “值得吗?”

  如果他觉得这样做是值得的,那么他愿意尊重她的决定。

  但是他会一直等,哪怕这份等待并没有期限。

  他只想让他知道,只要他一回头,始终有个人站在那里,等待着她。

  穆婉婷想起夜南弦只身一人闯进仓库救她的时候,目光更加坚定:“值得!”

  如果一个人能豁出性命,只为护你周全,那么他一定是最爱你的那个人。

  遇到这样的男人又有什么理由不去珍惜呢!

  “好,我尊重你的选择!”

  “谢谢!”

  除了谢谢,她不知道说什么来表达自己心中的感想。

  送走了北冥寒,云相惜去了剧组,穆去了学校,屋子里顿时只剩下了穆婉婷一个人。

  安静的有些无聊。

  穆婉婷收拾了桌上的饭菜,将房间打扫了一遍,捧着一本书来到了阳台上,早晨的空气,异常的新鲜,凉凉的微风中夹杂着淡淡的花香,这种感觉很舒服。

  穆婉婷情不自禁的往夜南弦的公寓看。

  咦!阳台上居然晾着衣服,夜南弦他住过来了吗?

  他受了那么重的伤怎么就出院了?有人照顾他吗?

  自己要不要过去看看他?

  穆婉婷怀揣着有些复杂的心情按响了夜南弦家的门铃。

  可是迟迟却没有人来开门,穆婉婷把耳朵贴在门上,里面一点动静也没有。

  没在家吗?

  穆婉婷拿出了之前夜南弦交给她的房门钥匙套开了门。

  打开门漫天的酒精味让穆婉婷觉得胃腔内一阵难受,皱眉。

  他这是在用酒泡澡吗?

  窗帘散落着,尽管已经是早晨,屋内却是昏暗一片。

  穆婉婷打开了灯,房间内很混乱,到处都散落着空酒瓶。放在茶几上的装饰品也被打碎,破碎的瓷制品上,沾染着斑斑血迹!

  找遍了所有的房间,可是却没有看到夜南弦的身影!

  他去哪儿了?

  受了那么重的伤?还喝了这么多的酒,不要命了吗?

  尽管心中有很多疑问,穆婉婷却不得不让自己能静下来。打开窗帘,拉开窗户,挽起袖子,开始收拾房间。

  “哗啦啦啦啦!”突然浴室里传来的流水声引起了穆婉婷的注意!

  他在家!

  穆婉婷敲响浴室的门:“夜南弦,是你在里面吗?”

  没有人回答,水流依旧哗啦啦的响着!

  这样的夜南弦太过反常!

  穆婉婷试着去开浴室门,竟然没锁!

  一进去就看到夜南弦整个人,蜷缩在墙角,头顶的花洒,将他整个人淋透,他将头埋在膝盖内,看不清他的表情。

  水流夹杂着血液晕染成淡淡的红色,流进下水道。

  “你疯了!”穆婉婷关掉了花洒,生气极了,却又心疼。

  这么冷的天,又受了伤,他居然还淋冷水。

  夜南弦抬起头,看着穆婉婷,他就像是一个被遗弃的小孩,渴望被呵护。

  穆婉婷第一次看见这么脆弱的夜南弦。

  夜南弦看见穆婉婷,就像迷路的孩童找到了回家的路,一把将她扯进怀里,紧紧抱着她:“为什么?为什么他不接我的电话?为什么?他不见了…我再也找不着他了…”

  夜南弦的语气中充满了悲凉与无助!

  他不停的打着韩樊的电话,可是始终没有接通的那一刻。

  他在逃避现实!

  穆婉婷轻轻拍着夜南弦的背,就像母亲安慰孩子一样。

  究竟发生了什么,能让一个坚强的人变成这样?

  穆婉婷解开了夜南弦湿透的衣服,漏出大片麦色的肌肤,肌肉纹理清晰,充满诱惑。

  解开他伤口上的绷带,伤口已经泛着白色,看起来有些触目惊心,穆婉婷鼻头有些发酸,这么深的伤得多痛?

  取来医药箱,重新上了药,包扎好。

  给夜南弦换好衣服,盖好被子,捡起地上散落的湿衣服,就要离开。

  夜南弦拽住了穆婉婷的衣服:“留下来!”

  他的声音很沙哑!却很肯定!

  “我去给你熬点粥!”穆婉婷像哄小孩一样哄着他!

  夜南弦没有说话,拽着穆婉婷衣服的哪只手依旧紧紧的,没有丝毫要放她走的意思。

  无奈!

  穆婉婷坐在了床边,看着夜南弦。

  穆婉婷觉得这一幕为什么就这么曾相识呢!

  对了,穆翌轩小时候一个人睡觉,睡不着的时候自己就是这样陪着他的。

  夜南弦睁着眼睛看着穆婉婷,根本没有要睡觉的意思。可是他那足以和国宝媲美的黑眼圈,已经说明他缺乏睡眠很严重。

  “你不睡吗?”

  “你陪我!”

  “……”

  我这不是陪你,是在干嘛?

  穆婉婷站起来,想要离开,突然一双大手勒住了腰,重心失控,整个人已经躺在了夜南弦的怀中。

  “干什么?”穆婉婷挣扎着要起来,大白天的他们俩个躺在一张床上算什么?

  再说她还没有决定好是不是要原谅他!

  夜南弦禁锢的更紧:“痛!别动!”

  穆婉婷果真没有动了,夜南弦身上的伤真的再也经不起撕裂了。

  夜南弦将脸埋在了穆婉婷的脖子里,吸取着她身上独有的暗香,很舒服。

  婉婷,你知道吗?只有你才能给我安全感!

  我才不用担心,睡着后,会不会有一双手,插住掐住我的脖子,万劫不复。

  有你在的地方,才是我的避风港!

  可是你会相信吗?

  你愿意收留一个这样一个自私的我吗?

  穆婉婷感受着勃颈处灼热的呼吸,全身就像有一股电流在走动,战战兢兢的,根本无法入眠。

  “你睡了吗?”

  “没!”

  “……”穆婉婷也不知道自己想说些什么,或者说自己该说些什么。

  她的心现在很乱,很乱。

  就像是一艘行驶在波涛汹涌海面上的船,随时都有可能沉没。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自私?”沉默许久夜南弦开口道。

  或许韩樊说的对,他就是一个自私,只顾自己开心,不顾及他人感受的小人。

  “啊?”穆婉婷被夜南弦突如其来的这个问题问的弄不着方向?

  他这算是自我觉悟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相爱十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相爱十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