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收网(下)
蓝非璃2021-01-31 11:232,913

  小秘书礼貌的鞠了个躬,轻手轻脚的退了出去。

  直到大门被关上,司徒正雄才开口:“你那天究竟和我的女儿说了些什么?弄得她每天都以泪洗面。”

  他虽然很想两家联姻,可是也绝对不能让自己的女儿受到委屈。

  “怎么,你是来兴师问罪的吗?”

  夜南弦薄薄的嘴唇勾,勒出冷库的弧线,微微向上翘起的嘴角,透出一丝冷笑。

  ——哼!自不量力!

  “ 你……”(表语言中断)

  司徒正雄愤怒的用手指指向一脸风轻云淡的夜南弦。

  虽然平时夜南弦对他并不是特别恭敬,但也还算是有礼貌,没想到今天说的话如此挑衅。

  “你这是什么态度?虽然这门亲事是我们家高攀,但是你记住,我们司徒家再不济,在A市也是响当当的大户人家,就算你的势力再庞大,把我逼急了,我也照样让你在A市混不下去……”(表重复词语的省略)

  眼见夜南弦根本没有和好的意思,司徒正雄索性破罐子破摔,他就不信,夜南弦会不懂其中的利害关系。

  ——呵!老头子,果然想用这点来压住他!不过只可惜,晚了!

  司徒正雄本以为夜南弦会畏惧,可是,谁成想,夜南弦嘴角扯出一抹轻笑,拍了几下,手掌站起身,缓缓的走向司徒正雄身边。

  夜南弦在离司徒正雄三步外的距离站定,手掌直接拍在司徒正雄肩膀上:“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司徒正雄的身子陡然一僵,脑子里开始细想。

  ——他这么说,究竟是什么意思?

  “你真的以为,你现在还有那个资本吗?”

  夜南弦轻轻地在司徒正雄耳边说道,眼角带着笑意,看着确实让人感到两个字——阴冷!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司徒正雄隐约察觉到不安,难道……(表话未说完,语意未尽)

  “难道您就没有察觉到您的公司的股份……(表说话断断续续)出了什么问题吗?”

  夜南弦离开司徒正雄身边,转身,背对着他。

  “是你!原来是你一直在暗中收购我们公司的股份!你真卑鄙!”

  司徒正雄气的有些发抖,走到夜南弦面前,指着他骂道。

  “卑鄙?你说我卑鄙?那你怎么不说说你自己?”

  夜南弦顿时觉得自己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嘴角挑起一抹嘲讽的笑意。

  司徒正雄一脸不解地盯着夜南弦嘴角的笑意,为什么他觉得他的笑,那么阴冷!

  ——他究竟在笑些什么?

  ……

  “我怎么卑鄙了?你倒是说说看!”

  “怎么卑鄙?好,我就告诉你,你怎么卑鄙了!(表说话断断续续)”

  夜南弦也不在意司徒正雄那几乎快要喷火的眸子,不急不缓的走到不远处的沙发上坐下。

  笔直修长的双腿,交叠搭放在面前的茶几上,样子要有多难散就有多懒散,显然没有八司徒正雄放在眼里。

  然而司徒正雄站在夜南弦面前,就像一个犯错后等待老师批评的孩子。

  气势上比夜南弦矮了一大截。

  〖各位亲故们,喜欢的点个收藏,可好?〗

  ……

  “还记得当年绿草山庄的案件吧?”

  夜南弦目光赤裸裸的盯着司徒正雄,似乎想要从他那张充满皱纹的老脸上看出什么。

  司徒正雄脸上一闪而过的惊慌,很快被镇定掩埋,但早已被夜南弦捕捉进眼底。

  “我当然记得,宋大哥与我是多年的好友,他的遇险让我深感伤痛!”

  司徒正雄,作出一脸哀痛的表情。眼角还散落着晶莹的泪光。

  如果不是早就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夜南弦或许还会认为,他是个重情义的人。

  “伤痛?恐怕他的死,获利最大的就是你吧?”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怀疑是我,动手伤害了他?”

  司徒正雄的心脏一下子悬到了嗓子眼儿。

  “不是怀疑,而是肯定……(表语言中断)”

  “这个案件警察已经调查得水落石出了,是赵三下的毒手,你凭什么说是我,你,这是污蔑,我可以告你!”

  司徒正雄说话有些颤抖。不知道是因为情绪的激动,还是,源自内心的恐惧与不安,在作祟。或许二者兼具。

  “告我,呵呵,那也得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

  “当年,司徒集团与宋氏集团是a市最大的两家集团公司,不过以我了解的数据来看,宋氏貌似要比司徒氏略胜一筹。”

  “表面上你与宋博文称兄道弟,友谊深厚,可是可是你却不甘寄人篱下,矮人一等,所以内地里,你和他玩阴的!

  你与黑市老大熊伟暗中勾结,企图把宋氏集团的财产占为己有。

  所以之后才会有红叶山庄的那场案件,虽然凶手已经找到,可是幕后主使却是你,司徒正雄。

  你派人暗中杀害了宋文博,然后又买通了赵三,给了他一大笔钱,让他顶罪。并说好了,会,买通上面的人让他提早出狱!

  可是你并没有那么做,而是买通了上面的人判了他死刑。

  就这样有了赵三做了这个冤死鬼,你也不怕事情会被揭露。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你的夫人,正是宋博文的,亲生妹妹宋佳琪,也正是如此,宋博文死后,没有后代,财产全部归于其亲生妹妹名下,也就自然而然地落入了你的口袋!

  没想到啊,没想到,你在商场玩转了这么多年,借刀杀人这招玩的挺好的。

  你说你的夫人如果知道了,自己的亲生大哥被自己的丈夫所杀,她脸上会是一副怎样精彩的表情?我还真是有点期待呢……(表语言中断)”

  “你胡说,我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你没有证据,你这是在污蔑!污蔑!”

  司徒正雄情绪非常激动,脸色涨红,额头的青筋暴露,看起来有些恐怖。

  ————————————————————

  “叮咚…叮咚…”(门铃声)

  穆婉婷刚吃完午餐,正在收拾桌子,却不想有人在按门铃,放下手中的盘子,去开门。

  ——奇怪,这个时候谁会来?

  “surprise!(惊喜)”

  刚把门打开,还没来得及看清对方的脸,穆婉婷就被对方一把搂进了怀里。

  “相惜?”

  穆婉婷闻到对方身上熟悉的香水味,喊道!

  穆婉婷怎么也没有想到,是云相惜在按门铃,说实话,整天没有云相惜在耳边唠叨,到真的有些想她了。

  …………

  刚一进门,云相惜就把自己的行李箱打开,里面装着各种各样的东西…

  有生活用品,有衣服,还有吃的,玩具……

  要什么有什么,准备的十分齐全!看来他真的是一个很适合旅游的人!

  云相惜捣腾了一会儿,从行李箱里面拿出一个,小小的便当盒,递给穆婉婷。

  穆婉婷皱着眉头,看着便当盒里面乌漆嘛黑的不明物体,看起来黏黏的,一坨一坨的,有些恶心。

  ——这是什么东东?

  “婉婷,这是我特地从澳洲给你带回来的当地的特产,你吃吃看,很好吃的!”

  “你确定这个,能吃?不会中毒吧!”

  不得不说,自己一看到这个黑漆漆的东西,就下不了口。

  “哎,我说,婉婷,你这是几个意思,我好念给你带回来让你尝一尝?你居然这么说,算了,不吃拉倒!”

  云相惜听穆婉婷这么一说很火大,作势就要收回便当盒,穆婉婷急忙拉住了她的手,制止了她的动作。

  “对不起啦,是我错了,我开个玩笑而已,你别生气,我吃!我吃!”

  穆婉婷连忙给云相惜陪上笑脸,从云相惜手中接过便当盒,拿起小勺子,挑了一小口,一副不情愿的表情,慢慢的放进嘴里。

  并没有像想象中的那么难吃,反而非常的好吃。

  甜而不腻,入口即化,唇齿留香,真的非常好吃!

  穆婉婷忍不住再挑了一大口,塞进嘴里!真的是太好吃了!

  “怎么样?我没有骗你吧!”

  云相惜看穆文婷在一旁吃的带劲,也拿了一个勺子,陪她一同吃了起来!

  “嗯!”

  穆婉婷敷衍的嗯了一声,她现在眼里只有一个字,那就是,吃!

  ……………

  “哎,婉婷,跟我说说你和夜总是不是早就认识了?”

  之前穆婉婷告诉她(云相惜),她(穆婉婷)和夜南弦,没有任何关系,她(云相惜)或许还会傻傻的相信她(穆婉婷)说的,可是现在……(表话未说完,语意未尽)

  她(云相惜)说什么也不会相信他们(穆婉婷与夜南弦)两个之间没有一点关系。

  假如他们(夜南京与穆婉婷)两个真的没有一点关系的话,夜南京怎么会突然搬到她们(云相惜与穆婉婷)公寓旁住下,又怎么会突然放她(云相惜)长假,并且还特别好心的,给她报销旅游费用。

  这一切的一切都证明了穆婉婷与夜南弦之间的关系并不简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相爱十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相爱十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